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润玉x原创女主]天帝家养魇兽了解一下?(10)

应长乐:

1.本文大致以原著小说文蓝本,故事的时间线发生在润玉执掌九重天之后;基本不会出现凤凰葡萄与原著剧情;


2.女主为润玉那只魇兽化形,真·的·超·凶·哦!


3.我流瞎鸡儿写,拒绝一切恶意diss,不喜欢的右上角你好我好;


----------------------------------------------------------------------------------




Chapter   10


润玉只觉得自己的心情像是知道孟妍在洛城中被那群小妖捉走的时候,抢人都抢到他面前了,这群人真当三界升平就找不到什么驻扎苦寒之地的任务了?


 


“不过我都没收,”孟妍像是看不到润玉不怒自威的神色,自顾自的往下说,“毕竟咱们清辉殿从来都是绝情绝爱清锅冷灶的,我一个人热热闹闹的多不像话。”


 


“绝情绝爱?清锅冷灶?”润玉重复她这两个形容词,“你还觉得我耽误你热闹不成了?”


 


“你这天帝哪里都好,偏偏喜欢把别人的好意给曲解。”孟妍把手里的彩笺递过去一张,“快点写嘛。”


 


润玉看着那彩笺,又看着孟妍天真的脸,“你懂些什么,那些你以为的好意,说不定背后都藏着什么阴谋诡计。”


 


他颇为自嘲地笑笑,“无妨爱我淡薄,但求爱我长久......苦苦奢求,又有什么用......”


 


孟妍见他神色凄苦,知道他又想起当初那些事情,眼睛转转了,张开手朝他怀里一扑。


 


“你做什么!”润玉没有防备,就这么被这小兽抱了个满怀。


 


孟妍抱着他不放,用脑袋在他胸前蹭来蹭去,“你还有我呢。”


 


润玉只觉得这小兽力气大的出奇,又不想用法术挣脱伤了她,“快松开。”


 


“不要!”抱的更紧了些。


 


两人久久无话,半晌,润玉抬手摸摸孟妍的头,“以后切不可这么做了知道么?”


 


“为什么?”孟妍抬起头看他,“你不喜欢?”


 


“做人就要有做人的规矩。”润玉对上她的眼睛,“只有最亲密的人,才可以这般行事。”


 


“你我在一起千年万载,你就是我最亲密的人啊。”孟妍不满的看着他,“不然你让我去抱那满院子的蠢魇兽去?”


 


润玉心想你不也是那满院子蠢魇兽中的一个?他按住孟妍抱在他腰上的手,把她从自己身上扯下来,“行了,你都疯跑一天了,回去歇着吧。”


 


孟妍不满的看着他又不敢多说什么,把彩笺往他手里一塞,转身跑了。


 


润玉对着那张空白的彩笺,只觉得心里像打乱了一堆调味瓶,什么酸的辣的咸的甜的滋味都有。他已经不敢再奢求情爱,若这小兽真的愿意,长长久久的将她留在身边又有何不可?


 


孟妍回到偏殿,一手覆在自己的戒指上,给偏殿四周布上了结界,她心念一动,肉身躺在床上,元神已经去了远方。


 


“天帝命你每日三省,不知今天的功课你可做完了?”


 


太微在阵中听到有声音响起,欲站起身寻那声音的来源,却因为两肩上都压着重重的拘神锁而动弹不得。


 


“不过一个逆子,等我出了这岛上,焉能给他活路!”先天帝依穿着他那身金袍,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


 


“既然我今天去而复返,你觉得你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你的肉身还有我的封印,那件法器的下落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若不放我出去,难道你就甘心用这兽身活个十几万年?”先天帝用手扯着那拘神锁,“只要你给我解开这锁链,我保证帮你解开封印找到神器!”


 


“你可得了吧,让你帮我解开封印,我还嫌恶心呢。”那声音似乎对天帝的话十分厌恶,“至于神器的下落就不劳烦你了,我连你那结发妻子的红莲业火都借用过了。”


 


“你!不可能......”先天帝的神情突然十分崩溃,“你怎么可能找到那东西的下落!”


 


“说起来还要感谢你那俩宝贝儿子,当年天魔两界对峙,他二人斗法,不仅害了那霜花,还镇落了忘川的封印,有道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所以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若是你已经解开了神器的封印,为何不杀了我?”太微嘲弄的笑着,“你是跑来逗我的?”


 


“因为我突然有了个更好的主意。趁你临死之前先来看看你。”那声音消失在无边的迷雾里,“永别了,太微帝。”


 


“你回来!”先天帝感觉那人走了,焦急的喊着,“我能帮你解开封印!你回来救救我啊!放我离开!”


 


孟妍睁开眼的时候,就发现外面已经是日上三竿,她收拾好自己以后往外走,发现润玉竟然还没有下朝回来。


 


“今天不是小朝会么?”孟妍看到风鹏,“怎么陛下还没回来?”


