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铁虫】In Water(在水中)[9]

沈若至玖:

泰坦尼克号AU
想要尽量写得深一些——感觉还是太甜了


玖玖的产出目录♥ 



           


“Here lies ones whosename was written in water.”


“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


——济慈墓志铭


    



9.“这会是未来”


  
  “今天晚上的宴会你必须要去。”Pepper整了整头上雪白的鹦鹉尾羽,今天她穿了一件肩头缀满珍珠的长丝绸裙——这一身行头看起来是要去同那些傅粉施朱的太太小姐们散步闲谈的:“总不能一直和你的小男孩腻歪在一起。”


  Tony扬了扬眉毛:“如果可以,我真想一直跟他腻歪在一块。”


  Lady Pepper卷着嘴角,绽出一个显然是在极力忍受愚蠢哥哥的笑:“别的我手不够长,但Ismay虽然蠢得像只呆松鼠,毕竟和那些跳梁小丑不一样。你得小心些。”


  男人不置可否,“你都说他像只呆松鼠了。My lady,我更清楚得很——”


  


  当Tony回到房间的时候Peter还在看书,男孩正用一支有着金尖头的水笔在手边的纸上写写算算。他侧着脸,阳光穿过开着的玻璃窗抚在白玫瑰花瓣似的前额,灰尘在光柱当中交织翻滚。


  那画面有着说不出的温柔,软化了那些世俗争端和阴险罪恶。


  “笔非常漂亮。”Tony瞧了一眼那支看起来有些年头的琥珀外壳金尖头水笔,它看起来同男孩相配极了——但显然价格不菲。


  Peter摩挲着水笔嵌金的尾端低声说:“这是父亲母亲留给我的东西。”


  他望着笔杆有些出神,同笔身一样颜色的明亮眸子蒙了层水雾却流露出点点追忆的愉悦。显然男孩已经对于解释家事非常熟稔:“他们都是很好的人,Mr.Stark。虽然……意外总归是不可避免的。”


  “我很抱歉。”Tony摸了摸男孩后脑的小卷毛,它们像含羞草的幼叶般挠着他的手掌和心房——或许Peter就是一株小小的含羞草,倔强又惹人怜爱,开着粉团样的花儿。“从你的身上就能瞧见你父母的影子,kid。他们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


  “谢谢您,先生。”男孩微笑着拧上了水笔盖子,又动作小心地解开马甲的银质纽扣把它放在了内里的衣兜。


  Tony盯着Peter因为解开了顶扣而露出一小片的牛奶色胸膛眯了眯眼睛。


  他总觉得这一幕仿佛在哪里见过,然而脑仁似乎是被那片纯净又旖旎的奶白色蒙住以至于一些本该清晰的画面都被封上了层薄薄的蜜蜡。


  或许是某个情人做过类似的动作。他想着——


  但他确信,没有谁能像眼前的男孩一样……Peter,Peter Parker,是翅膀洁白的炽天使又是妩媚多姿的海精灵,是高贵出尘的白玫瑰又是可人娇羞的含羞草。


  大抵煤炭隆隆燃烧的烈火点燃了天堂,才使得这样的人儿坠落凡间。


  “爱神的金箭射中了我的心房,它深深地扎进了我的心里,我尝到了这第一次爱情的滋味,落进了痛苦却又甜蜜的情网。


  “一个动听的声音从我的心房,不停地呼唤着夫人的芳名。又是叹息,又是眼泪,又是渴望;


  “用最美好的感情把她颂扬,只是为了她,不为任何别的人,我写下这美好的诗章。”


  Tony胡乱地想起一些赞美劳拉①的诗句,又胡乱地将它们从大脑中扫走。


  于是那些从脑海中飘出的诗句转而驱使着男人去亲近自己的天使。Tony伸手搂住了男孩的腰,轻轻抬起他的下颌:“我的小爱人,在纽约还有成堆的题目来等着你做,但是现在我们得做点别的——”


  Peter还没有从“爱人”这个迷人的称呼当中回过神来便被Tony攫走了一个吻。这一次他闭上了眼睛,做出了一个青年小伙儿生涩的回应,他的睫毛因为羞涩和热情而微颤,仿佛要同男人的交杂在一起。


  海风、阳光和油墨的味道平淡温暖,Peter在那一瞬间兴奋得甚至能听到外面有鸥鸟正飞翔高歌。


  “好了,”Tony喘息着用嘴唇轻碰男孩的面颊:“我的男孩,你现在比刚刚气色好多了。”


  Peter忍不住笑出了声:“先生,其实您也是。”


  他们抵着额头闷乐,这时候太阳已经升得很高,泰坦尼克号的小船室当中溢满了金色的光辉。


  像是天国才有的希望之光。


  


  
  这一天他们都在书册和装订集当中度过,数字算式伴随自然的奥秘飘荡在喃喃低语中。


  


  
  黄昏时分,西边的天空呈现出艳丽的深紫色,棉絮样的云彩斜铺于夕阳四周。相爱的男女在泰坦尼克舞台般的船头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整个海面。


  这艘钢铁巨轮是个瑰丽又宏大的梦,已然冲破了上帝之手航行于人类自创的世纪边缘。


  Tony同Peter站在高甲板上,夕阳为他们镀上了温柔的彤色。


  “先生,有时候我真的在想。”Peter倚在栏杆上,神情是年轻人独有的疏懒和调皮:“上帝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我记得你昨天还问我信不信命运,kid。原来你早就揣着答案了。”Tony站在偏后一些的地方。他发现了船头的那对男女当中的一位好像有些眼熟——男人斜抿了一下唇角,收回了目光:“我已经给过了你我的看法。”


