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恋与漫威】他不懂

球球球球酩.:

#ooc预警 
#关于一些少女心事和鸽子🐦
#内含没锅/铁罐/小叽居
      
       
       
Steve.
     
      
      
从交往以来,Steve就放过你鸽子的次数就如同他的胡子一样让人数不过来。他的胡子很讨厌,他放你鸽子也很讨厌。你可以剃掉他的胡子,但你没办法让犯罪分子因为你们今天约会就停止作恶。
     
     
       
问题的突破口在浴缸沉思中被你发现,激动不已的你顾不上矫情,头顶的灯泡终于发光,灵光一现的瞬间,计划已经悄然实行。
    
     
      
“放他鸽子。”
     
      
        
一时激动,脚底抹油,连放鸽子的理由都不用想,生活已经给你安排好了。
    
     
      
数日之后你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笑的十分安详。
     
     
     
今天本来应该是你和Steve去看电影的日子。你特意没有告诉他你在浴室因为想到了坑他的主意摔了一跤右腿打上了石膏,本着同理性的原则,被放过一次鸽子之后的美国队长得到了切身的教训,就会守时按点约会。
    
     
      
想到他在电影院门口抱着爆米花却等不到人,如同多少次最后你把包和可乐放在身边空着的座位,看着电影里和电影外腻腻歪歪的情侣一样落寞,你觉得自己过分了。
    
     
      
然而最过分的还在后面。
     
     
     
离电影开场五分钟的时候,微信消息响了。
    
     
     
“大胸甜心:对不起honey我今天又有任务,你看完电影之后早点回家好吗?路上注意安全。”
     
     
       
你的手指在屏幕上掐的生疼,连带着看时间都有些模糊,女孩子的眼泪就像多米诺骨牌,有时候只是因为风不是从东南吹来的,就一发不可收拾。
      
      
      
讨厌他放你鸽子,讨厌他出任务的时候连命都不要,讨厌他明明自己面对危险还要关心你,讨厌他,最讨厌他。
    
     
    
“我最讨厌你了。”
    
     
     
文字发过去的瞬间,你就后悔了。然而电量告急,给了你不撤回和关机的理由。
    
    
    
日暮亲吻着群山,医院雪白的墙壁和消毒水的气味,医生稳重的步伐和千篇一律的注意健康的说辞,领床的病人被自己的男朋友接走了,医生说你还要再住院几天,你问什么时候缴费。
   
     
      
“您刚刚睡觉的时候,一位先生就来帮您交过费用了。”
   
     
     
医生很奇怪,走了。
     
     
     
躲在门外的Steve进来了。你看他又长了胡茬,眉间都是疲惫和试探,哪能恨得下心。
   
     
     
“对不起。”
       
       
         
床边凹陷了一块,他手上的茧在你脸上摩挲的触感仍旧让你心动。你爱他放你鸽子是为公而不为私,你爱他视你比生命还贵重,你爱他为了信仰不顾一切,你爱他的所有,乃至于你讨厌这样儿女情长的自己。
     
    
    
你看见他亲吻你额头的虔诚,看见他蓝色眼睛里的波涛汹涌,看见爱,看见自责。
       
      
      
“尽管你最讨厌我,可我还是最喜欢你。”
     
      
       
铁罐.
    
       
      
毛笔在温水中施展,如盛开的一朵菊。老先生替你研墨,上好的端砚在他手下氤氲出墨迹,在水中捋顺每一束狼毫,你颇有些心不在焉。
      
     
       
你本来应该在市中心和你的Mr.Stark 一起共进晚餐,顺便交换一个绵长的吻和撩人的情话,而不应该是现在这样屈膝跪在书桌前,展开宣纸听老先生说运笔的技巧。
      
     
      
“心不静,怎么能写好字。”
      
      
      
你自幼跟着周先生后面学书法,你爱这种水墨渲染的柔而刚,所以当周先生提出要来纽约度假的时候,你第一时间就是来机场接机,而忘记通知你的男朋友。
    
     
      
Tony是参透不了宣纸上的纠结和着迷的。他不懂你所挂在嘴边惦念的隶书行楷,笔墨纸砚。关马郑白的元曲你偶尔会哼,而他窝在你怀里,却只当你难得的温柔。
     
     
    
吸墨,提笔。
    
    
    
他不懂你夜里的心悸噩梦,你看他满身伤痕,看他铁甲上惨烈的刮痕,看他蜜糖色的眼睛里装下血肉迸溅,他不懂,他什么都不懂。
     
     
   
墨汁在宣纸上起舞,晕染开来。
   
    
     
“提笔!”
    
