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虫铁】彼得·帕克的超能力[下]

孙汝卿:

又名:

性感铁人在线冒泡


*前文为“托尼·斯塔克的超能力”
链接走这里→ http://shanzideshan.lofter.com/post/1eba0799_eedee202

看前须知:

◎mcu原设,无限战争战后胜利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小甜饼HE(虫铁怎么能不甜!)
◎本章基调和上一章比较有差异,观看之前请确保您对本文没有太大期待😜 


◎四千三+,祝吃的开心(爆字数爆到生无可恋)

一句话简介:

这次,轮到小蜘蛛数泡泡了!

[6]

哇哦,太棒了,我现在非常满足好奇心的知道让睡衣宝宝满脑子粉红泡泡的暗恋对象是谁了。

托尼绝望的想。

他开始纳闷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像老年人一样八卦年轻人的感情生活;如果可以,他愿意跟毁灭博士或者随便哪个穷凶极恶的反派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他甚至有点想念绿油油的小鹿斑比了,因为哪怕是邪神锋利的小刀子,在目前这个尴尬的处境下都显得无比、无比亲切并且让人思念。

彼得依旧紧张羞涩的低着头,但男孩时不时穿过额前碎发瞟过来的、湿漉漉的眼神暴露了他的期待。

托尼努力的使自己面无表情,就好像他的脑子里没有惊涛骇浪一样。冷静。托尼告诉自己,冷静。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或者说他明白,可他畏惧这么做。年长的超级英雄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谈恋爱的样子,慌乱,紧张,不知所措---如果他想,花花公子完全可以拿出应付漂亮女人的一套敷衍彼得,嘴唇边恰到好处的微笑和甜言蜜语足以让男孩丢盔弃甲,晕晕乎乎的傻笑---可他不想,他下意识的不愿这样,哪怕是因为那些该死的可爱的,拼写着他的名字的粉红泡泡,托尼也觉得不该这样对待彼得,这简直是一种亵渎。

他不想伤害彼得,他把最核心的技术和最全能的服务日日夜夜的敲打着,塑造成合适的盔甲安到彼得身上,他喜欢男孩一往无前的活力---那是他曾经拥有的,却已经失落在阿富汗的山洞里,西伯利亚的风雪中,泰坦星的余晖上---他一边想要让彼得尽快长大,一边又殚精竭虑的想让他免受伤害。

可现在呢?彼得把自己鲜活心脏最柔软的一角剖开,义无反顾的展示在他的面前,你难道能让他一脚践踏上去吗?

托尼·斯塔克不能,不仅他不行,谁都不可以。

“彼得,”托尼耸耸肩。故意挤出微笑用着上扬的轻松语调叫他:“哈,看来你的泡泡不太乐意,他们简直像嗑药了一样上蹿下跳的,根本没有排列出字母。”

很好,彼得终于把头抬起来了,他瞪大眼睛惊讶的表达不可置信,而托尼抢在他发问前便硬着头皮截断了:“我现在要去接杯咖啡,你知道的,没有咖啡斯塔克不能工作。”超级英雄欲盖弥彰的扬扬手中的空杯子,努力圆着场:“呃,不,我是说,你可以在这里试一试新制服,我做了不少更新---它绝对会让你满意的。有什么不明白的功能随时问Friday。”

“Friday,照顾好彼得。”急促的交代完几句话,托尼逃似的大步走出工作室,一到厨房,他便靠着咖啡机卸了力。托尼沉默的捂着脸,良久后只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Boss...”Friday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托尼只是挥了挥手,格外不耐的打断了她的话:“怎么了好姑娘?你也要来谴责我?”

“不,我只是...”Friday仍然努力的想要把话说完,然后再一次被心情糟糕透顶的钢铁侠咆哮着打断---

“----是的,我知道这是我这辈子撒过的最烂的谎,还是对一个喜欢我的孩子!”

