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虫铁』溯洄从之 18

既白_mun:

🌈最近的脑洞产物 
🌈设定Tony无限战争战死,奇异博士利用无限宝石建立一个新世界帮助Peter重见Tony。Peter决定从Tony
出生前开始,拔除他身边的隐患,这一次,让Peter去守护他的Mr.Stark…… 
🌈其实我就是想让Tony不要那么辛苦的活一次,他值得被珍爱,做他口中的天才,慈善家,花花公子(划掉) 
🌈“我得宠溺他一生一世,做个他,像他待我那一辈子。惟愿他,此生便是那个前世懵懂的我,被钟爱,被安排”


——书海沧生 《昭奚旧草》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逆流而上去追寻他,道路艰险而又漫长


💜“绿萝的生命力极强,仅是一点阳光和水分便能让它生机勃勃,那少年的心呢?他的生命力也极强,可阳光去哪了?”




【Chapter 18】


 


是夜,窗外凉风习习,纱帘柔柔的翻飞着。虽已入夏,但夜里的风还是带着几分凌厉,白日里的暑气也消减不少,这样的夜晚安眠再适合不过了。


 


但那只是对大对数人而言,而醉酒和安眠向来是两个对立面。床上的人不安分的翻滚着,绒被早就被挤到了床下,丝质睡衣因为他的动作翻到腰上露出莹白的腰身。


 


Tony微睁双眼,只觉得眼睛涩的厉害,喉间也一片火热。坐起身来,按了按像是同他宣战一般狂跳的太阳穴,头重脚轻的感觉简直不能更强烈。低下头捏了捏酸胀的脖颈,疼得他龇牙咧嘴,拖着酸胀的四肢下床想去找点喝的,侧头却瞥到床头整齐的衣物,如同突然回神一般,身上的滞涩感一瞬间烟消云散,拖鞋都没来得及套上便夺门而出。


 


没有,哪个房间都没有,Tony扣紧走廊扶手,恨恨的咬紧牙关,三更半夜的,他能去哪?他真的厌恶他到连处在同一屋檐下都不愿的地步?


 


颓然的走会房间,一时间悲意竟不知从何而来。窗台上的绿萝绿的厌人,他有些恍惚,伸手卷了枝藤在手里捏着。这小东西的Peter非要塞进他房间的,Peter当时对他的装饰风格嗤之以鼻,说他明明尚在少年却偏要故作老成。


 


他不知回想起了什么,嫩绿的枝条被他捏成了深绿色才后知后觉的松了手。绿萝的生命力极强,仅是一点阳光和水分便能让它生机勃勃,那少年的心呢?他的生命力也极强,可阳光去哪了?


 


抬头望向那一轮弯月,稀稀的云雾依偎在她的身边,天可真黑哪。


 


他低下头,浓密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眸子,抬步不知要去向何处。回手再瞧了那小东西一眼,本已透着些了无生趣的眸子迸出光来,他伏到窗边,看着月光下那道不属于建筑物的修长轮廓,飞快的向着通向阁楼的楼梯跑去。


 


若说看到那到影子他是欣喜若狂的话,那现在真正切切的看到那个身影时便是长舒了一口气。


 


轻手轻脚的打开阁楼的窗户翻上阳台,本想悄悄地坐到Peter身边却被他先一步察觉。Peter有些惊讶Tony醒了过来,又本能的因为他的单薄衣着不满的皱起眉。


 


“你醒了?头疼吗?穿这么少跑上来吹风是想生病吗?”没有一点磕绊的,一堆质问砸了出来,嘴上狠狠地说着,手里却拎起搭在腿上的毯子扔向Tony。


 


摸着带着Peter体温的毯子,Tony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去,他摸摸鼻尖没有接话,只想一条撒娇的小狗一样蹭到Peter身边坐下,展开毯子披到两人身上。Pete眸色一暗,但也没推开他,两人对昨晚的事都闭口不言,Tony也未追问Peter为何会在这里。


 


夺过Peter的杯子灌了一口,咽下喉去却皱着脸大呼出声:“好苦!”


 


看着他鼻子都皱在一起的滑稽模样,Peter莞尔:“这是茶,怎么不苦?”


 


Tony忙把杯子塞回给他,本欲给他倒杯清水的Peter在触到他双手冰凉后,放下水壶,起身挑开毯子把他裹了个严实,带着他回了阁楼。


 


Tony坐在床边,手里捧着Peter刚热好的牛奶,只一味地盯着他。Peter走过来敲了他的脑袋一下,抬了抬他的杯子,示意他快喝下,问道:“这么盯着我做什么?快喝了再睡一会。”


 


指尖不由自主的在杯沿摩挲着,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缓缓开口:“我以为你走了。”


 


Peter神色一顿,眼神飘忽着看向书桌一角被压住的文件袋,不知如何开口。


 


“你不会的抛下我不管的,对吗?Peter?”热牛奶的安眠效果很好,Tony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但还是倔强着问道。


 


Peter接过杯子让他躺下,没有答话,掖好被角正欲离开Tony却拽住了他的衣袖,就像他小时候那样,眼睛虚合着,但还是倔强的盯着他:“Peter?”Peter含糊不清的应了他一声,Tony眯了眯眼,到底没抗住困意,沉沉地睡了过去。


 


Tony再次醒来时,时针已经指向了早晨的第一个两位数。淡淡洗漱后晃下楼,Peter还是穿着昨晚的居家服,坐在沙发上看着管家带来的报纸。


 


听到响动,Peter冲管家点了点头,佣人便迅速地把温着的早餐送了上来。拖沓的脚步声渐渐靠近,管家从盥洗室中捧了条浴巾出来,Peter一回头,果不其然,Tony的头发正湿哒哒的往下滴水,他冲管家摆了摆手,不甚在意的甩了甩头,扭头却触到了Peter蹙起的眉峰,管家也站在一旁怡然不动,无奈之下,只好接过浴巾胡乱擦了几下便伸手够向桌上的甜点架。


 


报纸击到手腕的声音清脆无比,Tony还一块都没拈到,Peter挑挑眉:“大早上的,不准吃,那边准备了早餐。”


 


Tony满脸嫌弃的搅拌着碗里的白粥,不禁想起以前满脸皱纹的宿管太太也是喜欢这样清淡的食物。Peter放下茶杯,饶有兴味的看着他这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我听pepper说你之前订过这家的中餐,我还以为你喜欢呢。”Tony鼓起脸,勺子戳碗的声音更大了些,小声嘟囔着:“明明是你喜欢才定的...”


 


虽然他念叨的小声,但仍旧避不过五感异于常人的Peter,他手稳稳地托住了茶杯,可若是仔细看那茶水却荡开了一圈圈的涟漪,他将自己面前的三明治推过去,岔开了话题:“最近开的外国餐馆越来越多了,你还喜欢什么。”Tony像是得了大赦一般推开那碗粥,随口答道:“中餐也可以啊,不要那么清淡就行。”Peter正要接话,一旁的电话却响了起来,Peter看了那个号码,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走到另外一边接起电话,低低的应了几声后便拿起外套准备离开。


 


换好了鞋子他转过身叮嘱道:“今天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公司的事情William就代你处理了,晚餐时间我可能会来不及赶回来,不用刻意等我。”


 


Tony从他勾起嘴角时便紧绷了身体,再之后的举动无疑是让他疑心更重,如今见他这般随叫随到的架势,心里似乎有些不好的情绪得了养料般疯狂生长,鬼使神差地,在Peter出门后他便驱车跟了上去。


——tbc——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