 


“听说是朝会上众仙家起了争执,”风鹏也是听说,“具体不太清楚。”


 


“如今这四海升平的,不会是有神仙脑子进水想去招惹魔界那位吧?”孟妍话音刚落,就感觉到润玉的气息。


 


“可不就是脑子进水,去给我查查那苦寒之地可还有什么戍边任务,干脆全把他们发配去算了!”润玉的语气让人一听就知道他生气了。


 


“要打魔界了?”孟妍看到他出现在殿门口,急忙跑过去。


 


润玉见她依旧是天真活泼的样子,只觉得若是满天神仙都这她这性子该有多好。伸手在她手上摸了两下,润玉才觉得那火气消了些。


 


“还不如打魔界,今天有一批人向我进言,说是先天帝天后已经反醒多年,不如请回来安置,以全我做儿子的本分。”润玉扯着嘴角冷笑,“你说这让我怎么答?当初应了他们把荼姚从天牢移到醒心殿里,就真让他们以为我这天帝是摆着看的?”


 


“想那些做什么。”孟妍摆摆手,“谁和你胡说八道的你告诉我,晚上我就提着他的脑袋回来给你当蹴鞠踢。”


 


润玉没想到自家向来怂巴巴的魇兽能说出来这么句话,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笑她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是该感动她为了自己居然能这么暴力。半晌才憋出来一句,“你今日可吃饭了?”


 


“我和你说正事呢!”孟妍看着他,“到底谁说的你告诉我,不给你法灭了他我就和你姓!”


 


“润妍这名字倒也不错。”润玉完全没把她的话往心里去,拉住她的手,“走,进去陪我用饭。”


 


“哎,你!”孟妍见他真的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朝着他做了个鬼脸,“你可别后悔!”


 


润玉平日里饮食清淡,不过因为孟妍也在的关系,特意吩咐人多添了几个菜,孟妍把端着一碗汤吹了又吹,然后朝润玉那边一递,“绿豆汤,清火。”


 


“呵。”润玉接过汤来摇摇头,“你啊。”


 


“你说你现在为了这些琐事烦心,是不是你当初机关算尽的报应啊?”孟妍又给自己盛了碗汤,“也不知道那魔界平日里会不会有人跳出来跟魔尊打擂台。”


 


润玉喝汤的动作一顿,“我想我确实缺一件魇兽皮毛做的披风了。”


 


“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孟妍往旁边坐了坐,“陛下你什么都没听见。”


 


“连你也觉得我当日的手段不够光明磊落?”润玉看着孟妍,“是么?”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孟妍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眨也不眨,“陛下若是这么问,那便输了。”


 


“我今日在殿上就想,若是把荼姚天后送去魔界和旭凤母子团圆,众卿家是不是更会觉得我这个陛下体贴入微?”


 


“您是嫌魔尊夫妇的日子过得太恣意么?”孟妍一脸嫌弃,开玩笑,那先天后要是去了魔界,第一件事估计就是灭了那朵霜花。


 


“所以朕还是个好人的。”润玉盯着孟妍,“之前那番话,以后永远不要再说。”


 


孟妍一想润玉这话也确实有道理,他若是存心和魔界过不去,只需把那先天后往魔界一送,保证魔界从此不会安宁。红莲业火蔓延忘川,想想也是挺带感的。


 


吃过午饭孟妍闲来无事捏了个话本子看,润玉在旁边批改奏折,两个人谁都没再提起有关魔界的人和事。


 


“陛下,这话本子上写的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啊?”孟妍看了一半觉得看不懂了,捧着书凑过去,“这书上写的将柳腰款摆,花心轻拆,露滴牡丹开,这牡丹和腰有什么关系啊?”


 


润玉听见孟妍念那句子就觉得不好,急忙夺过她手里的本子,看着封面上写的明明是《词话选》,怎么偏偏会有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书谁给你的?”润玉心想有人在她眼皮底下带坏这小兽?


 


“从偏殿的书架上拿的,我觉得这里的诗词都写的很美啊。”孟妍见他神态慎重,“陛下要是也没读过,我就再去问问别人好了。”


 


润玉一手拿书,一手捏诀,还没等孟妍反应过来,那本子已然化成了一缕青烟,“把刚才那句话忘掉,听清楚了?”


 


“哪句?”孟妍偏着脑袋,“问别人哪句?”


 


“牡丹开那句!”润玉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好.....”孟妍被语气吓到,以为自家天帝对霜花求而不得就算了,原来现在都迁怒到牡丹身上了。


 


“以后再看莫要再看这些来路不明的本子。”润玉让自己平静下来,“回头我挑些书给你。”


 


“哦。”孟妍指了指窗外,“我去给陛下端水。”


 


润玉看着孟妍离开的背影,眼神讳莫如深。




TBC




老天帝的便当我已经热好了,接受不了他会死的亲现在可以弃文了。
孟妍最后问的诗词不知道什么意思简单理解成描写灵修过程就可以了,灵修已经安排上了。
润玉没把天后送去魔界,我觉得他真的是好人了!


昨天收到一笔 @real-pcy的打赏, 因为没有详细信息而且叫这个名字的人太多了艾特不出来。所以不知道到底是哪位亲打赏的,也不知道是这篇文还是我之前的文收到的,但是很开心,谢谢你能喜欢我的故事。

评论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