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Seal with ages(联文第四棒)

见风:

感谢鱼太 @一屋 的梗    这一次是二十三岁的Peter!


也感谢前文的小伙伴    大家都是努力产粮的超棒太太


@一屋 预告  第一棒  


@来生愿做怀中猫 第二棒①  第二棒②  


@客路对渔矶 第三棒


正文:


注:Dr.Wu  钢铁侠3为Tony心脏手术的主刀医生。


 


    Dr.Helen   复联二用再生摇篮和纳米技术为鹰眼治疗的女医生。


 


 


 


 


 


二十三岁的Peter从没想过这辈子自己的副业居然和医生这个词有关系。


 


昆式战斗机的后舱开启,Peter走下来朝着正前方行进,步伐沉稳,一点也看不出十五岁那年被男人安排着第一次坐上私人飞机飞往德国时的局促不安。


 


他脚下的海岛不存在于地图、卫星,更不存在于任何公开记录里。说是一个小岛它又委实小了些,咸湿的海风从不远处扑来,没过太长时间他就走到一处悬崖边上。


 


【It’s me,Friday.】


 


说话间他信步迈向面前的悬崖,眼看着就要一脚踏空,面前的虚空处却突然豁开,露出一个破碎的人形堪堪将他包裹,一时间整个场景诡异至极。


 


习以为常的Natasha再次确认了他们的行踪没有暴露,于是启动了头顶的引擎。反射涂层让战斗机隐入雷达也探测不到的死角,轰鸣声中机头调转,她习惯性地回头查看,发现Peter早已不见了踪影。


 


另一边,“消失”的Peter数着步数,终于在第十一步后来到了一道门前,他抬手握住门的把手,掌纹识别通过的声音几乎是瞬间就响了起来。


 


平平无奇的安全识别系统,但却融汇了瓦坎达最先进的科技和胡子博士再三确认的咒术。


 


【Told you a thousand times,kid.】


 


门后传来男人慵懒的声线,Peter进去后才发现他的手刚刚从海岛的防护罩的操作面板上放下来,准许进入几个字还没来得及从面板上消失。


 


【Wait till the door opens.】


 


早已摸清Tony脾气,他知道男人在表达被人扰了清梦的不满,其实那个覆盖了全岛的隐形护罩早就被Peter修改成可以进行生物识别,但Tony始终坚持着自己确认来者身份再放行。


 


退休后的清闲生活里难得的乐趣,男人这样解释,但Peter总觉得这是他对各种各样的定期检查和治疗的抵触和孩子气的拖延。


 


尽管男人一直坚称自己是花花公子永远不老,还能不眠不休再开几十年的泳装轰趴,但雷厉风行的Pepper一干人等却坚持着让Dr.Wu和Dr.Helen联合制定了一系列的治疗计划。


 


并没有人提议让Tony远离大众视线搬到这个海岛上来,队伍里一半的人声称他们需要Tony·Stark继续留在基地里堵住媒体的嘴,另一半的人则坚持让他只是退居幕后,不再参与任何形式的战争。                                      


 


一群人你来我往吵得不可开交,一直沉默的Tony直接扔出了几个投影球,清脆的撞击声回响,于是争吵声立刻平息了下来。


 


【Perfect place for retirement.】


 


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在小岛虚幻的蓝色投影下闪闪发亮。


 


【Any comments?I’m open to suggestions.】


 


自然没有人提出反对,联盟里有Peter接手打理一切,他的确该退休了。不论是离开妄图将大小伤亡和战争硝烟都怪罪于他的舆论媒体,还是这个给了他伤疤和荣耀的队伍。


 


于是Iron Man就此消失在世界上,连带着盔甲下的花花公子、亿万富翁、大慈善家和天才也一并消失了。人们猜测这是Iron Man从此消失,连Stark企业也只有Pepper·Potts偶尔出面。打理说是消失其实也不尽然,毕竟现在Peter也算是岛上的常客。至少在他看来,他的Mr.Stark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


 


联盟里的大小事务让他焦头烂额,来自大众和政府的持续施压让他最近常常忙到凌晨,然后在Karen的红色示警下乖乖去休息,他甚至不敢想象过去那十几年男人是怎么挺过来。


                                                              


其实这些都没什么,他还年轻,其他的不多,唯有时间和精力无限。


                                                         


此外大多数的时间他都在处理网络上的信息流,在Karen的协助下逐字逐句地剔除那些诋毁男人的消息,再三确认无误后才放心地将信息输送给Friday。


 


从一开始的怒不可遏到后来的习以为常,Peter逐渐得心应手,甚至还能在处理后顺着消息摸到源头,再对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实施精准打击。


 


他能做到的或许就只剩这么多这么不值一提,每月几次探望的目的除了给男人带来例行的检查和补充的药物,剩下的就是对Friday 的定期维护。


 


他知道男人的厉害,哪怕漏出点点马脚也会被揪个现行。


 


这次的探望和过去的无数次并没有什么区别,Peter延续着自己的话痨天分,和男人谈天说地,后者时不时搭几句腔,大多数时间只是听着他汇报近况。


 


没人打破这份微妙的平衡,看起来时间并没有改变太多。


 


但有什么地方还是不一样了,此刻Peter西装革履,总是被头罩压迫成各种形状的卷发打理得一丝不苟,左胸前口袋里露出精绣着暗色花纹的手帕一角,领带也是漂亮的温莎结——他在进门前仔细检查好了一切,甚至还特意整理了几次手腕处的袖扣。


 


他越来越像当年霸占报纸和新闻头条的男人,说是模仿也不尽然,那只是媒体博人眼球的宣传手段,他的私心只是想多一点留住男人过去的光景。


 


【I just wanted to be like you.】


 


And he is now better.


