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小三爷,您大胆地往前走!

花花:

这是看不惯吴邪被人这么欺负下的产物,真的很想让有些人知道一下小三爷的本事和势力,别一天天儿的总拿枪指着他的头


看到吴邪提起阿宁的时候啊,总有些心疼他,于是就有了个私设,私设阿宁和潘子没死,那么今后小三爷的路会不会好走点呢?毕竟背后有了潘子。


本文纯粹是冲动后的结果,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所以本文没有后续,就这么多,写的不好望见谅,勿喷


—————————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





  一望无际的沙漠里,太阳挂在头顶,吴邪吃力地迈着步子,本想咽咽口水润一润干的发疼的嗓子,却发现自己连口水都没有了。
  
  “蛋姐,蛋姐,果子,果子醒醒……”
  
  弱弱地呼唤声传到吴邪的耳朵里,一回头就看到远处那几个姑娘都倒下了,王导在叫着她们,却也体力不支地躺到了地上。
  
  王盟和黎簇还好,还跟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
  
  看到两人还没倒下,吴邪转身继续向前走,只要他的人没倒下,其他人怎么样他就管不了了。
  
  他不知道自己又走了多久,在坚持不住腿软倒下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远处同样都倒下的王盟和黎簇。
  
  晃眼的太阳还在,吴邪偏着头,眼前的景象慢慢模糊起来,在彻底昏过去的前一秒,他似乎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在跟他说话。
  
  一个跟他说,你不能倒下,我等着你打开青铜门来接我。
  
  另一个说,天真,你真不仗义,下斗居然不带胖爷我。
  
  吴邪笑了,在这荒无人烟的沙漠里,在没有一滴水的情况下,闭着眼睛昏迷的那一刻,他笑的很轻松。
  
  ……
  
  重新踏上寻找古潼京的路途,对于在苏日格家里发生的事吴邪心里很平静,对比着黎簇的反应,他忽然体会到了以前三叔看他的心情。
  
  那一刻,他才真正感觉到,他变了,他从当年胖子口中的天真变成了如今黎簇眼中的冷血动物。
  
  但,那又如何?
  
  只是……捂着肚子上隐隐作痛的伤口,吴邪忍不住想起了小哥,如果他在,会不会他就不必挨这一刀?
  
  休息的时候,苏难问吴邪:“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体里有虫子?”
  
  吴邪说:“本来不知道的,只是后来突然想起一个人,继而想到了一种把卵产在人身体来孵化的蛇,这才想到会不会我们的身体里也有。”
  
  苏难问:“这是什么蛇?我怎么没听说过?”
  
  吴邪没有回答她,他四处张望了下,爬上沙丘,盯着一个方向看的出神。
  
  苏难不解,站到他旁边,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到远处正有几辆车正朝这个方向开过来。
  
  车的速度很快,不过两分钟就看到了他们周围,看到有汽车,王导和几个女孩都有些激动,老麦他们却是一脸的戒备。
  
  王盟和黎簇走到吴邪身旁站着。
  
  苏难摸着腰间的枪,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几辆车围着他们停下。
  
  车上的人一个个下车,领头车上下来一男一女,都约莫四五十岁的样子。
  
  看到那两人,王盟脸上露出了意外地表情,却没有说什么,黎簇将他的表情变化看在了眼里。
  
  那一男一女走到吴邪面前,吴邪看着他们,脸色很不好看。
  
  他说:“你们来干什么?谁告诉你的?”
  
  前一句问的是他们两个,后一句却是对那个女人说的。
  
  女人双手环胸,冷笑一声:“你觉得还用别人告诉我?来干什么?我们当然是来给你收尸啊。”
  
  男人看着吴邪,说:“小三爷,您放心,即使我老了,可身手不比当年差,绝不会拖小三爷您的后腿,更不会成为您的累赘。”
  
  吴邪一言不发地注视着两人,而后转身走到了不远处的沙丘上。
  
  男人见此看了看女人,然后也追了过去。
  
  “这小子还跟我们生气?”女人气笑了,看着王盟说道:“看来这几年你老板脾气见长啊。”
  
  “宁姐,您和潘爷怎么来了?”王盟上前问道。
  
  “我们怎么不能来?这沙漠被你们老板买下来了?”阿宁反问,拧开瓶子喝了口水,将目光看向了黎簇,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道:“这小子是你老板诱拐来的吧?都学会诱拐未成年了?看来是有长进了。”
  
  另一边,男人走到吴邪身后,犹豫了下,开口说:“小三爷,您放心,潘子我不会打乱您的计划的。”
  
  吴邪双手插腰,低着头沉默了会儿,转身对男人说道:“潘子,你为什么要来?来了就出不去了你知道吗?”
  
  “小三爷,我既然来了,就没想再出去。”潘子看着他,认真地说道:“潘子的命是小三爷您给的,而且当初三爷离开的时候就交代我照顾好您。要是今天潘子没来,那以后潘子就没脸下去见三爷。”
  
  “至于生死——小三爷,干咱们这一行的,哪一次不是拿命在赌?我要是贪生怕死,我也就不会跟着三爷,跟着小三爷您一起干了这么多年。”
  
  吴邪问他:“潘子,你想好了吗?”
  
