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铁虫】难

岚澜斋主人-中了荷兰弟的毒:

   铁人死亡预警


   大概是妇联四之后?


    


     "Come on Peter, You can do this.”Peter给镜子里面的自己打气,整理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笑容,走出浴室到了客厅。


   “早上好,May.”


   “早上好,Peter.”May把快要糊了的煎蛋倒进盘子里,挤上番茄酱端给刚刚在餐桌边坐下的Peter,Peter看着盘子里黑黑黄黄红红白白的一大堆东西,一阵恶心,身体却无法动弹。


    “Emmmmm……”May看到Peter的反应愣了一下,转身把盘子里的东西倒进垃圾桶,给Peter换上牛奶和麦片“Peter,你得吃点东西……”


     “好。”Peter僵硬地拿起桌上的麦面和牛奶倒进碗里,拿起勺子机械地把牛奶麦片一勺勺送进嘴里,然后被电视吸引了注意力。


      几天来,一直在循环播放,几天之后将有一场盛大的葬礼,为那些因为保护地球和人类热牺牲的英雄。


     May,直接关掉了电视。


    “Peter!”


    “May,我去上学了……”May听到声音的时候,Peter已经背着背包拉开了房门。


    “Peter……”


      晚上放学的时候,Peter低着头走在路上,想着他要报哪所大学,盘算着他未来的学位,后面有车开来他下自觉地躲避,却总也躲不开,后面的人好像也不着急,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疯狂地对着他按喇叭,Peter转身看看车牌,又看看司机。


  “Happy?”


    Happy把车开到他身边,招呼他上车,拉开后座的门,他看到一位女士坐在车里。


  “您是?”


  “Pepper·Potts.”


  “啊……啊……”Peter张大嘴说不出一句整话,他很慌张,身上冒冷汗,仿佛被人看破了心事,他想逃跑,他觉得自己没办法面对眼前这个人,可是Happy已经从后面把他推进了车里。 


    Peter几乎是摔在Pepper身边,连忙调整好姿势,坐好之后紧紧靠在车门上“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Tony……”


    Peter听到那个名字,打了个冷战,然后勉强压下几乎瞬间冲出眼眶的泪水“哦……咳……Stark先生。我跟他不熟……”


   “是吗?但是我从Tony的遗物里面找到了你的资料,还有他给你的东西。”Pepper把一个Pad交给Peter,上面一张张图片,十几张图片,十几套战衣,胸口熟悉的蜘蛛图案。


   “我……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要。”Peter把Pad扔回给Pepper,拉开车门疯了一样跑下车,消失在小巷的尽头。


     Peter跑进小巷的角落,紧紧抱着他的背包蹲下,那里面装着他最宝贵的东西,他把背包紧紧压在自己脸上,任凭眼泪决堤却不敢哭出声音,此时Happy打来电话。


     Peter挂断了一次,Happy再打过来,Peter只得接听“喂?”


   “你怎么回事。”Happy的声音很生硬。


     是的,现在大家的情绪都不好。


   “没什么……”


     另一个声音从听筒那边远远地传过来“Happy,把电话给我吧。”


    “……好吧……”


    “Peter,是我。很抱歉刚才吓到你了,你应该知道我没有恶意。”


    “不……Potts小姐,是我不好,但我不是故意的。”


    “好吧,Peter,那Tony给你的东西……”


     “Potts小姐,那些对我来说太贵重了,而且……Stark先生原来给我的东西已经足够了,我不能再要更多。”


       对面沉默了很久“那好吧,Peter,我先帮你保存,你有需要的话随时过来找我拿。”


      “我……对不起……”


      “那天你会来吗?”


       Peter知道她指的是哪天“不会,那天我还有考试,而且……我不能让May起疑心……”


     “好……”


        手机突然断线,Peter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它已经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这大概是最好的挂断方式……对Peter来说。


      葬礼那天,居然是晴空万里。


     所有同学被聚集到体育馆里看现场直播,Peter看刀穿着肃穆礼服的高大礼兵抬着英雄们的棺椁,看到盖在木棺上的国旗随着礼兵们的动作带起的威风缓缓摆动。看到Pepper作为Stark先生的未亡人走在Stark先生的棺椁旁边,Peter看到路边挤满了手捧蜡烛前来送英雄最后一程的人们。


     Peter觉得身上早就已经痊愈的伤都在隐隐作痛,他觉得胸口苦闷,觉得口中酸涩,觉得眼眶胀痛。


    他推开身边的同学,不顾老师的阻拦跑出体育馆,跑进洗手间跪在隔间的马桶里呕吐,眼泪和呕吐物从他的眼睛和嘴里喷涌而出,他一直吐到全身脱力……


   “Peter?”


     Peter趴在马桶圈上,喘息着朝Ned转过脸,脸色惨白,连唇角都撕裂了。他无力地朝Ned笑了笑“I'm fine……Ned你的脸色真难看……”


    Ned走过去在Peter身边坐下,把已经脱力的人拦腰抱住,搂进自己怀里。


     Peter靠在Ned肩上闭着眼睛摇摇头。


  


     “Peter,我有一个最艰难的任务要交给你。”


     “什么?”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Peter靠在Ned肩上闭着眼睛摇摇头“Stark先生……这太难了……”


    

评论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