 


而Tony现在只是穿着最简单不过的家居服,沙发上是柔软的麻色泡泡毯,上衣兜帽垂下两根毛茸茸的带子软软地伏在他的胸口,随着他的呼吸上下起伏。


 


昏昏睡去的Tony不知道,其实Peter经常会挑在Miss.Pepper一个月内偶尔离开海岛的几天来探望留居的他,可这也只是Peter隐瞒着他众多的小心思之一。


 


【Mr.Stark?】


 


谈话在Tony沉稳睡去的呼吸里结束,Peter小声试探着男人的睡眠质量,终于在确认后起身准备像往常那样离开。


 


男人的手从毛毯下溜了出来,Peter失笑,想把男人抱回到床上,考虑到Mr.Stark可能不常自己整理床铺,他决定先去卧室把被子铺好。


 


卧室的门被推开后Peter差点直接打了个喷嚏,屋子里满是潮气,床褥干净整洁,并是不他想象的样子。


 


或者说,不是他所想象的,有人使用过,睡过的样子。


 


也许是他发呆的时间太久了,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Peter一跳,他转过头,发现刚刚睡去的Mr.Stark已经醒了过来,正背对着他打开了沙发面前的屏幕。


 


花了点时间才反应过来屏幕上一幕幕都是什么后,Peter感觉鼻梁上像是被什么人重重来了一拳,酸涩得不行。


 


那是Tony穿着战甲战斗时Friday记录的画面。


 


无休止的哭泣、战争、死亡、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在尖叫和嘶喊,背景面板里是男人孤单的喘息和濒危的生命体征。


 


他看着男人一幕幕切换,短暂的黑暗和重新亮起来的画面交替着出现,一记又一记重拳接连着落在Peter的鼻子和心脏上。


 


Peter想象不到他的表情,他所在的位置只能看到男人靠在沙发的一小撮头发,还有那只不断按下按钮的手。


 


这时Peter才发现,失去那些金红盔甲保护的男人不过只是平凡的血肉之躯,也会像他一样在无法承受的回忆和苦痛面前颤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画面终于不再改变,Tony又沉沉睡了过去,Peter试着活动了下僵硬的四肢,接着轻手轻脚地回到了沙发旁边。


 


【Mr.Stark...】


 


他又能做什么呢,成为联盟主干的Peter第一次感受到莫大的无力感,哪怕面对宿敌和整个世界对男人的谴责和指指点点他现在也游刃有余,但在Mr.Stark面前自己其实还只是那个懵懵懂懂的十五岁大男孩,连他万分之一的痛苦都无法与之分担。


 


鬼使神差间Peter地想去触摸Mr.Stark睡眠中紧皱的眉心,却忽然想起男人在退休派对上调侃自己的滥情史,早年流连花丛为了各色各样的美人他甚至特地去学习了如何调情,接着充当了慷慨导师的角色,炫耀似地在被人群包围的中心处把各个语言的我爱你都说了一遍。


 


彼时Peter在人群里,暗暗操控着Karen把男人的话语一字不落地录了下来。


 


短短一个爱字何其奢侈昂贵,即使他现在是保护世界的Spider-Man,骨子里也只是仰望着那个遥远身影的Peter·Parker。


 


现在他才理解,为什么那一句话如此沉重,他需要鼓起莫大勇气在未来漫长的人生里字字证明。


 


这么想着他伸出的手骤然收了回来,接着礼貌克制地为男人盖好了毛毯,转身悄无声息地离开。


 


Peter猝不及防地发现事实如此残酷,Tony的病没有好转,他曾幻想着筑起钢铁屏障保护这颗脆弱美丽的蓝色星球,到最后却只是在所有人的帮助下筑起屏障保护了这个小小的岛屿。


 


海岛更像是个牢笼,Tony不愿意出去,也不想让其他人进来。


 


 


 


 


 


 


时间回到现在,Tony刚刚读完了二十岁Peter的信件。他本想这一次先看Peter的日记,这样在他看同一时期的信件时,也能从那些轻描淡写的字里行间多挖掘出一些难言的暗涌。


 


可日记本的中间出现了几张断层,看得出那些破碎的纸页遭受过多少非人的待遇,装订的线圈都豁开了一个小小的断口。


 


此刻Tony手边是那条麻色的软毯,因为Peter的这一页日记上只留下短短的两个单词。


 


