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虫铁 / 失去Peter Packer的第一周 上

默北少年:

|标题是假系列
|超级甜。
1.
失去Peter packer的第一天。
Tony坐在椅子上,浓浓的苦咖啡味道如昨天的泰坦星硝烟一样笼罩在不大的房间里。乌青色跟块牛皮膏药一样黏在他的眼下。
没有Iron man,没有Friday,没有Spider man。一室一厅的矮小房间对比起Tony的亿万富翁身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被喷上灰色清漆的墙上散发一股浓重的化学药品的味道。
真刺鼻。
Tony想着。下意识的想要呼唤Friday去清除味道,最后却只是瘪了瘪嘴,叹了口气猛的靠在椅子背上,不堪重负而脆弱的关节瞬间发出一声尖锐的“嘎吱”。
“Kid....?”他轻轻的叫了一声。
“Peter.....?”半晌,又叫了一声。
没有意料之中的“Mr.Stark早上好”,也没有意料之中扑面而来的奶油甜甜圈浓厚的味道,苦咖啡孤独的填满了个屋子。
清醒一下。Tony Stark,Peter已经不在了。
冰冷冷的匕首在他脖子上愉悦的跳着舞,带起如毒蛇般的红蕊。胜利者在嘲笑着失败者的失去,披荆斩棘夺得的王座最后也只是廖然一人。
他勉强的抬了一下眼帘,蜘蛛侠最新版的战衣挂在墙上,他特意给Peter喷上了跟Iron man一个颜色的暗红色。
亮晃晃的颜色刺弄着他的双眸,他觉得这个颜色并不是熟悉的颜色了,悲伤,痛心环绕在薄薄的皮层上。
喷也没用。Tony的指尖摩挲着杯子,瓷的磨砂感并不是那么舒服,说不定就连钢铁侠都不一定再出现了,更何况蜘蛛侠。
“Peter,kid....走吧。我们出去买点东西,我想你一定是饿了。”Tony站起来,披上一件衣服,“想吃点什么?夹了酸黄瓜的三明治?或者说甜甜圈?”
“噢,抱歉,我的孩子。我忘了你让我少吃甜甜圈的,那咱们去你最喜欢的那家三明治店吧。”
Tony把这个小房子买下了。它挨着Peter的家,皇后区拥挤熙攘的环境总是令他有些不太适应,可是现在居然出奇的感觉还可以。
黄棕色的眼镜挡住了被血丝一点点包裹住的瞳孔,一晚上没睡却感觉剥夺走了他的十年春秋,整个人老了一点。
本来也不年轻。
他撇撇嘴,暖洋洋的阳光慵懒的撒在他身上,黑色的外套尽职尽责的吸收着热量。石子小路被他踩在脚下,他说道:“其实这里挺不错的。”
“今天没有看见Peter那小子。”他听见有人嘟囔,“应该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吧。”“也许呢,每天大早上都能看见他蹦蹦跳跳的走过。对每一个人问好。”
Tony试着蹦了两下,活力一下子被点燃,随之而来的脱力感如搁浅的鱼一般,窒息着包围了他。
年轻真好。
酸黄瓜的味道在他嘴里无聊的滚动着,伴随着面包的一股小麦味。
还有一点点名为Peter的调料。他细细的嚼着,似乎确实不赖。
离开的Stark公司和那些他原本珍视的实验室和机械以后,Tony选择了退隐。虽然Friday他带了过来,但是交流的时间越来越少。
“Peter,说实话我真的给你推荐一下这个胡椒味道的三明治。棒极了,这个时候再来上一杯咖啡,一定很惬意。”
Tony笑着把买的另一个番茄三明治放在圆桌上。
说不定Peter这小子会过来亲我一口,或者直接吻我。Tony独自幻想着,然后他的男孩就会脸红,跟三明治里的番茄一样红。
笑意终于从心里爬上了他的嘴角,颤颤巍巍的甜蜜填满了心田。
他仿佛看见那个男孩喊着“Mr.Stark”,柔软的头发簇在脑瓜上。
Tony忽然觉得有Peter的生活真好,只可惜感受不到了。那一刻,星光摇摇坠落,从此明月狡黠再也不见碎色光芒。
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

