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虫铁】未眠

舒窈Pluto:

*小学生文笔,他们属于彼此,我只认OOC


*接上一篇文,点击收获心动


——————————————————————————



听我说,他很爱我。他是我的儿子。




你的爱人。




不,是我的挚爱,我的孩子。




随你怎么说,随你的便。




——安妮 莱斯《夜访吸血鬼》



他有很多称呼,很多位置。


最广为人知的一个无疑是Iron Man,当然这个''广为人知’‘的效果完全是他自己造就,身披无数光环的超级英雄,穿着闪耀的金红色盔甲为这个世界上天入地披襟斩棘;其次是最正式的社保卡上的大名Anthony Edward Stark,他自己活了几十年都没想明白,也无心想明白Howard起这个名字的寓意,反正不是致敬那个几千年前埃及艳后的裙下鬼;然后是Tony,除了Pepper,Rhodey之外,也就是复仇者联盟的队友才会叫的名字;最后才是Mr.Stark,最正式也最局限,会用敬仰,激动,认真,温柔,甚至倾慕的语气念这几个字母的人只有Peter Parker,那个被他招募进复仇者联盟的少年,只是他已经离开他了。


Tony Stark死于与Thanos的最终一战,世人包括他自己都在一段时间的消沉后接受了这一事实,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除了那个执拗的少年。


那么这就是另一番馈赠了,Tony想着,他仍能同从前一样,看着纽约没有尽头的地平线上日出日落,感叹没了自己的复仇者大厦空空荡荡,甚至还可以监督睡衣宝宝的好邻居工作;或者换种说法,他以某种违背自然科学的方式继续生活着,变成了灵魂体。


是的,此时此刻威斯汀豪斯,法拉第,理查德费曼在他们的前信徒Tony Stark面前都不再神圣了,或许我该向文学界寻求答案,Tony暗自盘算着,那么菲茨杰拉德还是艾伦金斯堡?算了,Tony Stark从来不是一个虚心求教的人,他隐约知道自己对Peter近乎疯狂的责任感,以及心口处经常传来的宛如海啸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儿,但他却将它们抛诸脑后不敢细想。


因为无人干扰又的确无事可忙,难得清闲的Tony开始回想,可他实在是想不起缘起何处了。Tony Stark以叛逆为座右铭,一辈子都妄图在一团乱麻中理清自己;他不像Peter,少年似乎天生就有一种奇迹般的能力,仅凭感觉就能找到对的人,不犹豫,不后悔。


他又歪着脑袋想了想,十四岁,十五岁,十七岁,这几年居然一晃就过去了,天才如他还没参透这套隐秘的哲理,大概就像星辰运转,潮汐往复,树木抽枝——就那么回事儿呗,谁都没法干预。


还没等他价值连城的大脑屈尊琢磨清楚,那边被密切注视着的少年就已经开始了漂泊的航程。


Tony忙不迭地跟上,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与从前少年的亦步亦趋的相似度。他看着Peter升起金红色的船帆,驾着小船驶向深海,烈日下的背影犹如神话里劈开巨浪的摩西;他心里却升腾起不安,他害怕少年的单纯执着,他怕他因为寓言虚幻而失望,他更怕他一往无前,永不回头。


如同独自跋山涉水了几个世纪,他似乎永远在为什么求而不得的东西耗尽心力——是Pepper口中他不曾拥有的的心吗?但后来Peter Parker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出现了,就像一个在雨中重逢时的对望,没有一眼万年,也没有欲语还休,反倒像是无数个日日夜夜的等待终于成了真,发了疯,着了魔;Tony不知道毫无文学天赋的自己是怎么冒出这么多颇有诗意的想法的,但他知道,他好不容易,可以抓住它了。


可是命运有时候无从反驳,就是因为它的悄无声息。


Tony深深地叹了口气,虽然他并不能发出任何实质性的声音,作为一个未来学家,他也没想过,自己的未来竟会是这样措手不及,他的伤口也并不会因为一片止痛药而消失。


少年Peter Parker无比赤诚,明亮,热烈,他完全值得另一种光芒万丈的正常人生,而不是卷入一个名叫“Tony Stark”的漩涡,小小年纪就以血肉之躯在宇宙中冲锋陷阵,更不该相信从二流法师的藏书室里看到的寓言,为了一个骗小孩都有难度的可能而弃MIT于不顾。


钢铁侠是那么耀眼,可Tony Stark心里藏着经年的恐惧,医生称之为PTSD,像有魔鬼蛰伏在他背后,随时随地都会将他拖入深渊。这种感觉在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历中绝对算不上美好,事实上,Tony本人也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可供回忆的美好经历,所以这一切都让他一个人承受就好了。