“噢天啊...抱歉Friday,我只是想说,你不用来给Daddy补充了。”
托尼用力搓了搓脸,自说自话的抱怨着:“我刚才都对彼得说了些什么?噢对不起我没看见你喜欢我,我现在有事你先玩儿?真不敢相信这竟然是我会说的话!”

“呼...”年长的超级英雄深深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他随手抓了一把咖啡豆扔进了咖啡机,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空气中弥漫起苦涩的香气。

“...Friday,我这件事做的是不是很混账?”
托尼在咖啡机工作的间隙小声的问到。

“我想,关于这件事您已经有自己的看法了,我无权发表意见,Boss。”
Friday的机械女音一如既往的平静。

“噢,Friday,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能洞察人心。”托尼无奈的说:“我出来多久了?”

“距离您走出工作室已经过去了二十三分钟。”Friday说:“如果您担心帕克先生不耐烦的话,大可不必,他已经在三分钟前离开大厦了。”

“什----”托尼闻言立马把眼睛睁的老大,不可置信的问:“已经离开大厦了?你怎么没告诉我?”

“事实上,我刚才被您两次打断的时候都是要汇报的。”Friday的声音竟然带了点无奈。

托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能怪谁呢?总之,托尼斯塔克做的一如既往的漂亮,棒极了,把自己道歉的机会也弄丢了。

“......让彼得冷静一下也好。”托尼焦虑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顺便也让我想想该怎么做。”

[7]

今天是一个好天气。

彼得慢慢的走出大厦,阳光铺洒在身上,他眯着眼睛想。

说实话,他感到沮丧---他绝对算得上是个聪明人,蜘蛛感应又能让他的感官无比灵敏,这就代表着他能清晰的看到托尼因为紧张而僵硬的面部肌肉,谎言让他有负罪感,这加快了他的眨眼频率,甚至他藏在身后的左手,大拇指也一直在不安的轻轻剐蹭手心。

托尼用来应对媒体的肢体语言控制很棒,这些小动作对普通人来说完全是极其细微而难以发现的,可在蜘蛛侠的面前,它就像是旗帜一样明晃晃的展示在他面前,大声告诉他:嘿!可怜的彼得·帕克!斯塔克看到你暗恋他了---但可悲的是他选择装傻!

噢---彼得想到这里,痛苦的抱着头蹲了下来---他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过了一个街区,如果没什么意外,他将把整个下午花在缓慢的走回皇后区上。这种沉默的行走方式或许会让他的心情好一点。

然后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

彼得慢吞吞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可置信的看见屏幕上的名字:Tony·Stark!

是斯塔克先生!

彼得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他听到自己心跳加快,手心几乎是瞬间冒出了冷汗,黏糊糊的附着在皮肤上,他紧张极了,手指犹犹豫豫的按在接听键上,却一直不敢划过去:他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

彼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一点,他接听了电话:“你好,斯塔克先生。”

电话对面沉默了一瞬间,随即,托尼熟悉的声音带着上扬的,轻松的语调传了过来:“嘿彼得,我想我们还有一些工作没有完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离开了,但我希望你能回来---我是说,我们的确还有很多关于战衣的细节没有讨论,不是吗?”

在托尼发出这个算得上殷勤的邀请后,彼得却并没有做出反应,他只是保持缄默,安静的等待着,等待着托尼戳破他自己费心维持的平静。

我不能示弱,不能犹豫。
彼得倔强的想,如果我在这个时候表示迁就,和斯塔克先生一起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那么他永远不会直视我的感情。

我很害怕,这不假,但我依旧想让他知道。

年轻的超级英雄捧着一腔决绝,锋利的沉默着。

终于,电话那头传来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好吧,彼得。”托尼去掉了他故意上扬的语调,他的口气有点沉重:“如果你想谈谈的话,过来吧。我会在大厦等你。”

说完,电话里只剩一阵忙音。彼得紧紧的握着手机,他听到自己的心跳仿佛擂鼓一般轰鸣,灵魂一半在叫嚣着紧张,一半在快乐的舞蹈。

彼得迈开了步子,一条街区在他的脚下慢慢变短,午后的阳光打在脸上,斯塔克先生就在前方。

而被希望填满的彼得并没有注意到,他余光扫过的街上的行人,头顶都晃晃悠悠的飘起了泡泡....

