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脑洞小甜饼三则

见风:

甜饼甜饼甜饼   送给Peter迟到的生日礼物(哭唧唧)


今日份双更  不考虑给个评论或者私聊下新梗嘛


其一:关于【正确发音


 


【Kid,这已经是你今天第四次叹气了。】


 


仔细检查原型机的Tony头也不抬,朝着蜷在沙发上的男孩儿扔过去一句话。


 


【我只是...Mr.Stark...这是我第一次在选修课上拿了B。】


 


闻言男人好看的眉头一挑,转过身来看向Peter,习惯了操作精密仪器的手指交叠在下巴下摩挲,像是在思考男孩儿可能不擅长的科目。


 


文学?经济?男孩儿们一向和这样的科目不对付,Peter最近勤奋的过头,从MIT的那些老古板里拿了满满一堆的A回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好像还有个女教授破格给了他A+?


 


箍着沙发上软乎乎抱枕的Peter一脸沮丧,总不能告诉Mr.Stark自己是因为发音不标准才被一门选修课给发了B。


 


这一点都不酷,他不想让Mr.Stark知道自己为什么学习这门语言。


 


只是上一次被Happy带去德国的路上无意间听到的,Stark原来也是这个国家里的一个姓氏。


 


于是休息期间男孩儿翻出手机,无所不能的网络给了他想要的答案。


 


【Strong】


 


Stark,这个单词在德语里的意思是强大,那一瞬间Peter的脑海里只剩下哗哗作响的蒙太奇片段,最后的一页是一个金红相间的遥远身影。


 


【发音不标准?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报了德语的选修课。】


 


黑进神盾局航母都不在话下的男人在Peter胡思乱想的时候就轻而易举地调出了男孩儿的成绩单,评语部分看到这样一句话。


 


德语?他从未听过男孩儿提及过学习另外一门语言的事。


 


【只是一个字母...】


 


妄图解释的语句被突然播放的视频打断,画面里是这一次给Peter和其他学生一起上德语课的教授。


 


【L?看起来并不难,Kid。】


 


只是听了一遍就掌握技巧的男人这样做无疑是伤口撒盐,Peter嘀咕着明明自己连R的小舌音都学会了,可到了L这里自己的舌头就是不听话,接着把脸深深埋进柔软的抱枕里。


 


绝对是天赋碾压,男孩儿欲哭无泪。


 


【L】


 


Tony起身走过来坐在他身边,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字母。


 


【l】


 


抱枕下传来Peter明显不对的发音。


 


【舌尖抵上去,kid,抬头再来一遍。】


 


听话抬头的男孩儿没有错过Tony微张的嘴唇边那一抹殷红。


 


【l】


 


一阵分神后Peter这次索性直接狠狠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颇为意外地看着疼到捂嘴,连眼圈儿都一瞬间浮上红色的男孩儿,Tony掩饰性地一咳,大发善心地照顾Peter自尊心,将笑意掩盖下去。


 


丢给男人一个嗔怪的眼神后Peter不再尝试,然而在Tony看来他的表情更像一只委屈的金毛,只差脑袋上再添上两个低垂着耷拉下来的耳朵。


 


【我倒是有个办法。】


 


舌尖上的阵痛还没消散的Peter还没来得及拒绝,就有什么东西堵住了自己的声音。


 


唇舌撬开微张的柔软,温热的雏菊花瓣在他的上颚软软地扫过。


 


【刚才那个地方,抵住,再来一遍。】


 


男人的呼吸没离开,Tony的额头抵着他的,在他唇边说着为人师表的下流话,两个人的距离不足几厘米,Peter的脸急速升温,罪魁祸首还一脸正派地继续观摩。


 


【l...】


 


【Falsch】


 


好歹也是学了半年德语的人,Peter在掉落进下一个亲吻前,清清楚楚听到男人连纠正他的时候都用了德语表达。


 


就这样重复了几次后Peter彻底忘了【L】应该怎么发音,偏偏男人听见他错一次就惩罚地吻他一次,就这样舌头彻底打结的可怜男孩儿直接被压进了沙发。


 


末了Peter挣扎着推开一脸意犹未尽的男人,举起抱枕挡住了大半张脸,后者表情上写着无辜两个大字,手却不老实地滑了下去。


 


【L!L!Mr.Stark你看,我学会了,不用再继续了。】


 