【Sofa&Blanket】


 


他听话地回到海岛上,一路上畅行无阻,顺带着发现了许多被他忽略的细枝末节,比如基地里Karen和Friday联合编制的信息流限制指令,还有海岛入口被Peter修改成生物识别的屏障。


 


那些男孩儿为他所做的点点滴滴原来如此明显,只是他一直未曾发觉,但现在又突然以Tony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式争先恐后地出现在他面前,叫嚣着让他回忆起有关Peter·Parker的一切。


 


可Peter早就不再是男孩儿了,他从成为Spider-Man遇见Tony开始,就一步步成长成了独当一面的男人,却又永远地留在最美好的二十五岁。


 


这封信被Peter藏在了沙发的夹层里,他花了很长时间才翻开了沙发敦实软厚的垫子找到了沉默至今的信封。


 


 


 


 


 


 


Mr.Stark,


 


很高兴您发现了这封信。


 


因为这意味着您终于愿意离开这个沙发和并不保暖的泡泡毯,或者在我和其他人的强制下回到床上好好地睡一觉了。


 


但其实这封信被发现的概率很小,可能我哪一次来探望您的时候就偷偷拿走了。


 


很抱歉以这种方式来表达,也很抱歉最近时不时的探望和聊天,我知道您更希望有个人空间,但我想不出其他更贴切的方法来帮您治疗。


 


Dr.Wu看了您最近的监测报告,表示您过去的那些病症,包括遗留多年的钯中毒和纽约大战后的焦虑症都在向着痊愈的方向发展,他所能做的只有这些,其他的病症只能由我来治愈。


 


说实话,当我得知这些消息时,几乎开心到要把Dr.Wu抱起来转上几圈,但考虑到他的年纪,还有附近很多新加入联盟的后辈我并没有那么做。


 


接着就是迟来的忧虑,我并没有做心理医生的潜力和准备,但他们都觉得我是不二人选,就好像当初您排除万难让我接替了您的位置。


 


大概是因为您的肯定,所以我觉得好像他们的肯定也会有道理,除了联盟那些工作外我的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Dr.Helen,我很感谢她,是一点点教会我怎么慢慢把你从过去的泥沼里拉出来。


 


联盟里的其他人次都会托我带好我知道您牵挂着他们每一个人。            


 


May和我说过,如果牵挂和爱是同时存在于两个人之间的话,那么这份感情是不会被任何外力改变的。我对此深信不疑,也希望您能相信这一点。


 


其实有一次我在探望您之后并没有离开,也是那次我看到了您自己在海岛上都会干些什么,那些录像不利于您的康复,所以我自作主张让Friday替换了一些片段,如果您真的碰巧发现了这封信,末尾还有一些隐藏片段的激活指令,希望您喜欢。


                                             


我期待有一天真的能治好您,让您变回以前的Tony·Stark哪怕是钢铁之躯的Iron Man,我也希望能看到您眼里的浩瀚星辰再度亮起来。


 


我一直都确信,Mr.Stark。


 


因为只要有您在,我就无所不能。


 


 


 


 


Peter·Parker


 


 


 


 


 


 


 


 


信件下面有一小行指令,Tony打开了面前的屏幕,怪不得某次Peter走后自己再浏览那些录像时发现有些片段再也打不开,原来不是Friday的存储出了问题,而是Peter不想让他再过分回忆那些晦暗的日子。


 


指令输入后,屏幕上弹出Peter有点局促的表情,接着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开始像复习老师留下的背诵作业一样背起了一些句子。


 


Tony有些恍惚,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些句子是他曾经说过的话。


 


各种语言的我爱你。


 


Peter把他在退休派对上念过的那些我爱你一字不差地复述了出来。


 


可以看出他有多不熟练,视频被夸张地剪辑拼接,上一秒Peter还在联盟的大厦里蹩脚地学着男人的口音说着中文的【我爱你】,下一秒背景就变成了在厨房里忙碌的May,Peter借着问她母语的机会偷笑着对着镜头说了好几次的【Ti amo】。


 


不同语言的爱意隔着屏幕跨越时间飞向男人的耳朵,那是他的爱,只为Tony一个人。


 


破碎的视频迎来终点,那是二十三岁的Peter,在睡着了的他身边半跪下去,轻轻把他的手放回温暖舒适的泡泡毯里。他半举着手里的手机,镜头里是Peter笃定的侧脸和Tony沉眠的睡颜,他伏下身去,在男人露出毯外的几缕发丝间印下一吻。


 


视频的末尾到来地分外仓促,Peter没有说出最后一句我爱你。


 


突然,黑下去的屏幕传来沙沙的忙音,细不可闻的一声咳嗽传来,似乎是什么人在清嗓,接着那句最后的告白姗姗来迟。


 


那是他们的语言,三个单词,八个字母,带着Peter·Parker全部的爱。


 


【I Love you,Mr.Stark.】


 


Peter的二十三岁轰然到站。


 


【I Love you.】


 


 


 


FIN

评论

热度(50)

  1. 萧暖遥见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