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雪走yoki:

「虫铁」猫薄荷

ABO/猫猫铁/甜的
图/@程暮 
文/雪走yoki


-
彼特从来没觉得自己薄荷味的信息素有什么问题,直到某天早上睁眼,怀里的托尼变成了一只猫。

-
灰蓝色的顺滑毛皮蜷成一团缩在年轻人浑身上下最温暖的胸口,随着呼吸起伏而微微张合的嫩粉色唇齿,偶尔吐出嫩蕊般的舌尖,两只小耳朵服帖乖巧地趴伏在软毛里,因为刚才年轻人醒来时下意识地僵硬而不满地唿煽了下。
彼特立刻就不敢动了,任由被惊动的猫咪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四爪小生物柔韧性惊人的腰肢蹭着暖烘烘的被褥,贴在年轻人紧绷僵硬的肌肉,半睡半醒间贪恋被窝地拱拱近在咫尺的暖源。
一人一猫维持着诡异的平静半晌,猫咪焦糖色的眼眸猛地睁开,下意识抬起爪子挠了过去。

-
托尼在距离斯蒂芬最远的桌角蹲着,他还有些不适应这幅小巧轻灵的身体,前爪有些费劲地并拢搁在蜷曲的后腿前,瞪圆了蜜糖眸子警惕地看向试图靠近的两人:“我警告你们,别想送我去医院,我也不去瓦坎达。”
斯蒂芬额头青筋抽了下:“要结婚了的是你,你要让彼特抱着只猫咪进教堂吗?”
猫咪理都不理斯蒂芬痛心疾首的表情,偏过小脑袋垂着眼眸斜向两人,嘲讽效果依旧max。
“先生这样是因为最近太焦虑?”彼特从进了圣所就沉默着,直到这时才打断了斯蒂芬还要继续劝说的架势,低声确认道。
“精神过敏而已,没有危险,等到焦虑阈值降下来就会自动解除,可你们三天以后就要……”斯蒂芬叹口气,怜悯地打量着彼特,年轻人倒是没露出什么着急的表情,只是了然地点点头,向博士道别:“没关系,就顺其自然吧。”
他没看斯蒂芬古怪地想要阻止的脸色,朝桌上依旧警觉的灰蓝色猫咪伸出双手,有光从圣所高大的琉璃窗透进来,就落在年轻人温厚干燥的掌心。
“先生,我们回家。”

-
“不行,先生,猫咪不可以喝咖啡。”彼特把死死扒住咖啡罐子的一团灰蓝色抱起来,放到食盘面前,努力保持严肃语调:“汉堡也不行。”
托尼垂眸嫌弃地看看盘子里的清水鱼片,一旁猫咪专用乳的甜蜜香味让他昏昏欲睡,年轻人坐在高脚桌边,靠他很近,双臂保护性地放在两侧,将猫咪隐隐圈在虚怀里。
反应过来的时候猫咪已经自动自发地靠进了年轻人怀里,透过薄薄一层圆领衫相互熨帖的体温,年轻Alpha身上浓郁的薄荷气息涌入呼吸。
猫咪舒坦地放软了身体,放任骨血里的疲劳从长久运转的四肢百骸满溢而出,蠢蠢欲动的牙尖想要品尝每一粒漂浮于空气的薄荷香。
于是忧心猫咪饮食的彼特,突然就被啃了一口。

-
变成猫咪的托尼开始很黏彼特。
不得不临时担负起复联日常,又要忙着操持即将举行的婚礼,彼特甚至想把自己切成两块,但最后屈服于不能同时抱着托尼,因此忙到头晕的年轻人打消了痴心妄想。
事实上,虽然不想承认,可连轴转整天回到家后把自己扔进沙发,被柔软厚实的肉垫踩在胸口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你真的不打算推迟婚礼?”托尼在年轻人下颚侧蹭蹭,闻到熟悉的薄荷味后软绵绵地瘫开身体。
“为什么要推迟?”彼特下巴抵着猫咪软绵绵的肚子,半晌才斗胆将重量慢慢放下去,没有预料之中的一爪子,年轻人唇边抑制不住地上扬,语调低低地安抚:“好不容易先生答应了我的求婚,我要早点把先生套牢。”
肌肤相依着,回音从骨头里爬过来,震得心头发酥。

-
以前是钢铁侠太忙,年轻人跟着身后转圈不敢打扰,而变成了猫咪不能套进金属壳子,也不能关在实验室里,突然就闲散了下来。
用全新视角打量着复联大楼里他曾为年轻人准备的房间,逐渐添置充斥着蜘蛛侠属性的东西里,多得是漫长追逐的少年时期不被他注意过的隐秘心思。
日记、相册、珍藏的DV、循环最多的单曲、海报边角的折痕、摆在床头的钢铁侠玩偶,猫咪在浴室门打开的时候准确跃入柔软枕头堆里,假装没有巡查过这个房间的每个角落。
Alpha身上的清冽薄荷透过水洗温热更加明目张胆,彼特习惯了跟托尼单独相处时不对自己的信息素有所遮掩,这就难为了变成猫咪的托尼。
猫咪对薄荷有天性执念,更何况,这是彼特的薄荷味。
年轻人刚一条腿跨到床上,颈侧就被突袭,猫咪暖烘烘的身体窜到他肩上,带着倒刺的小舌头已经黏黏糊糊盖了上去。
彼特耳廓轰的一下烧起来,动作僵硬地托住猫咪晃晃悠悠的身子:“先生?”

-
这跟过往所有的亲热都不同,夜风里粘稠翻滚的呜咽被汗水浸透,只有丢在床尾乱七八糟的情绪里潮湿后又干涸的月色知道,手指触碰被柔软包裹覆盖,猫咪蜷缩在年轻人胸口,用唇舌倒刺试探叫理智溃败的底线,逼出喉咙深处一声声低喘。
美梦燃红与星屑相拥,手指间钟情决堤,落泪在川流不息的灰蓝色星河里就回了家。
“如果明天我还没法变回去,你真抱着猫进教堂?”
“先生,我那是抱着你。”

-
亟待安抚的灵魂被小心妥帖地藏在心头,滚烫脉搏把心底陈厚冰川也消融;
灼烧地心的焦虑被甜腻温柔的海浪冲散;
月色也倾倒,开启宝藏迎接执着的探险者,点亮第一束光;
把辉映深情并入星芒。

-
黎明将至,彼特搂紧此生最爱,在温厚松木香里苏醒。
猫咪顺滑皮毛被熨烫肌肤取代,柔韧手臂箍住肩膀,给年轻人浅尝辄止的吻,和释怀坦然的拥抱。
迎接晨光,也迎接婚约;
共赴荣辱,也共赴余生。


✑ 最近是不是有点太甜了,都没人跟我唠唠嗑吗,果然还是发刀的时候理我的人比较多T﹏T

评论

热度(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