丝毫不在意的男人手上一个转动,轻巧地卸下了碍事的抱枕,接着扯了扯领带。


 


【精益求精,Kid。】


 


【我不介意再多帮你补补课。】


 


 


FIN


 


 


 


 


 


其二:关于【穿衣品味


 


仔细观察后不难发现,他的男孩儿穿衣风格千篇一律。


 


要么是胸前带着奇怪图案的纯色T恤,要么是内搭格子衬衫的校园款,搞得天天都被叫着【Mr.Stark】的他多少有点审美疲劳。


 


偶尔想给Peter换一下风格的建议总是被男孩儿一口回绝,难得的没有商量余地。Tony咬了一口手边的甜甜圈,这盒小可爱还是他不惜牺牲色相才让Peter点头的消遣,起因是男孩儿偶然从Friday那里得到了他稍稍不健康的体检报告。


 


不科学,Tony不明白为什么让Peter换一种衣服为什么这么难,男孩儿在他的软磨硬泡下甚至愿意瞒着May在周末过来留宿。


 


终于意识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Tony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当晚Peter捧着自己忙里偷闲拼好的死星模型来到Stark大厦,怕不小心打翻自己几天心血的Spider-Man甚至没敢荡着蛛丝赶过来。


 


敲开门后没等他炫耀自己的成果,男人就毫不客气地送上了自己的赞美,接着马上就被教育到小孩子应该保持整洁,还没得Peter提醒他自己已经成年很久了就被Tony推进了浴室。


 


摸不到头脑的Peter闻了闻自己衣袖,又看了看镜子里只是头发稍稍有些凌乱的自己,心里堆满了问号。


 


隔了好一会儿后Tony终于听见有水声传出来,于是心情大好地把早就准备好的衣服放在原本是放置浴袍的地方。


 


【Wow,kid,看不出来你很适合西装。】


 


半小时后Tony看着穿戴整齐的Peter吹了一声口哨,男孩儿局促地站在他面前,大概是因为没怎样穿过这样类型的衣服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毕竟上一次穿上这样的衣服还是返校季舞会,那身不合适的西服还是May替他改了改Ben的衣服。


 


【西装是绅士的铠甲,你也该试着穿些其他样式的衣服了。】


 


说着Tony伸手去解被男孩儿扣到最上端的衬衫,精致纽扣离开紧贴着的皮肤,解到第四颗后领口大开,秀色可餐的锁骨泛着浴后的粉红色,大张旗鼓地裸露出来。


 


Tony眯了眯眼,又扣回去两颗扣子了,于是让人遐想的肌肤重新隐没在衣领内。


 


【Mr.Stark喜欢这样穿衣服?】


 


没头没脑的疑问没让Tony停下扣紧扣子的动作,嘴里敷衍着应了一句肯定的答复,脑袋里的长着尖尖小角的恶魔说着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稍稍露出来一点没关系,自带光环和纯白翅膀的天使却在他耳边阻止着他,不让他带坏涉世未深的男孩儿。


 


你们俩真应该好好打一架,Tony这样想着,还纠结在领口的手被轻轻握住。


 


男孩儿絮絮叨叨向他解释自己不愿意穿别的衣服的原因是不想伤伤May的心,毕竟男孩儿衣柜里一大部分都是她选的觉得适合自己的衣服。


 


更深层次的原因Peter没有说出来,上次舞会后他收到了很多带着爱心的信封,里面都是女孩儿在舞会上对西装革履的他惊鸿一瞥的心动。彼时已经和Tony确定关系的Peter如临大敌,接着认认真真地回复那些信件,表示你们看到的只是酒精音乐和荷尔蒙作用下的幻觉,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云云。


 


他没想过一套衣服会有多大的魔力,但为了Mr.Stark少一些并没什么威胁和存在价值的情敌,他还是中规中矩地穿回了自己那些单调的衣服。


 


有什么单调的呢,他的Mr.Stark才是最适合西装的人,只要能天天看到Mr.Stark他就足够满足了。


 


然而现在,Peter心底名为占有欲的念头却被男人不经意的动作放大开来。


 


想要Mr.Stark只属于我一个人。


 


不想让任何人看见Mr.Stark微敞领口下的肌肤,不想让他们欣赏那双蜜糖色的眼睛,不想让人抱着轻慢的想法亵渎他的爱人。


 


