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虫铁】定锚

苹果橙汁面:

#灵感来源是集中不了注意力只想摸鱼的我呜呜呜呜#
#时间线放在打败灭霸后但是笔下小虫很怂唧唧#
#短打#内含一个很醉的Stark和一个很怂的小蜘蛛#


“这怪你,不怪青春期。
“我在万事万物里看见你。”


睁开眼是你,闭上眼是你。
试卷上,ABCD,选来选去都是你。
让我总是分神是你,让我专心致志是你。
漂游,因为你。
定锚,也是因为你。


Peter Parker还是个青少年。

脱下蜘蛛侠的头套,一头圈圈卷卷毛儿透着青涩味道,有着非常典型的青少年烦恼,比如怎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搂一搂Mr.Stark的腰,同时又不失尊敬和礼貌。

人人都知道,青少年的脑子里90%都是不知所云有时候还没那么健康的废料,坐在八月的课堂上,Peter觉得自己实在精神集中不了。世界和平很美好,蜘蛛侠不再需要每天都焦头烂额地出现,无法集中注意力的普通男孩Peter Parker取而代之。但现在每天一切鸡毛蒜皮叮哩哐啷24小时在他脑壳里乱七八糟地作响,大学的事儿又让他每天手忙脚乱恨不得像真正小蜘蛛一样长出8只手8只脚。青春期的尾巴碰上蜘蛛感应可不怎么好玩儿。午后阳光照在皮肤上红彤彤滚烫烫然后又渐变成一片若隐若现的麻痒,体育课跑完三千米后血液呼呼奔流心脏撞击耳膜的砰砰作响,还有皇后区空气里三明治的香味儿,火腿腌黄瓜还有沙拉酱,加上甜丝丝的热辣辣的Stark先生——他的感官有点过载啦,CPU热乎乎的,像后院的烤肉,边边上有点焦了,有点没办法正常思考。

蜘蛛侠穿上红红蓝蓝紧身衣,是纽约市和世界的守护者,和钢铁侠并肩作战,往往用鬼主意拯救世界于雷霆万钧——但Peter Parker只有十九岁,十九岁的Peter Parker什么也做不了,除了三秒钟思念一次身处纽约市另一端的Mr.Stark.。

Peter在心里悄悄地叫他Tony,叫了一千遍一万遍,拖着长长的热情的乖巧的不甘心的尾音。他知道他应该专心好好听讲,无论是年长者的鼓励还是教导。但他的注意力集中不了,对年长者曾经的满腔崇敬不知何时变了味儿,变成满心快要满溢的不知道放哪儿好的爱意,一看到Mr.Stark,心脏就像港口的船只忘记了定锚。

Stark先生的睫毛,长长的毛茸茸的像2把小扇子一样。Stark先生的头发好久没剪啦,柔软的新长出来的头发在头顶涡出一个小小的巧克力色的甜甜银河系。Stark先生的小肚子看上去柔柔软软,真想悄悄捏一下。有时西装革履,有时乱七八糟,却总闪闪发光。


“Kid,你在听吗?”Tony被男孩炙热的目光盯得不自在,狐疑地问道。
“啊!在在在,To-Mr.Stark。”走神被抓包,男孩被实打实地吓了一跳。



派对总意味着大量的五光十色的酒精。而Tony Stark可不以注重身体健康著称。乖宝宝Peter站在墙角,重心从这只运动鞋移到那只运动鞋,看着Mr.Stark喝下一杯又一杯鸡尾酒,脸颊染上一点点红,小胡子沾湿了一点点。

“最近的功课有点下滑啊,睡衣宝宝。”stark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似是漫不经心地评论道。
“我。。不能专心。“Peter低下头。
“为什么?我以为这些功课对你而言只不过是小菜一碟。“他的Stark先生好像有点醉了,他摇晃着酒杯里残余的一点琥珀色液体,挑起眉毛看着面前手足无措的男孩。

“是什么让我们的睡衣宝宝分心了?“男人略带薄茧的手指穿过男孩柔软的褐发,随意地揉了揉。像是关心,又像是空气中浮动着的柑橘和酒精味道,一点点的心照不宣。

是你。
Peter在心里默默说。
“是你。“
哦豁,他好像说漏嘴了。

Stark先生听到猛地抖了一下,手上洒出一点酒液。
这不太妙,Peter紧张地想。Mr.Stark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吧?

但Mr.Stark反而渐渐靠近了他。
“我可能在犯一个天大的错误…”他叹息道,然后倾身向前。

Stark先生吻住了他。
一个柔软的,滚烫的,甜蜜的,带着酒精味道的,包含了一点痒呼呼的小胡子的吻。
他的心软成绵绵的月亮半块,滴滴答答地往下掉黏糊糊的甜甜的糖浆。
十八岁的所有鸡毛蒜皮飘飘摇摇,被Stark先生的一个吻定锚。










小彩蛋:
第二天。
Mr.Stark在他手背上懒洋洋地咬上一口,留下一个湿漉漉的闪闪发光的牙印儿。
“早,kid.”男人对他露出一个全是牙齿的微笑。

评论

热度(29)

  1. 萧暖遥苹果橙汁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