2.
失去Peter packer的第二天。
噩梦将Tony一下叫醒,他又梦到了自己的男孩消失在自己的怀里。
一模一样的场景,一模一样的男孩,一模一样的他,撕心裂肺。
糟糕极了,他想。我应该梦到我的Peter回来才好。
天色被云层压的昏暗,闹钟的指针刚巧不巧的卡在四点。他愣愣的躺着,习惯性的转个身去说:“早上好,我的男孩。”可是突然发现身旁空空如也。
心也是空空如也。Tony开始庆幸自己胸口有反应堆,没有让他那么的空虚。
他爬起来,又习惯性的抻了抻被子,来到了厨房。两颗鸡蛋被完好无损的放在桌子上,是他昨天晚上提前拿出来的。
一颗全熟一颗七分熟。他在心里叨叨着,等到煎蛋放在盘子里才想起他不喜欢全熟蛋,甚至连咖啡都多煮了一份。
真糟糕。他叹口气,Peter最喜欢他做早饭,所以Tony从最开始连鸡蛋都不会磕的人练成一个老手。
他总是会推着Peter让他下去做饭,但是又看着他的男孩忙手忙脚的把厨房弄得一阵噼里啪啦,最后还是让他乖乖等着自己下去做饭。
其实当时的吵闹声也很好听。
风铃般的清脆声音被水扑湿生锈,从此此间再无那般声响,他的指尖僵在盘子上,心口一阵绞痛。
Tony味如嚼蜡地草草吃完了本应该享受的早餐,过于清闲平淡的生活让他有些难以适应。
手里总是不是很适应的觉得缺少了些什么,失去了朝九晚五的工作,一天睡了超过六个小时令Tony浑身难受。
他说不好这是失去Peter的痛苦还是不工作的空虚。他自诩自己是个怪人,别人都是化悲愤为动力,只有他选择放下一切回到里Peter最近的地方。
Tony坚信他的男孩没有死。
这个小屋子本来是他们两个人私会的地方,粉红色的暧昧气息黏糊糊的包裹住不大的小水泥盒子。
这里的一切东西都是双人份的。
两个杯子,两套餐具,两支牙刷,两个枕头。噢,只有床是一张的,Peter很喜欢在Tony的怀里睡觉,软软的发旋蹭着他的胸口。他或许会在Peter睡着时轻轻落下一个吻,第二天又佯装不知。
“其实我没睡着。”Peter诚恳的说。
绯红从脖跟爬满了脸颊,Tony将红熟透的脸埋在被子里,却被Peter直接拽到怀里。“Mr.Stark您怎么害羞了?”
“才...才没有!”他贪婪的呼吸着Peter身上的每一寸味道,小声说道。
Peter捧起他的脸,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笑着说:“你亲我一下我亲你一下,平了。”
温柔在Peter掌心化开,暖慢的钻进Tony的心窝,他的目光不自觉的望向了别的地方,鲜嫩的小雏菊味道在空气中爆发开来。
花花公子被自己的男朋友吃的死死的。
Tony对他的喜爱大于了一切,Stark公司或者临海别墅都不值得一提。
他习惯了两个人的生活,突然的失去让他有些茫然与不知所措。大脑所适应的习惯控制着身体去做。
我还是无法适应没有你的生活.....

3.

失去Peter packer的第三天。
不远处的火葬场轰隆隆的工作着,灰黑色的烟尘裹挟着令人不太愉悦的气味,叫得皇后区都有些蠢蠢欲动。
Tony不爽的皱了皱眉。火葬场总可以让他想起那段回忆。深深刻入脑髓之中,灵魂的枷锁紧紧的束缚着,成为那无法触碰的禁区。
“Friday。”
三天内第一次叫出这个名字,口齿竟已经有些生疏,他沉默了一下,半晌听见了熟悉的女声。
“早上好,Boss,好久不见。”
她的声音还是一样的平静,没有因为Tony长时间不呼叫而生气,也没有因为他的呼叫而兴奋。
“好久不见,姑娘。我账户里还有钱吧?”他试着开了个玩笑缓和一下连空气都有些僵硬的气氛,很快得到了回复。
“当然,Boss,没人能用您账户里的钱。上一次支出还是您跟Peter的约会晚.....。”
“Stop,我的好姑娘。我当然知道是什么了。”Tony制止了Friday继续说下去,“把周围的火葬场全部买下来,然后全部拆迁。”他揉了揉眉梢,灭霸留下的痕迹还久久为消散,血痂刺激了已经麻木的痛觉神经。
“Boss,我知道您的心情,但是您这么做,会给周围的人带来麻烦。”Friday好心提醒着。
“够了。我现在又不是世界的钢铁侠,我不想考虑他们。我是Tony Stark,现在不是什么Iron man。”
Tony的话语有些不太和善,带着一点点厌倦的语气,“我累了,friday,体谅一下好吗?”
“好的,Boss。”Friday没有再出声拒绝她的Boss,“顺便提醒您一下,您最近身体状态不是特别好。”
“Mr.Packer让我在他不在您身旁的时候给您这个。”
Friday映出了蓝色的透明屏幕,里面存放着Peter的几百个视频。“我怎么不知道?”Tony怏怏地说道,“真不知道谁才是你的Boss。”
“当然是您。”Friday的声音里带了一点笑意。
视频是从他们两个见面第一天开始录的,其中有几天没有视频。大概是内战之后和没收战衣那会,谈了恋爱之后更是视频飙增,一天七八个视频都有。
Tony一点点的看着视频,从第一次见面到第一次吵架,第一次亲吻到第一次上床,烙印在他心里的东西从未被磨灭。
我的Peter,我的kid,我的spider-man。

评论

热度(36)

  1. 萧暖遥极致零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