【Kid?你怎...嘿!那是我的脖子!】


 


毫无章法可言的舔舐和啃咬落了下来,不多时Tony的脖子上便成了红色遍布的重灾区。


 


然而就在Tony顺从地躺下去前Peter抽身离开,冷空气侵占刚才还被温暖包裹的脖颈,男人被突如其来的冷意激地打了一个小小的冷颤。


 


害羞的指尖伸向男人的领口,Tony看着面色潮红的男孩儿半蹲下来,把自己解开到胸口的衬衫仔细扣好到最后一颗。


 


【你不喜欢我这样穿?】


 


从来不没把衬衫穿成如此禁欲样子的Tony试着匀好呼吸,不意外地看着Peter点了点头,于是男人的手点在他的喉结处,接着一路下滑到锁骨和胸口。


 


【所以只有脖子?】


 


闻言Peter一怔,Tony发誓他看见男孩儿眼里有火苗腾地被引燃。


 


于是第二天男人自觉将衬衫扣到最上面一颗。


 


第三天也是,以后的很多天也是。


 


 


 


FIN


 


 


 


 


其三:关于【平行宇宙


 


实验爆炸的前一秒Peter下意识伸手去保护Mr.Stark,但即便是小型爆炸,那道耀眼的亮光也足够让他们两个暂时失明了一段时间。


 


从那阵恼人的眩晕里恢复大约花了男孩儿几分钟,他缓了缓神,发现自己竟然站在实验室的门口。


 


没有爆炸,没有失败的实验,他完好地站在Mr.Stark的实验室门前,刚才的一切像是个梦。


 


狐疑地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身边后,Peter还是选择敲了敲门,尽管他已经被Mr.Stark授权可以自由进入实验室,但他觉得现在还是乖乖敲门更好一些。


 


静静等了一会儿门从里面打开,同样完好无事的Mr.Stark从里面走出来,还没等Peter松一口气伸出手准备拥抱,男人就带着疑问抛出了问题。


 


【Tom?你今天不是去亚特兰大拍戏?】


 


什么Tom?亚特兰大在哪?拍什么戏?


 


眼前的人明显是Mr.Stark没错,连标志性的小胡子都如出一辙,但看着自己的眼神却明显不再带着爱意。


 


被这一现实惊吓到的男孩儿只觉得刚才那股眩晕又回来了,他一个踉跄几乎倒向前方,还靠在门口的男人眼疾手快地扶住他。


 


【Tom!醒...】


 


恢复意识后Peter看见男人放大的脸,还有那双因为震惊而放大的眼睛,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倒进Mr.Stark怀里后好像不偏不倚地吻上了眼前的人。


 


他慌忙站稳身体,道歉的话还没说出口,眼前就突然一黑,再睁开眼睛后Peter发现自己还是站在实验室的门口。


 


发生了什么?刚刚和Mr.Stark磕碰到一起的嘴唇上还留着些许的疼痛,这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你是怎么进来的?】


 


实验室的门霍地大开,只有手部穿着白色战甲的男人和Mr.Stark有张一样的脸,但却毫不犹豫地将掌心炮对准Peter,仿佛只要男孩儿说错一个字就把他直接连人带说错的话轰下大厦。


 


【Mr.Stark!我...我...】


 


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我出什么的Peter冷汗直冒,这一切太诡异了,他看着男人的掌心炮慢慢积攒能量,只差一个激活动作就要将他变成炮灰。


 


退无可退的Peter看向男人皱得越来越深的眉头,目光扫过他微微抿住的嘴唇后脑袋里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


 


于是Spider-Man发挥速度优势,闪身伏在天花板上躲过了男人的攻击,接着趁男人召唤剩余战甲的空档一个俯冲贴近距离,拳头相撞间Peter听见自己骨骼轻微移位的脆响,不疼但却足够让男人惊讶,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手甲猛力一击竟然被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男孩儿这样截住。


 


事实证明实战时轻敌和走神是绝对大忌,Peter在自己挣来的几秒内躲开被男人遥控着攻击自己的战甲,连男人的手甲冲着自己胸膛伸来也不管地吻了下去。


 


参与过Mr.Stark战甲制作的他自然清楚被掌心炮直接攻击是什么后果,他紧闭上眼睛等待接下来的剧痛,却听见了耳边传来自己的名字。


 


【Peter?】


 


