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雪盲症(MCU&七夕甜饼)

见风:

私设小虫成年,已经和T确定关系




勉强赶上七夕的尾巴,不知道这辆甜饼车读者老爷们还满意嘛


(这可能是我写过最辣的铁人了,手动捂脸)






撒谎的孩子,鼻子可是要变长的哦。








正文:


纽约好邻居蜘蛛侠不应该撒谎。


 


可当Tony今天第三次小心翼翼托着他的脸颊,无比认真地给他的眼睛上药的时候,Peter偏偏还是装出了一副看不见的样子。


 


这是Peter【看不见】的第四天,以往连偷偷亲一下Mr.Stark都要脸红心跳很久的男孩终于学会怎么勉强稳住心神,现在即使Tony靠近的呼吸不小心绕到他耳后,他也能控制住不让自己的脸,不会红成Vision的样子了。


 


【Kid,眨眼。】


 


上好药的Peter听话地眨了眨眼睛,末了还不忘把目光虚虚地落在Tony身后。


 


看着病情依旧没什么起色的男孩儿Tony皱了皱眉,见鬼了,那个三流巫师和自己保证三天见效,难道在他看来Tony·Stark像是可以被气球和几句话就骗过的小孩子?


 


眼看着Mr.Stark向着自己头顶伸出手,Peter还是不动声色地维持着静止的姿势,直到男人尽量温柔地拔下自己一整根头发才配合地轻轻【嘶】了一声。


 


【Mr.Stark?】


 


【Strange说如果过了三天你还没能看见,就给他一整根头发。】


 


Peter乖巧地点头,摸索着拿起沙发上的纱布仔仔细细缠好自己的眼睛.


 


【Mr.Stark,其实您不用自责,我已经...】


 


可以看清了,这句话就停在他嘴边,那些字母却不听话地勾住Peter的舌头,死活不肯从男孩儿的嘴里冒出来。


 


【已经好多了?Kid,你真该好好学学怎么撒谎。】


 


说着Tony的手在他头上揉了揉,接着把那根头发收好便走到了落地窗旁,叮嘱男孩儿好好休息的话被战甲的喷气装置掩盖,Peter看着男人就这么飞向了胡子法师的至圣所方向。


 


糟糕透了。


 


纽约好邻居蜘蛛侠Peter今天还是撒谎了,对象是自己绝对不想欺骗的Mr.Stark。


 


穿着自制的睡衣荡过纽约时他的视力就远超常人,常人戴上后根本无法视物的眼罩却是他集中注意力的救星,就像现在透过层层纱布他还是能看清起居室的一切一样。


 


男孩儿回忆起刚才白蒙蒙的视角里,Mr.Stark仔仔细细把那根发丝装进西装胸口的口袋里,脸上终于肆无忌惮的一红。


 


你完了,Peter·Parker。


 


撒谎的人就等着鼻子变长吧。


 


 


 


 


 


 


 


时间退回到Peter暂时失明的几个小时前,彼时Tony大发善心带着穷苦大学生出来享受生活,目的地是他在瑞士的私人滑雪场。


 


少有机会出来度假的男孩儿兴奋之意溢于言表,一想到私人滑雪场里很可能只会有他们两个人时更是一阵脸红心跳。然而等到他看到那片还没被任何人踏足过的纯白色后,什么旖旎臆想都消失不见了。


 


【Awesome!Mr.Stark,我可以先先滑一会儿吗?】


 


Tony点点头,接着听见男孩儿一阵欢呼,没等男人告诉他滑雪都要注意些什么,红蓝色的影子就冲出了休息站。


 


【您先不要出来!一会儿我回来接您!】


 


年轻真好啊,Tony笑着摇摇头,放任男孩儿肆意地玩去了。


 


并不急着出去滑雪的男人索性坐下来,比起出去他其实更愿意在温暖的屋子里看着Peter滑雪,红蓝色在铺天盖地的雪白里闪烁着,只留给Tony一个背影。男孩儿像是知道他在看自己,并没有滑地太远。


 


但不一会儿Tony还是看不太清Peter的身影了,只剩一个模糊的小黑点在远处移动。


 


有零散的雪花飘下来,等到男人喝完手里这杯咖啡后,Peter还是没有回来。他起身看向了一直留意的那个小黑点,Peter已经滑了很久了,他该回来休息一下。


 


