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觅玉【润玉&锦觅】·上

雨雾°:


*润玉X锦觅 有私设,有电视剧向,不喜勿入


*OOC预警  圈地自萌 大概是个HE 本来是写着给自己甜的><


*所以这篇【上】大概有5000字XD


———————————————


正文·



       清朗的夜晚,微风带起轻飘飘的衣袖,布星台上刚刚挂完星辰点完二十八宿的夜神大殿下一袭白色长袍不着任何花纹,领着一只毛茸茸的餍兽,往璇玑宫走去。
       方至大门润玉便闻到空气中晚香玉散发的幽香。拜锦觅仙子所赐,这几千年来未有一朵花一棵草生长的天界开出的第一株花,却是在谁也没想到的璇玑宫中。

       晚香玉开了,那原本答应与锦觅一同观花赏月,是不是迟了?润玉心下着急,又加快脚步朝庭院中走去,却见那一抹水红色的身影伏在石桌上已是睡着了。
       润玉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边伸手轻轻将锦觅抱进怀里朝屋中走去,边道『 怎的在这里睡着了,真是的…… 』平素里那一副清冷寡淡的神情中竟流露出丝丝怜爱,眼神更是仿佛喝了十坛桂花酿般醉人。

       是了,近来天界好事还不少——水神得女还,夜神得妻正,可谓双喜临门。

       再说锦觅原本与夜神相遇在那璇玑宫前的落星潭里。
       没错,是“里”!那时夜神润玉正坐在潭边休憩,尚还是颗小葡萄的锦觅被那潭中粼粼的银龙尾深深吸引,走着走着竟不小心掉进了潭水中。
       若说是一般的水潭,那还难不倒我们小葡萄锦觅!只不过这夜神殿下的落星潭却是由天上的星星组成,看起来黏黏稠稠的与那锦缎般的银河的组成相差无几。
       因此当锦觅被润玉捞上来的时候,已经被潭中忽闪忽闪的星星闪得头晕眼花,连头上的锁灵簪掉了都不知晓。
       待锦觅缓过神来时,便一眼看见了面前这位俊俏公子,脑海中不知怎的就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来形容他【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
       真真温润如他,开口的声音轻飘飘传入锦觅耳中『 在下润玉,不知仙子如何称呼? 』 


       锦觅啊锦觅,心脏刚才是不是怦怦地跳了好几下?只见她怔楞半晌才答道 『 在下锦觅,繁花似锦觅安宁的锦觅! 』
       于是因此结缘的二人一来二往便熟识起来。最近天界那又是流星雨又是晚香玉,让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官小仙好不羡慕。

       连日以来,锦觅从水镜出逃一事,实在让花界二十四位芳主头疼不已。而锦觅一向性格活泼似泉水,偶尔同月下仙人混在一起,还与栖梧宫中的二殿下旭凤成了朋友,不过大多时候还是愿意整日待在璇玑宫里逗逗餍兽、种种花、同润玉下下棋。全然不知自己闯出的大祸。

       待到天后的一场寿宴,锦觅真容惊动了各路仙家,都言再次见到了先花神【 梓芬 】。自此花界藏了四千年的秘密公之于众,锦觅乃水神与花神之女,也乃大殿下润玉未过门的未婚妻。
       这消息一出,四海八荒的神仙便都来道一声恭喜,聊表祝愿的心意。

       回忆到此结束,这会儿,润玉安顿好锦觅,自己却坐在床沿没有入睡,心里想着半月后的婚宴。
       这是给觅儿的婚礼,他定要好生准备,任何细节都不得有差错。
       看着这安静的睡颜,润玉不禁回想起她答应嫁给他时的笑靥,『 觅儿,你不知我有多欢喜你…… 』轻喃声在寂静的夜里响起却也格外清晰,『 安心睡吧,我会一直守着你的…… 』
       深夜的月光透过窗棂打在纱帐上也落在白衣公子身上,恰成一幅不忍打破的壁画。