绝对称不上耳熟的女声吓得Peter想要把睁开的眼睛再闭回去。


 


明显不同于男人的手指点上他的脸颊,Peter看着那双涂着金红色指甲的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女人的发色是他每天都会见到的乌黑,面目也分外熟悉,身上是他熟悉的鲜花和小雏菊香味,但又绝对和自己的Mr.Stark不一样。


 


【怎么了,cherry boy?】


 


温热的气流呵在他脸上,从来没和任何女性这样靠近的Peter登时成了煮熟的虾子,但为了尽快离开这里还是一把将女人拉近自己。


 


像是为他突然的主动惊喜,Peter的脖颈上直接环上了一双纤细的手臂,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近,直直抵上了他的胸膛。


 


为了Mr.Stark,为了Mr.Stark,为了Mr.Stark。


 


重复无数遍后Peter闭上眼低头去亲吻怀里的人,却猝不及防地被推进了一边的椅子上,他看着眼前饶有兴致看着自己的女人欲哭无泪。


 


【宝贝儿,你今天主动的有些过头了。】


 


和指甲同色系的高跟鞋踩在他张开的两腿之间,鞋尖直指向让人脸红心跳的位置,Peter暗暗咽了一口口水。


 


【送上嘴的猎物可没有不享用的道理。】


 


挣扎着还想开口的男孩儿脸上被印下一个又一个暧昧的唇印,丝毫没有抵抗力的Peter像是自己把自己绑上了绞刑架。


 


终于一个吻落在他的嘴唇上,Peter眼前一黑,再睁开又是一个新的实验室大门。


 


他像是在不同的宇宙里穿行,略施小计或者尽量解释原因地要来一个吻,接着又重复新的循环。


 


于是男孩儿遇见了不同的Tony,或者是叫着他Peter,或者二话不说直接掌心炮伺候,或者热情得过分想把他直接就地正法,还有一次他甚至遇见了小时候的Mr.Stark。


 


直到经历了大概十几次后Peter才终于愿意相信他掉进了所谓的平行宇宙里,但还是继续重复地寻找,一刻也不敢停歇。


 


有人还在等他,这些形形色色的宇宙里有那么多Tony和Iron Man,可只有自己的那个世界里有他的Mr.Stark。


 


收拾完残局的Tony盯着刚刚Peter消失的位置,半天没有缓过神来,他以为这次的实验会很成功,可没想到居然把Peter卷了进来。


 


他让自己的男孩儿消失了。


 


想到这他几乎要给自己一个巴掌,突然门外传来扑通的一声响,Tony立刻警觉起来,纳米战甲覆盖全身,他过去打开了门。


 


门口空无一人,Tony的视线落到下面才发现自己的男孩儿衣衫不整地半跪在地上,于是当即解除头部的纳米装置去扶气息已经有些不稳的男孩儿。


 


他都干了些什么,Peter即使在帮Happy抢回飞机后都没现在这样狼狈,他的手环上男孩儿的腰和膝盖后方,想要把他抱回到床上休息。


 


到了床边后,还没等他弯腰将男孩儿放下,怀里刚才还有些不省人事的男孩儿却像打了鸡血一样突然转醒,接着准确地吻上了自己。


 



 


他们维持着这个奇怪的姿势很久,Peter只是用嘴唇用力堵着他的,良久他才松开桎梏着男人防止他逃走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像是在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回来了?我回来了!Mr.Stark!】


 


回应他的是一声闷响和后背传来的持续疼痛——Tony直接把他扔到了床上。


 


假的,一定是假的,他的Peter还没回来。


 


 


 


 


【所以你穿越了几十个...平行宇宙?】


 


【是的,Mr.Stark。】


 


【穿越的方法是亲吻那个宇宙的我?】


 


【可以...这样理解,我可以解释,Mr.Stark,我绝对没有...】


 


【解释?很好,或许你可以先解释一下你脸上那些不同色号的唇印?】


 


【...】


 


【不然解释一下你的衣服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


 


【我...】


 


【那我们跳过这个问题,我只想知道一共多少个。】


 


【二十五个,Mr.Stark。】


 


【继续。】


 


【有...有十一个是Miss.Stark。】


 


【...】


 


 


 


 


 


今天Tony继续做试验了吗?


当然继续。


他带上Peter一起做实验了吗?


当然不会。


 


 


 


FIN

评论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