什么地方不太对。


 


那个熟悉的小黑点还在,仔细看还能看出Peter滑雪服的红蓝色,但是Tony还是隐约觉得哪里不对。


 


Peter没有动,那抹红蓝色静静站在雪里,像是快要和白色融合在一起了一样。


 


他快要看不见他的男孩儿了。


 


想到这里Tony猛地打了一个冷颤,某些永远不愿意再回想起来的昏黄色记忆压得他有些呼吸不畅,他直接点了点胸口,纳米战衣瞬间覆盖全身,包裹着连保暖的衣服都忘记穿上的男人飞向男孩儿。


 


金红色的战甲稳稳降落在男孩儿身后半米处,Tony看见男孩儿几乎是立刻就转过身来,除了稍微有些被冻红的鼻尖好像并没有哪里除了问题。


 


也许是自己小题大做了,Tony暗暗松了口气,想要开口带着他回去休息。


 


【Mr.Stark?】


 


男孩儿试探着开口,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连雪杖都被扔到了脚边。


 


什么?


 


Tony刚稳定的心脏又开始有不正常跳动的迹象了,男孩儿茫然地往前走了一步。


 


【I don’t feel good...】


 


别是这句。


 


也许连Tony自己都没注意到,他伸出手时已经解除了自己手部的装甲,接着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到了男孩儿面前。


 


于是在Peter差点一头撞上那颗分不清什么品种的树之前,Tony拦住了他。


 


还没办法接受现实的男孩儿艰难地咽了咽,抬头试图看清眼前人的脸,努力瞪大的眼睛周围是一小圈白色的霜。


 


没有消失,他的男孩儿还在。


 


认真盯着他的眼睛有些泛红,严格来讲男孩儿甚至算不上是盯着他,Peter的目光聚焦在了什么其他的地方。


 


该死的,Stark,你怎么就忘了让他带上防护镜。


 


 


 


 


 


 


就这样计划一周的度假变成了时间未知的静养,两名当事人一个表示懊悔,另一个表示无辜。


 


【这不是您的错,Mr.Stark,我应该带好防护镜再出去的。】


 


Peter吻了吻爱人的脸颊——被带回纽约后他用了最快的速度适应了看不见的现况,现在已经可以靠着听力大致判断周边的情况了。


 


视力过人的蜘蛛侠滑雪时不带好滑雪镜的直接后果,按照被Tony勒令来检查的Strange的说法,就是男孩儿患上了雪盲症,需要休养上一周左右。


 


得到Tony怀疑的眼神后,博士耸了耸肩,表示自己的医生身份虽然已经是过去时,但还不至于连这样的小病都诊断失误。红色的斗篷卷起调制好的药水飞向沙发上的小虫,柔软的一角拂过缠着纱布的眼睛,引得Peter一阵轻笑。


 


趁着男孩儿和自家斗篷打闹的空档,博士盯着男人小声丢下医嘱。


 


【养病期间避免过量运动。】


 


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各种运动。】


 


没错过Tony脸上让人满足的表情后,Strange召唤斗篷,金色圆圈切割空间,Tony近乎咬牙切齿地看着法师消失前不忘做了个【乐意效劳】的鞠躬动作。


 


 


 


 


 


 


 


Strange留下的药附带了详细的使用说明,为了不让May担心Peter坚持把眼睛养好再回家,而不放心男孩儿自己上药的Tony成了照顾他的医生。


 


于是男孩儿突然从横冲直撞的蜘蛛侠变成被Tony捧在手心的易碎品,愧疚心造成的不安下男人甚至不舍得让他离开自己超过十分钟。除去开始几次上药差点彻底戳瞎Peter外,他照顾得无可挑剔。


 


当然,要是鸡蛋能煎得稍微熟一点就更好了。


 


一天晚上Peter被身后传来的声音带醒,他听见男人已经带上颤抖的呓语,翻来覆去的句子都是在喊他的名字,让他不要走。


 


男孩儿明白这是自己那天的反应吓到了他,于是身在噩梦的Tony落入有力又温暖的怀抱,Peter的手环住他,在他背后轻轻拍打着告诉他别怕。


 


尽管眼睛还是雾蒙蒙一片,但Peter还是感受到男人平稳下去的呼吸,他摸了摸身侧的被子,小心地掖好每一寸被角,这才放心下来抱着爱人继续睡了下去。


 


不能再满足一点的Peter觉得可能这样也不错,毕竟他多了一个理由正大光明地留了下来,而不是被当做小孩子赶回家里,不是吗?