       旦日清晨,锦觅悠悠转醒,灵台一片混沌,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猛地睁大眼睛坐起身,这才发现一直坐在枕边的小鱼仙倌,正温温柔地看着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还在璇玑宫,『 小…小鱼仙倌……我是不是占了你的床榻害得你一宿没睡啊……? 』润玉看着锦觅一脸抱歉的神情,忍不住转头低笑道『 无妨,我已习惯了,觅儿睡得可还好? 』
       素色的衣袖被牵动,润玉的手轻抚过锦觅睡乱的发丝,帮她一一理顺。
       听到润玉并未生气,锦觅又恢复了往常的精气神儿『 甚好甚好!小鱼仙倌饿不饿?咱们去吃早点啊! 』说罢,快速从床上起身,拍拍衣裙,拉着润玉的手往庭院中跑去。
       早点是由璇玑宫新来的小仙邝露备好的,传闻这位邝露小仙久仰夜神大名,特意申请来这常人都会避开的清寂得不得了的璇玑宫当掌事仙官。
       谁知才来没多久,就发现外面传闻的那些风风雨雨全是假的!我们璇玑宫简直天天对着邝露撒糖,邝露倒也不介意,她乐着夜神殿下可以不用再一个人,一只兽与漫漫长夜相伴,而是身边多了那样欢快的色彩。
       二人刚用完早膳,邝露小仙便进来禀报说是栖梧宫二殿下火神请锦觅仙子过去,锦觅自是开心,晃了晃润玉的手臂在征得他的点头后,一蹦一跳的准备出去玩儿。
      『 觅儿!早些回来。我还有些事儿,若是完得早就来接你,若是没来得及,记得顺着彩虹桥就能到家。 』润玉露出一个笑容,朝锦觅的背影喊道,锦觅笑嘻嘻地转过头答了一声好,就从璇玑宫消失了。 



      『 凤凰!凤凰!你是不是要教我如何修炼灵力啦? 』锦觅从踏入栖梧宫中那一刻,旭凤便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面上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喜悦之情。自从她与夜神订婚以来,见到她的机会可真是少了又少。
       作为久居高位、受尽天界各位万般宠爱和尊崇的火神殿下,他心里喜欢锦觅,不少人都能看出。可惜无论是天后娘娘的阻拦;穗禾公主的不满;夜神大殿的提醒,对于他来说都无甚作用,唯有月下仙人那句『 凤娃啊,喜欢就去追啊! 』深得他心。
       而锦觅哪知这其中的暗流汹涌?只当两人是好朋友。乐呵呵地同他讨教法术知识,这火属性的旭凤就被锦觅当成了练习水系法术的活靶子。

【璇玑宫】
       锦觅前脚刚走,庭院中绿光闪过彦佑君不知从哪里就这么硬闯入璇玑宫。润玉一惊,正欲出手,却听到扑通一声,彦佑跪在他面前急急开口『 夜神大殿,求您去救救恩主吧!簌离……簌离……她是您的生母啊…… 』
       润玉脸色微变,仍沉声道『 我为何要信你? 』谁知彦佑拿出一窜蓝色天河石的手串,与润玉手腕上戴的毫无二致!
       自打润玉有记忆以来,这串珠链便一直戴在手上,若说是母亲留给他的倒也不为过……只是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记得簌离这个名字,唯一模糊的是母亲喜欢穿一身火红,与他往常穿的色系倒是天差地别。 


       既然如此,去看看也无妨。


       润玉随着彦佑一路到达洞庭湖畔,只见那里正对峙着两个女子,一位红衣飘飘,青丝如瀑,面容与润玉颇有几分神似;另一位自当是金冠在顶,白色衣裙中参杂着暗红色的落霞锦——天后!! 