  “是啊,您说您是不信命运的。”男孩偏着头看着男人,他的棕色眼睛迷人极了。但不知是否是错觉,Tony总感觉那湿润的水色像是泪光。“但我觉得命运和神是不一样的。正如……命运让我遇见您,但是神不能。”


  “或许这就是物理学的未来。”Tony顺着男孩转过去的目光,眯缝着眼睛望向天边的云霞:“命运是能够测算和改变的。而神,不存在,也可以这样说。真正的神就是我们眼前的这片光景。


  “要掌控她几乎像是拿泰坦尼克号和海洋去比大小,但读懂她却是让这艘船漂浮在水的上方。”


  男孩没有再接话,他半闭着眼睛弯起唇角。


  Tony伸出手,拉住了男孩。


  他们的手指交错了片刻便分开,男人整了整领结:“晚上我要带着我可爱的小王子参加一场宴会,而在这之前要先给王子穿上新衣。”


  


  
  今天的头等舱餐厅依旧热闹得像是在滚油当中撒了一把水珠,不是三等舱粗话和廉价除味剂的繁杂搅浑的沸反盈天而是呈现出小声迸着油星的悄闹姿态。


  中国珐琅彩发夹与宝石珍珠首饰的柔泽同高顶上的水晶灯发散的光芒营造出迷离的光影,各色的轻纱衣衫飘荡柔婉,瓷器与玻璃撞击发出脆响……衣冠楚楚的绅士和巧笑倩兮的淑女话语温柔。


  当Peter换过衣服随着Jarvis走下大楼梯的时候便看到了这样一副场面。


  像是从象牙梯走进了伊甸园。


  或者是幻象地狱。


  但这时候站在台阶下的Tony却没别的可想的。


  铮亮的皮鞋,笔挺的裤脚,贴合的黑色套装——男孩一点一点依次露出来。


  男人看着Peter迷人的眼睛与齐整的深棕色头发想着。


  像是从天堂落下的天使。


  或者是地狱走来的恶魔。


  只是四十八个钟,他便捕捉了他或者说被他捕获。不管是对方是夏娃还是莉莉丝②,都有个声音在Tony耳边低诉:你看吧,这就是你跌落凡间的肋骨。


  “男孩,到我这里来。”Tony伸出了手,稳稳接住了走下来的男孩:“你现在真的是个小王子了,kid。”


  “你得注意你的言辞,Anthony。”Ismay带着看起来年龄不大却孔雀一般高昂着头的女伴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两人的身边。翘胡子笨蛋摆出了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三等舱的人也是能拎到这里来的吗?”


  “我觉得就算是小猫咪也比呆头鹅可爱多了。”Tony笑着从一旁的侍者托盘中取了一支香槟。


  Ismay面色铁青站在一旁,一双浅色眼睛里头尽是尖酸刻薄的姿态。他绷着嘴角,“你总得留些底线,毕竟有些事情说出来就糟糕了。


  “比如这位——漂亮的小男孩。”


  对面的男人说这话的时候Peter感受到一道冰凉的目光正在身上逡巡,他轻轻呼了口气,抬头对上了Ismay的眼神。


  “抱歉,这位先生,我已经二十周岁了。”Peter所有的羞怯全不见,在这时候他竟展现出了一种十足的高贵气质。得当的谦辞和微扬的下巴配合得恰到好处,男孩语气沉稳声线温和:“况且‘漂亮’这个词语不用在您可爱的小女孩身上真是浪费。”


  Tony忍不住唇角堆笑,他的男孩真是可爱极了。


  “能允许我加入你们的对话吗,我刚刚看到你们聊得很愉快。这位是……哪名伯爵的子侄吗?”Carl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显然是要为Ismay解围。他望向了Peter,话语平和又谦恭——但那注满了鄙夷的眼神却出卖了他。


  “他是我的朋友。”Tony出了声,他直直望向了Carl,绷着的嘴角昭示着男人这会儿并不想继续这场谈话。


  Carl端着酒笑道:“三等舱来的朋友?”


  “没错,和你未婚妻的朋友来自同一个地方。”Tony同样笑着回答,他学着Carl的样子晃了晃高脚杯便示意Peter跟上自己离开:“抱歉各位,我还有事需要去找我的妹妹,祝你们玩得愉快。”


  Carl在听到“未婚妻”和“三等舱”这两个被特意加了重音的词语后便已经气得脸色煞白。他恶狠狠地低声同Ismay咒骂道,“不就是收了个不要钱的小(乌拉)荡(乌拉)货!他神气什么?!”


  “在这儿收起这些话!”Ismay表情也不大好看,但他到底是年长一些:“我们还得靠着那个男孩把Stark那个自大的混蛋送进监狱呢。”


  “也是,道格拉斯永远是道格拉斯,就像王尔德始终是王尔德一样。”Carl咬了咬牙,没有再多说什么。


  


  宴会还在继续,四月十二日夜的泰坦尼克号依旧宁而不和又歌舞升平。


  


—TBC—
  ①劳拉:彼得拉克深切爱着的恋人。Tony是想起了他的诗。


  ②某传说中说莉莉丝也是亚当钟爱的女人,我是在《洛丽塔》里看到的——仿佛是苏美尔传说,总之和基督教无关。


【真的,真的不考虑喜欢我一下,给一个心心手手评论论嘛】
【超可怜的——感冒的,发烧更文的小玖玖——】

评论

热度(95)

  1. 萧暖遥沈若至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