 


 


 


 


 


 


泡在蜜罐里的第三天Peter在熟悉的叮当声音里转醒,隔着碍眼的家具看见Tony又开始了厨房破坏工程。


 


不免有些担心今早早餐的男孩儿试图下床去接替做早餐的工作,等到他坐起来穿好一只袜子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眼前不再是模模糊糊的图景,而是一系列清晰的画面了。


 


他下意识地想要欢呼,想告诉Mr.Stark自己可以看见,他终于不用瞒着May,可以回家...


 


等等,他在这里才住了一晚。


 


Mr.Stark也只是给自己上过两天的药而已,想到这Peter回忆起这几天男人的呵护备至,宣布自己痊愈的话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醒了?尝尝看,我觉得比上次好很多。】


 


还在胡思乱想的男孩儿嘴边被喂了一块尝不出味道和品种的食物,Peter味同嚼蜡,脑袋里天人交战,纠结着要不要说实话。


 


【吃好了准备一下,Friday已经把浴室的水调好了。】


 


浴室?水?泡泡浴和Mr.Stark的...


 


带着香艳声音的画面涌了进来,Peter状似不经意地偏头,坐在他身边的Mr.Stark衬衫只懒散地系了几个扣子,大片的风光一览无余——习惯男孩儿看不见的他越来越不注意自己的穿着。


 


【大清早就这么精神?果然是年轻人。】


 


已然恢复视力的Peter顺着男人的目光看下去,瞬间红了脸。


 


 


 


 


 


 


 


 


其实就算看不见,Peter觉得自己也完全可以完成一系列的清洁工作。然而不希望再出现任何意外的Tony一口回绝了男孩儿的想法。


 


已经可以看见的Peter索性闭了眼睛,生怕自己漏了馅被男人发现,他还想在蜜罐里再多泡一天。


 


就再多一天,明天就告诉Mr.Stark,Peter暗暗保证。


 


保证的字句带上浴室的水汽,Peter怀里是舒服享受着的Tony,他盯着男人的后颈一阵发呆,眼前却又闪过早上不好好穿着衬衫的Mr.Stark。


 


还在想着今天怎么给男孩儿上药能更舒服一些,Tony就感觉到肩胛后面传来细碎的啃咬。从瑞士回来已经三天了,Peter知道他自责所以一直没有逾矩,想一想三天也应该是他忍耐的极限了。


 


【养病期间避免过量运动。】


 


Tony准备回吻的动作因为这句医嘱一僵。


 


【各种运动。】


 


还准备进一步动作的Peter只听见哗啦一声,他的Mr.Stark几下裹好了浴巾走向了门口,一点让人遐想的肌肤也没留给他。


 


【好好洗澡,kid,我一会儿回来。】


 


浴室的门被无情地关死,留下Peter呆呆地看着一缸的白色泡泡。


 


说好的一起洗澡呢?


 


 


 


 


 


 


 


同一天第四次求欢无果后,Peter直接被Tony锁在卧室,后者表示男孩儿再有一丁点越界的想法就直接把他塞进联邦快递寄回皇后区。


 


委屈巴巴的男孩儿摸不到头脑,看来今晚只能自己睡了。他刚刚隔着纱布明明看见男人有反应了的,以往这种时候就算他的Mr.Stark再嘴硬,还是会被他半哄半骗拐上床,为什么这几次就不行了呢?


 


与此同时Tony在门外扶额,Strange那句【各种运动】彻底打乱了他这几天全部的计划,然而Peter却全然不知情。


 


刚刚男孩儿在身后抱着他时呼吸贴着他的耳朵,自己一贯无法抵挡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在他耳边诉说自己的委屈和渴望,末了Peter的下巴抵在他肩膀,嘴唇却一定也不想听上去那样无辜地吻上耳垂。


 


【我硬了,Mr.Stark。】


 


要不要帮帮我?