       这个簌离,竟能引来天后的追杀必是不简单。只见又是一道火红光冲向红衣女子。
       说来奇怪,那一瞬间,润玉竟连思考都没有,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先一步直直冲过去,抬手捻诀,一股强盛的水系法术硬生生地将火光挡了回去,天后未料到突然的反击,被反噬的灵力伤了内力,嘴角溢出一滴血来。
      『 玉儿!你怎么会来…… 』红衣女子惊呼出声。
       天后重新站定身子看清来人又是一抹讥笑,『 怎么?果真是你啊……簌离,叫你安安分分过完余生你偏不!今日你儿子又急着来送死,我便以谋反之罪一同制裁了你们母子俩! 』荼姚鼻间一冷哼,『 啊,对了,当年天帝把你带回天宫,为了防止你逃回人间寻母,封了你的记忆,你怕是还不知道簌离是谁,今日我也让你死个明白! 』
       语毕,荼姚一抬手,润玉额间一道金光没入。所有曾经关于母亲的记忆都在此时此刻涌入脑海——原来洞庭君簌离就是他母亲!而天帝就是残害母亲的罪魁祸首,他的岳父水神仙上,当年还救过母亲一命。
       润玉在天宫孤寂地过了这么一万年,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他原本不争不抢,无欲无求,对天帝之位毫无兴趣,只想当一世快活散仙。

       母亲既惹了天后,又该如何是好?他护在母亲身前,替她受了一击又一击烈火的攻势,却也不敢还手,若还手连父帝也不会再宽恕他,那觅儿又该怎么办?
       终究是不敌火系术法,润玉已是满身伤痕,一道道血痕浸湿白衣,竟如同开出的彼岸花。润玉跪下来不住地磕头『 求母神放过她!润玉愿替她受过,求求母神放过她! 』眼中有泪花闪过。
       只见原本被护在身后的簌离的红衣在眼前闪过,女子傲气的声音似能拨断琴弦『 玉儿,起来!我儿无须向他人下跪!我儿乃真神之龙。 』
       荼姚嘲讽的笑声伴随着一到蓝色的幽光一并传来,至阴至纯的鬼冥幽火『 呵,好一个真神之龙,龙的命运,你承受不起!对付你一届小小鲤鱼精,我连红莲业火都不足以用到就能叫你毙命! 』
       这不过短短数秒,润玉抬起头来只看见红色的身影在面前缓缓倒下,衣袖飘摇一如随风舞蹈。撕心裂肺的痛楚在胸膛蔓延开,最终化作一声『 娘——不要——!! 』
       就这样眼睁睁看着红色身影化作一颗颗蓝色光亮飞入空中,归于星辰。一时间洞庭湖畔归于沉静。都说伤心至极的人是无法号啕大哭的,润玉蜷着身子,双手握成拳,任由眼泪滴落在草坪上,心中却被仇恨填满。

       怪自己太过弱小?怪自己太过慈悲?
       怪自己出生不好?怪自己命途多舛?
       没有权力、没有地位,我拿什么来护我心爱之人?

       他听见天后召来雷公电母,要将他捆缚回天宫按刑法处置。
       他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想不起来,失了魂一样跪在大堂中央,听凭天后发落。

【栖梧宫】
       天雷翻滚,闪电划破天庭的上空,惊得锦觅刚出手的法术打歪在栖梧宫的石山上,旭凤也是皱眉奇怪的看向天空,『 这是……在行雷电之刑……?谁犯了如此大罪须得大动干戈? 』
       心悸的感觉扰得锦觅再无法安心练习,犹豫再三竟跑出栖梧宫向大堂而去,旭凤生怕锦觅又闯出祸事儿赶忙追了上去。
       还未靠近大堂,便能听得见润玉痛苦的喊声,『 是……是小鱼仙倌…… 』锦觅吓得加快了脚步,旭凤也是一愣,神色复杂地看向锦觅的背影。
       锦觅着实什么也没思考,横冲直撞进大堂,看着眼前场景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只见润玉身在半空,三道力量同时加在他身上,除却雷公电母的雷刑电刑,还有与他本身水性相斥的一道天后的烈火。