      
      
你忽觉自己失神,连说了好几句抱歉,把桌上的宣纸揉做一团的周先生皱起眉毛,许久,才叹了口气。
    
     
    
“这里不适合你。”
“你从小性子寡淡,别的孩子都在唱好妈妈的时候你问我元曲怎么那样悲伤,你应该留在国内,你适合山水和诗词,而不是高楼和经济。”
        
         
        
“回国吧。我在国内会为你找到一份适合你的工作,你小时候常说要在深山之间隐居,过《山中书事》那样的生活。”
“现在机会就在这里,我在西山开了一间书法班,都是些小孩子,大隐在山中,我早为你留下了一个位置。”
     
      
      
指甲嵌在肉里,你翕动了嘴唇,最后还是不言不语。
     
     
      
Tony问你在梦里梦到什么了,你说梦见你是一个纽约人,他以为你在开玩笑。
    
     
     
可你没有。你没有办法告诉他,这是“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你性格温吞,慢热。纽约的高强度生活全靠你对Tony的爱硬撑下来,你在等待他什么时候带你离开,或者他任你离开。
     
     
     
前者很难。
      
       
      
木门被从外推开,你保持着运笔的姿势,闻见雏菊的淡香,僵直了身子。
     
       
       
“抱歉,我夫人走丢了,我来带她回家。”
     
     
    
推门而入的男人应该在门口偷听很久了,眼中的血丝煞是惊人,他今天穿的很正式,一丝不苟的西装革履,性感地解开白衬衫领口几颗纽扣。他的称呼让你起身。
    
    
    
“Tony,这位是周老师。”
     
     
    
你和他提及过周老师,而按照严格的家教,你本不应该先将长辈介绍给晚辈,不出所料,周老师再次皱眉。
    
     
    
“这位是?”
“我男.......”
       
     
     
“我是她丈夫。”
    
    
   
Friday的翻译能力早就被增强,而勤学苦练中文的效果也在这个天才的吐字间展露。他站在那里,握着你的手心微微渗出薄汗。
   
   
    
“周老师您好,恕我冒昧刚才在门口听你们说了几句。说实话,我知道纽约不适合她。”
“我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我懂她说不出口的那些诗词,所以我在学。”
“我爱她,我甘愿放弃这里的荣华富贵,陪她去过元曲里'松花酿酒,春水煎茶’的生活。”
“我可以为她买下一座山,我是个粗人,我只会和电路打交道,可这并无大碍,不是吗?”
     
     
    
你攥紧了他的手,才压抑住不让眼泪流下来。
    
     
     
“艺术本来就是没有国界的,何况我爱她。”
     
     
     
后来?
     
     
      
你趴在Tony肩头哭了一个晚上,连带着抽噎不止和他安慰的拍背声,婚戒的微光和星星一起闪烁。
   
      
     
他说,求婚没有女主角可不行。
     
      
    
Peter.
    
       
         
你不喜欢户外活动,不喜欢太阳,不喜欢比你高挑丰满的欧洲女孩,不喜欢她们都白皮肤,不喜欢她们窈窕的身体曲线。
     
     
     
尤其不喜欢Liz 。
     
     
     
天知道Peter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
     
      
     
Ned 和你是死党,他告诉你Peter喜欢Liz的时候,Peter在旁边涨红了脸,像成熟的草莓,情窦初开的少年支支吾吾的想要辩白,但还是忍住了。
     
     
     
你想,你算什么呢?
     
     
     
返校舞会的前夜,你仍在为这个问题苦恼。已经有五个男孩对你发出了邀请,不为别的,只为你的黑色头发和混杂着棕色的眼睛。他们喜欢你的小骨架,喜欢你需要保护的瘦弱,喜欢你笑起来会露出的小梨涡。
     
      
      
你不知道Peter喜不喜欢。
       
       
      
可你很喜欢他。喜欢他的小卷毛,喜欢他下意识的小动作,喜欢他傻乎乎的笑,喜欢他下巴和唇边的两颗小痣,喜欢他有力的手臂,喜欢......
    
      
     
喜欢他是蜘蛛侠。
    
      
      
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你想起了那天傍晚的纽约,想起来顶楼他带你看这个繁华的城市,想起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柑橘味香气,想起一切美好的事物,关于他。
    
     
   
他不知道你知道他是spider man,他不知道那天在路上是因为你在想他和Liz才走的神,他不知道你在被他救下的时候心里想的是“Liz不知道你是蜘蛛侠吧”,他不知道很多事情,不知道你根本不喜欢那些男孩,不知道你不满意自己的瘦弱,不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你喜欢他。
     
      
     
你也不知道很多事情,不知道那天他因为你和另一个男孩一起吃午餐和Ned大发脾气,不知道Ned和他打赌,不知道Liz只是个幌子,不知道他喜欢你比你喜欢他还要忐忑。
      
     
     
明明是应该你挽着他的手一起去舞会,而你食言了。因为你不知道。
    
      
     
这个约定已经过期了,你想。
     
    
     
你穿上那件藕粉色的裙子,错过了一个月之前和Peter约定的时间。你以为他今夜会和Liz翩翩起舞,而一个月之前的约定只是个过期的糖果,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不会吃。
     
     
    
当他站在月光下,站在你家门前,手中的永生花和他西装上别着的玫瑰,男孩的断眉有点紧张,抿着嘴唇不说话。
    
     
    
“你不是.......”
    
    
    
他的卷毛被打理整齐,他好像长大了,眉宇间都是安全感了。但他好像从未长大,在他看你抹胸的裙子的时候,他又变回了那个动不动就脸红的男孩。
    
     
    
“你爽约了。”
“但你不是和Liz?”
     
     
    
他好像才想起有这茬,结合你这几天的不爽,他倒开心了,低头笑出声来。
    
    
   
“骗你的。”
“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