 


Tony几乎是立刻就有了反应,他还是第一次听见男孩儿这样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欲望。但万事都以Peter身体健康为第一位,男人还是保留着一丝清明地把他推进了卧室反手锁门,之后不忘威胁男孩儿再不听话就把他邮回家。


 


去他妈的雪盲症,明天Stark集团就成立新的医学部门。


 


 


 


 


 


 


 


 


时间滴滴答答快进到Tony带着Peter的头发离开后的半个小时后。


 


四天来第一次和男人分开这样久的Peter有点坐立难安,他试着做些什么事情来分散注意力,忙忙碌碌好一阵抬头发现居然才过去了三十七分钟。


 


有点挫败的男孩儿躺回床上,开始思索为什么这几天Mr.Stark突然冷漠起来,就这样想着想着,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于是被法师用传送阵直接传送回来的Tony看到的就是一个睡得正香的大男孩儿。


 


抱着胳膊欣赏了一会儿后男人伸手解下了纱布,不出意外地弄醒了本来睡得就不安稳的Peter,男孩儿带着幽幽转醒的嗓音说着欢迎回来,双手下意识地把Tony圈进自己的怀抱。


 


【要不是今天才给你上完药,我都要以为你能看见了。】


 


闻言Peter的动作一僵,刚睡醒时人们的动作总是无意识的,他抱住男人时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是【看不见的】。


 


会被发现吗?Peter的大脑飞速运转,不敢继续撒谎只能讨好地蹭了蹭男人的颈窝。


 


【Strange给了我别的药,今天先试一试。】


 


说完Tony离开男孩儿的双臂,像往常以往温柔地旋开药瓶,古香古色的瓶身是Peter没见过的颜色,抱着已经康复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心态男孩儿并没有拒绝。


 


微微有些清凉的药液瞬间润泽眼球,Peter试着眨了眨眼,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感觉怎么样?】


 


不能撒谎不能撒谎不能撒谎。


 


Tony的视角里,斜靠在枕头上的男孩儿摇了摇头,表示还是没有效果,于是干脆直接用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依旧得不到反应后男人叹了口气,接着开始动手脱起了衣服。






https://m.weibo.cn/6172538170/4274309951937727


 




 


可那又怎么样呢,只要他不说,Mr.Stark永远也不会知道。


 


反正男人也没有问过,他也算不上说了谎话。即使他哪一次突然想起来问起来,Peter也不会再对他撒谎。


 


纽约好邻居蜘蛛侠的鼻子好得很,谁也不用担心。


 


 


 


 


 


 


彩蛋:


 


Peter已经三天没有碰过他了。


 


起因不详,好像是哪一晚Tony像往常一样想枕在男孩儿怀里入睡,却被被子仔仔细细卷了起来。确认男人不会着凉后,Peter下了床走向浴室,不一会儿Tony就听见了哗哗的水声。


 


那之后无论Tony明示暗示,Peter都乖巧得很,一点也没有过去欲求不满的样子。


 


疑问过后Tony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个人魅力,终于一天早上,他看着又一次从浴室出来的Peter做好早餐叫他起床。简单洗漱后Tony坐在Peter对面,看着男孩儿自然而然地给自己倒上一杯牛奶。


 


想问,想知道怎么回事,他知道Peter不会和自己撒谎。


 


【Peter。】


 


男孩儿抬头看了他一眼,挑眉表示疑问。


 


【我是不是...松了?】


 


气氛陷入诡异的凝固。


 


Peter嘴里没来得及咽下的牛奶也随着男孩儿因为惊吓而微张的嘴哗啦啦流下来。


 


【咳...不是的...咳咳咳...Mr.Stark,您怎么会这么想,您没有...我是说您还是很...也不对,发生什么事了吗?】


 


张嘴解释却被还没流干净的牛奶呛到,Peter表示无辜。


 


【你已经三天...四天没有碰过我了。】


 


还有些呆愣的男孩儿听到后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想要为自己辩解,看不下去的Tony拿起一边的餐巾替他擦干身上的牛奶,示意他慢慢来不着急。


 


【博士说您最近身体不太对,可能是上次做得太过分了。】


 


Peter不好意思地解释,语气里带着一丝愧疚。


 


【您也知道,Mr.Stark,养病期间不能过量运动,我怕...】


 


怕什么?男孩儿刚为Mr.Stark倒好的牛奶也撒了一地,原因是男人直接坐到了餐台上。


 


Tony扯下两个人被牛奶弄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动作粗鲁,语气不满。


 


【身体不好?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FIN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