  潘子说:“如果等来这里我再想,那潘子就白混这么多年了。”
  
  吴邪望着他,又看了眼他身后的苏难和王导他们,终是点了点头,捏着潘子的肩膀,诚恳地说了声:“谢谢。”
  
  “小三爷,有我潘子在,您就大胆地往前走,后面再大的事儿,潘子我替您挡着。”潘子拍拍胸脯,一如当年的自信和无所畏惧。
  
  吴邪笑了。
  
  “好,有你在,我很放心。”
  
  ……
  
  看到吴邪和潘子走回来,马老板、苏难和王导都朝吴邪走了过去。
  
  “我说关大老爷,这些人你认识啊?”苏难看了一圈,又意味深长地看向吴邪。
  
  “认识。”吴邪点了点头。
  
  “哦?那看样子他们应该不是你叫来的吧?”苏难问道。
  
  “不是。”吴邪摇了摇头。
  
  “我说,他们不会也是些……杀人犯吧?”王导看着周围各色的人,紧张地说道。
  
  “你放心,他们都不杀人。”阿宁走了过来,将一瓶水扔给吴邪,看了眼苏难,对吴邪说:“你是不是变心了?当心我回去告诉那位你的青梅竹马,叫什么来着?解语花是吧?”
  
  “吴邪啊,这些人要跟我们一起去古潼京吗?”马老板沉着脸,眼镜下的目光在潘子和阿宁之间游移。
  
  “是。”吴邪喝了几口水,又让潘子把他们带来的水分给其他人一些。
  
  潘子应声去了,阿宁看了几人一眼,也转身找王盟去了。
  
  马老板问:“他们是什么人?”
  
  吴邪反问:“是什么人重要吗?”
  
  马老板说:“很重要,我怎么知道他们会不会抢我要的东西?”
  
  吴邪看了看那些潘子阿宁带来,靠在车上抽烟的人,其中一些看到他看过去冲他点头示意,另外一些倒没什么反应。
  
  心中有了数,吴邪对马老板说:“放心,他们对你要的东西没兴趣。”
  
  听到这个答案,马老板也不再多问,转身走了,王导叹了口气,也走了。
  
  苏难盯着吴邪,笑了笑说道:“关大老爷,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同样的话,黎簇也在问着王盟。
  
  “你们老板到底是什么人啊?他为什么叫吴邪小三爷啊?”
  
  “我老板的身份说了你也不知道。不过那个是潘爷,以前是跟着老板的三叔的,后来就跟着老板了,但几年前退休了。另一个是阿宁姐,据说和老板也是出生入死过的关系。”
  
  王盟一边往包里装着水,一边给黎簇介绍。
  
  “我越来越看不懂了。”
  
  黎簇摇着头,只感觉脑子跟一团浆糊似的。
  
  不等他理清楚,就被旁边的惊呼声给吸引了目光,定睛一看,是老麦和潘爷打了起来。
  
  黎簇急忙问王盟:“喂喂,那个潘爷会不会被老麦给伤着啊?”
  
  “放心,他那两下子还伤不到潘子。”
  
  回答黎簇的,是走过来的阿宁,她冲黎簇笑了笑:“你没看跟着我们来的人都没动吗?”
  
  黎簇看了看,好像他们真的不担心……
  
  不过几招,老麦就被潘子给制服,压着他的手,潘子按着他的肩膀说道:“小子,你最好老实点,我可不像我家小三爷那样好脾气。别看我老了,照样收拾你。”
  
  潘子说完就放开老麦转身去拿包,趁着他转身之际,老麦咬着牙骂了一声,摸出身上的枪就要朝潘子开枪。
  
  “老麦住手!”
  
  “潘爷小心!”
  
  苏难和黎簇同时喊了出来。
  
  然而,老麦已经扣动了板机,却没有听到响声,潘子更没有倒下,之后他又扣了几下,枪都没有打出去,就在他疑惑时,就听潘子跟他的手下说。
  
  “松子,来,潘爷给你几颗子弹玩玩儿。”
  
  “谢谢潘爷。”
  
  老麦一怔,赶紧打开弹夹查看,弹夹里已经空空如也。
  
  他吃惊地望向潘子,回想着刚才的打斗,实在想不透他是什么时候将他的弹夹卸下拆下子弹又装回去的。
  
  吃惊地不只有老麦,除了认识潘子的人,其他人没有不吃惊的。
  
  苏难的脸色有些难看,不知是怒还是气的将老麦叫到了一旁。
  
  吴邪将所有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叹了声气却也明白潘子的良苦用心。
  
  黎簇走到吴邪身边,看着他说:“吴邪,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吴邪说:“看不懂我没关系,你能看清自己就很不错了。”
  
  “看清自己……”
  
  ……
  
  一般来说,在途中新的成员加入,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不适应或者是分歧。
  
  但这次潘子和阿宁的加入,却并没有发生任何事,就像他们早就和吴邪马老板他们认识,现在只是约好了汇合一样。
  
  而且,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潘子和阿宁带来的这些人,在做任何事情上都要比苏难带的人专业的多。
  
  辨认方位,扎营合作等等等等……
  
  并且黎簇发现,在某些方面,他们比王盟还要懂吴邪的想法,吴邪偶尔会说出一些词汇,王盟都不懂的,他们却都懂,都知道怎么做。
  
  他们都跟着潘子叫吴邪小三爷,黎簇问过他们其中一个为什么这么叫,那个人说,小三爷不是对吴邪的称呼,而是对他所做之事的肯定。
  
  黎簇不懂,再问也问不出什么。
  
  后来他发现,变了,真的变了。
  
  吴邪从看似被动,变成了主动,这个团队从原本苏难的主导,完完全全变成了吴邪主导。
  
  那么会不会在冥冥之中,有些人的人生也发生变化了呢?

评论

热度(66)

  1. 萧暖遥花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