       水红色的身影正欲冲上前推开那些伤害他的人,却被旭凤一把拉住,不由分说地就要将她拽出大堂,『 润玉——润玉! 』她边呼喊边努力挣脱旭凤『 凤凰!你放开我,润玉!润玉他会死的,凤凰求求你放开我,我要救他…… 』

       她不知她一着急,就直接喊出了润玉这两个字。她不知她方才的两声惊呼,唤回了润玉零散的思绪。她挣扎中听到润玉用尽最后力气传给她的话语:
      『 觅儿,不要进来……不要看……回璇玑宫,等我…… 』
       她不知他有多么不希望她看到他受罪的样子,不想她对他失望……

       闻讯而来的邝露见眼前景象,亦是心惊肉跳,她咬咬牙,心一横,从火神殿下手里抢过锦觅,抱着安慰她『 殿下没事儿的,我们先回去,如果这会儿贸然闯入,会让殿下受更多苦……』
       锦觅由着邝露扶着朝璇玑宫走去,一路只用手紧紧捂着左胸口。她不明白心脏为什么会疼,像是被什么包裹住,无论如何挣脱不出来。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
       陨丹的封印如一朵红莲在锦觅的胸口前一闪一闪,压抑着内心的情感。

       不知过了多久,润玉才拖着虚弱的身体回到璇玑宫中,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连嘴唇也泛着无力的白,只眼神里透着坚韧。他步入房间中,却将门窗都锁起,还施了结界。
       锦觅急得不行,使劲敲着房门『 润玉!你把门打开呐,是我锦觅,你快开开门…… 』
       不知喊了多久,嗓子都喊疼了,润玉还是没有动静。锦觅站在门外,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一只白色的餍兽狠狠扯住了锦觅的裙角,小东西示意她坐在自己身上,而后穿过结界步入房间中。
       是了,她差点都忘了,若非上神为梦境特意设的结界,餍兽是可以自由进出的。她慌忙谢过小乖乖,朝内间奔去。
       整个房间都寂静非常,润玉一个人坐在屏风后面的窗边,双手环着屈起的双膝,带血的衣衫已经换过,面上仍旧苍白。锦觅轻手轻脚地靠近,她第一次看见如此脆弱的小鱼仙倌,好像轻轻一碰就会破碎。
       心脏又开始难受了,她捂着心脏挪到润玉的身旁,却发现越靠近心脏就越疼痛。
      『 唔…… 』难受的呜咽终于引起了润玉的注意,他连自己都不顾,却害怕她出事儿。
锦觅的身子被侧过来正对着他,润玉又心疼又恐慌连声询问『 觅儿?觅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锦觅疼得额头直冒冷汗,连五官都要被拧到一块去了,有气无力的喊着『 疼……润玉我好疼……心脏像被人扼住了…… 』

       锦觅颤抖着伸出手想要触碰眼前的人。
       越是在意,越是疼痛;
       越是疼痛,越想触碰。
       方才知
       ——海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好像听见心上有什么东西碎裂开一个口子,却反而减轻了心脏的疼痛。


       那索性再多触碰一点、再多一点,心脏是不是就不痛了?

       锦觅闭着眼将头埋进润玉的怀中,双手紧紧圈住他的腰身,呼吸渐渐平稳,『 小鱼仙倌……好像…好像抱紧你,心脏就没那么疼了,让我多抱一会儿、多抱一会儿……』
       润玉虽没有明白觅儿究竟怎么了,也因为眼下的情形微红了双颊,耳根烧得有点发烫。将才一直无神的双眸中此时满满的全是爱恋与希望。『 觅儿,莫要害怕,我没事儿,也不会让你有事儿…… 』
        只要——觅儿,没事儿就好。
        其他的,我润玉誓要向你们天界一一讨回来!






待续——



评论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