[8]

“好姑娘,你确定这样有用吗?”托尼飞快的挂掉电话,紧张的询问Friday。

“如果您是指我建议的补救措施--是的,根据我的统计数据表明,分歧后的有效沟通和诚恳的道歉是挽回关系的最佳途径。”Friday调出数据图表,清晰有理是阐述着:“我相信您不想让自己和帕克先生关系破裂,所以我的分析是,您最好真诚的道歉。顺便一提,统计数据也表明您的行为的确算得上‘混蛋’。”

“Hey!”托尼抗议道:“说好了不要再提呢?”他站起身来,看起来格外焦躁的绕着沙发踱步,“既要表明我的观点,又不能让彼得感觉到受伤!青春期的小屁孩都这么难伺候吗?”

托尼脱力似得坐在了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询问:“彼得现在到哪了?”

“大厦门口,Boss。”Friday话音刚落,彼得便推门而入了。托尼几乎是在听到声音的瞬间就端正了坐姿,他装腔作势的拿起咖啡抿了一口,努力想拿出长辈的威严:“彼得,你可以坐这里。”他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

彼得安静的走了过来,他意外的平静,只有紧抿的嘴唇暴露了期许。托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把目光认真的投到彼得身上---他已经做好面对一大堆飘来飘去的粉红泡泡的准备了。

可事实是,什么也没有。

彼得的头顶空荡荡的,原本咕嘟咕嘟冒出的泡泡都不见了。托尼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努力的盯着彼得的头顶,而那里只有男孩柔软的栗色发旋。

非要在这种时候吗?非得是现在吗?托尼在心中愤怒的咆哮:你要是早哪怕一个小时失效,我现在还用坐在这里准备尴尬的青少年青春期心理讨论?

“斯塔克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彼得颤抖的声音在沉默的空气中突兀的响起,托尼措手不及的把目光移到了彼得身上,很显然在讶异他的突然开口,然后他在彼得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复杂的表情,一种压抑着讶异与不可置信,一点点紧张和很多很多希冀的表情,这让彼得的眼睛亮晶晶的,他的目光如有实质的,仿佛盯着什么宝藏一样紧锁在托尼的头顶。

因为彼得看见了一个泡泡从托尼头顶上冒出来。

透明的,在光线折射下流光溢彩的泡泡,表面还泛着柔软的水纹,正在绕着亿万富翁的聪明脑洞转圈圈。

于是彼得几乎是急切的开口了,他的语调带着点哀求:“您可以诚实的告诉我,您喜欢的人是谁吗?”

托尼被这无比直白的话题打懵了,他本以为他们之间的谈话应该是委婉而小心翼翼,最起码也应该是由他主导的!年长的超级英雄用上了四十年的自制力好让自己不要露出白痴般的疑惑表情,他的脑子里其实悄悄的冒出了一个名字,只是一闪而过,可他依旧紧张的压了下去:“呃...彼得,你不觉得...”

而彼得根本没有听,或者说,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凝聚在了那颗泡泡上,托尼的泡泡在听到直白的发问时便受惊般碎掉了,然后一个更大,更剔透璀璨的泡泡冒了出来,慢悠悠的挂上了托尼的脑袋,彼得睁大了眼睛,他把呼吸都放的很轻很轻,而正在组织语言的托尼甚至都没有注意彼得的跑神。

彼得看见一个名字慢慢从泡泡上浮现出来,歪歪扭扭的,浅淡的刻在泡泡的外壁上,那么的小而不起眼,却是唯一的一个名字。

男孩屏住了呼吸,瞳孔因为极度的兴奋而紧缩成一个小点,他仿佛死去了一次,又在上帝的恩泽下重生。

Peter Parker.