别让少年的欢乐演变成一场祸殃。


可是他想再自私一次,就最后一次啦。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渐渐变沉,他的喉咙发痒,几乎就能发出声音——事实也的确如此,而Peter在听到他的声音时没有半分惊讶,这孩子多半以为自己幻听了吧。其实也有几分道理,Tony腹诽,自己现在的确是某种意义上的“幻觉”,于是他索性陪伴在年轻的孤独水手左右。


战争与死亡让少年飞速成长,Peter在日复一日的枯燥航行中褪去了依赖和懵懂,像一个灿烂又慷慨的黄昏,一伸手就能触碰到;他仍然惊讶于Peter看向自己时眼中闪动的纯真意象,介于少年与成年的眼神纯粹得让他慌张;他偶然间也会想起自己一次次长辈似的教育口吻,“And I want you to be better”,如今听来居然像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他想起Thanos入侵后整个世界的兵荒马乱和Peter Parker不算宽阔坚实却始终在自己左右的臂膀,现在的航海男孩已经长得挺拔,再不需要谁为他关掉床头灯光。


他兀自出神,没注意到天色将晚,夕阳灿烂,天边有白鲸的影子一闪而过。


Peter立刻追了上去,可原地沉重的下坠感阻拦了Tony的步伐,灵魂体的世界突然天翻地覆,像是落入了被命运女神翻搅的星河,那少年的背影越来越远,映上了不知道是不是波涛里飘来的蓝色。


别去啊,傻小子,寓言都是假的,我已经死了啊。


Tony第一次为自己的死亡如此哀伤,Peter的眼泪颗颗滚烫又狡猾,绑架了他的责任感。于是他用尽全力走出阴影,语气里有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东西,轰轰烈烈地撞击着他的胸膛,“你看,我不是来了吗?”


像是有光亮起,少年止了呜咽。 而Tony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绝对不是因为太久没有摄入咖啡的缘故,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重量牵引着他朝着地心坠落,也许是姗姗来迟的死亡,也许是物理无从证明的另一个平行宇宙——他再也不想管啦,月光暗了,诗歌倦了,他要沉睡了。


“扑通”一声,他跌进了深海。


虽然他现在的状态已经不存在溺水的可能性,但它还是无比真实地发生了,甚至比他的死亡还要真实。


黑暗,寂静,水流漫动。Tony在一片浓墨似的腥咸中不断下坠,就像人们指缝中总抓不住的流沙。可就在这样的一片浮沉中,他似乎看到了水面上星星点点的光,不算明亮,却足够照亮一双溺水的眼睛,白焰般劈开一整块的黑暗,像墨色玻璃碎裂,光明重回人世。


又是一声‘'扑通’‘,天色更加亮了。也许是Tony的幻觉,无数晃动着的光影碎片开始在他眼前纷涌,离散,重聚,运转得像是一个没有定数的谜语。


等等,那是一张少年的脸,是那张他近来日夜相对在熟悉不过的脸,破开虚幻的光影,纷涌的气泡,游走的鱼群,宛如神话,披襟斩棘,为他而来。


Tony在那片柔和的光里看清了少年执拗的脸,是Peter,Peter Parker,他的Peter.


对此Tony还能怎样呢,睡衣宝宝小心翼翼地抱起他,快速向海面上游去;他还是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年轻的瞳仁里全是Tony局促不安又湿漉漉的模样。在这样几乎能看见永恒的目光里,他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纽约皇后区某个乏善可陈的日子,那时他们不经意间四目相对,Peter手忙脚乱地摘下耳机,像是呛了一口酒,少年的脸颊通红。


“我爱你,Mr.Stark”,Peter突然笑了,此刻他又变回了那个教科书式的乖巧男孩,“很久很久了。”请原谅少年人的毫无修饰的语言习惯吧,他学会了第一时间悉数表达,他太害怕他来不及知道。


“哦,我早就知道了,”Tony眨了眨眼,视野慢慢适应了温暖的晨光而渐渐清晰,“还有,你确定你还要叫我Mr.Stark?”


“是吗?”Peter·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不接受反驳·Parker惊喜得差点跳起来,弄得小船和他的心脏同一频率地上窜下跳,“也就是说我可以叫你‘Tony’了,哦,那当然,嘿,我现在可是Tony Stark的正牌男友,再拼三百个死星模型都没有这事儿酷!还有我想好了,梅姨会游泳,我肯定先救你......”


“喂,等等,我们不该走一下正常的告白流程吗......”


可以想象的是,Tony被吻了。


海边凌晨的色彩更迭总是太过匆忙,但它并不能打扰夜的温柔静谧,轻轻柔柔,绵绵密密,将他们笼罩。Tony就在这样的浓墨重彩辉煌灿烂中迷迷糊糊地想,就像是无神论者的迷信,旷野的鸟找到了天空,而他误打误撞,似乎也找到了答案。


——————————————————————————

评论

热度(36)

  1. 萧暖遥舒窈Plut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