他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9]

“彼得,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先放一放---关于你对我的感情,我觉得那只是一种仰慕,你还太年轻了,错把它当成喜欢很正常,”托尼终于组织好了语言,他一边硬着头皮辩解,一边偷偷观察彼得的反应,如果他在上边看到一丝受伤的影子,他就会立马停下来。可他莫名的发现彼得在笑---一种黏糊糊,甜滋滋的微笑挂在男孩脸上,好像摘到了月亮一样快乐。唯一的紧张和阴霾也从彼得脸上消失了,他只是笑着看着托尼,眼神充满着不加掩饰的爱意,如果非要托尼形容的话,他像是看见了太阳在笑。

“斯塔克先生,我喜欢你。”彼得勇敢的,大声的说:“比你要想象的更加喜欢。”

“我今年十八岁了,我想我可以分辨仰慕和爱情,我曾仰慕过您,如今我爱上了您。”彼得直视着托尼的眼睛,把一切隐秘不宣的爱意都展示在他面前,封锁了托尼所有模棱两可的退路。“我知道您可能会说,我以后会碰见比您更好的人,您还会借此贬低自己。”

“可我只是觉得,斯塔克先生是全宇宙最美最亮的星星。”

彼得眼神清澈的望着托尼,仿佛直直的望进他的心里。

托尼完全懵在了那里,他从彼得开始表白的一刻起大脑就停止了工作,如今他只能无力的张合双唇,他想说些什么,可看着彼得的眼睛,他选择闭嘴。

“您可能觉得我不够可靠,无法成为一个很好的恋人,”彼得毫无预兆的紧紧抓住了托尼的手,感受着男人的脉搏,他微笑的发现托尼的心跳变快了。

“时间会向你证明我。”彼得一字一顿的,许下了承诺,他发现托尼头顶的泡泡正在一个一个慢慢消失,可他不在乎,他抓住他了。

彼得突然间很想吻他,于是男孩低下头,颤抖的,紧张的,虔诚的亲吻了男人的指尖。


[10]


午后的阳光很美好,彼得被阳光照出毛绒绒的金边,斯塔克先生的指尖留着他的吻。

他们还有很多很多明天,还会有很多很多的亲吻,彼得还有很多很多句“我爱你”。


他相信自己可以说完。


-----------------------------------

小彩蛋:

很多很多年后,又在一个温暖的午后,托尼懒洋洋的窝在沙发上,闲来无事谈起了彼得的第一次告白。

“我以前都不知道你竟然那么能说,”托尼忿忿不平的抱怨:“说真的,彼得,你那会儿吓到我了!”

而彼得只是微笑着,他熟练的帮托尼盖上毯子,双手撑在沙发的两侧。蜘蛛侠完全发育开的身形算得上高大,男人厚实的肩膀把个子小巧的钢铁侠罩在身下,彼得细细的亲吻托尼的额头和柔软的碎发,鼻尖亲昵的蹭在一起,水汽暧昧的交缠。

“我爱你,托尼。”彼得低声在托尼耳边呢喃道。

“这是今天份的?”托尼打趣道。

而彼得只是熟练的撬开托尼的牙齿,花花公子不满的发出了一声气音,然后顺从的闭上了眼睛。

“好吧,我也是。”

他们至今仍然不知道究竟是谁的魔法恶作剧,不过谁在乎呢?

他们交换了一个温暖而绵长的吻。



---END---



Free talk:

完结撒花儿!!终于照着大纲码完了呜呜呜!
这篇试着走了一点心,加入了不少(我主观臆断的)剖析,个人感觉跟上一篇差异还蛮大的orz。(对效果并不太满意...)总之这就是我心目中的虫铁啦!

下一部分可能会开一辆车,大家喜欢看什么样的?是小虫的初次还是老夫老妻的情趣?欢迎点梗!😘

最后默默蹲评论。

评论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