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簇邪|欠债总是要还的(四)

戊戌公子:


以下是黎簇跟吴邪在斗里培养感情的时间,先上一点肉汁,预计下一章有大块肉
————————————————
黎簇开始有意无意观察吴邪的行为,他似乎对这里特别熟悉,刚一进入这个墓室,众人还在举着手电筒到处照的时候,吴邪就默默走到了一旁,又掏出他的火柴,往旁边石台上一扔,一条火龙瞬间沿着墙壁蔓延,把墓室照得犹如白昼。这时,大家都发现了墓室里的宝藏,立刻一拥而上疯抢一通,吴邪却无动于衷,相比于宝藏,吴邪倒是更关注墓里的构造。
  吴邪很仔细地观察周围的环境,黎簇注意到,吴邪的眼神在一副壁画上停留了很久,似乎是有什么发现,但他却一语不发,然后走在墓室里观察了一圈。
  黎簇却没有吴邪这么淡定,他一进入这里就有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他知道是自己的幽闭恐惧症在作祟,但他控制不了自己,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渐渐开始呼吸急促。
  这时,黎簇感觉一只有力的手按在了自己肩上,只听耳旁传来吴邪低沉的声音:“别紧张,放松点。”
  吴邪带着点烟草味的气息轻轻拂过黎簇的耳畔,低沉沙哑的嗓音让黎簇有一瞬间的恍惚,掀起了黎簇心里层层涟漪。黎簇抬眼,就看到吴邪眼神幽深地看着自己。
  吴邪的眼神总让黎簇猜不透,平时他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认真起来却会给人一种深情的感觉。这时黎簇被吴邪这种“深情”的眼神一看,心跳竟然漏了一拍,因为他突然想起了吴邪被老麦欺负时,也是从这双眼睛中流下了屈辱的眼泪,瞬间那天的情形再一次浮现在黎簇眼前,吴邪被迫扬起头,嘴被男人堵住,衣服凌乱,身体羞愤地颤抖,这一切都已经过去好几天了,黎簇以为自己已经忘光了,但所有的细节他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楚,他开始悔恨为什么自己没有冲出去阻止。
  吴邪发现黎簇眼神有点发直,以为他幽闭恐惧症犯了,于是又拍了拍黎簇的背,继续道:“我以前刚下地的时候比你还不如,不过幸亏身边有朋友罩着,才没有出事,就像你现在一样,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黎簇被吴邪一拍,瞬间清醒了不少,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好点了,问吴邪道:“就是那个小哥和胖子?”
  吴邪似乎是想起了他的朋友,嘴角一勾,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好像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这笑容黎簇从来没在吴邪脸上看过,黎簇一呆,竟然有点嫉妒他的两个朋友。
  黎簇还在纠结,吴邪却话锋一转,道:“不说这些了,我们现在的处境不大好,那些人已经被宝物迷惑失去理智了,这地方有些蹊跷,我怕他们触动什么机关,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你等会儿跟紧我。”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道:“哟,关大老爷跟小鲜肉这么亲密,在聊什么悄悄话呢?没想到关大老爷好的这口,怪不得要拒绝我。”说完还露出一丝玩味的表情。
  “我们说什么关你屁事!”黎簇不爽道。
  老麦眼神在吴邪身上玩味地转了几圈,盯着吴邪屁股道:“的确不关我屁事,应该关他的屁事。”
  “你……”黎簇还想骂回去,突然吴邪严肃道:“快听,什么声音!”
  黎簇和老麦都是一惊,听到四周传来隐隐的震动,伴随着机械的咔嚓声。
  “不好!机关被启动了!”吴邪急道,朝正在抢宝物的众人大喊道:“大家小心机关!”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时地面开始震动,四周地板开始坍塌,众人四散奔逃,躲到了中间唯一完好的地方,但这里却变成了一个上下摇摆的平衡木,周围都是深渊,唯一的出口在平衡木一侧的洞里。
  众人慌忙乱窜,平衡木失去平衡开始上下摇摆,这时,一个摄制组的男人突然朝平衡木尽头的洞口跑去,他已经害怕得失去理智,只想尽快逃离这里,别人能不能出去他不管,但他一定要赶紧离开这里。但是,他的冲动最终害了他,在接近洞口的时候,平衡木失去平衡猛地向下一沉,他瞬间跌落到了深渊之中,必死无疑。
  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瞬间就死了一个人,这时众人更加恐慌,场面眼看就要失控。
  “大家冷静一下,不要乱跑,都聚到中间来。”吴邪的声音不大,但很稳重,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令人信服,大家不由自主按他说的做,平衡木堪堪稳定了下来。
  “现在该怎么办?关大老爷。”苏难问道,这个女人确实很不一般,她没有跟别人一样失控,她是这里除了吴邪以外,唯一还能保持冷静的人。
  “这个机关其实不难,我可以破解,关键是要大家配合好,就能一个一个出去。
  众人一听,都反应过来,这个机关虽然简单,但却是致命的,它攻击的不是人的身体,而是心理。稍微有点物理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机关,最后肯定会有一个人要留下来,但谁也不想成为最后那个人,因为那等于是直接宣判了死刑。
  “但我需要一个能跟我配合默契的人。”吴邪看起来非常镇定,他竟然自愿做最后留下来的人。
  黎簇想说点什么,但想到自己在吴邪眼里不过是一个小孩儿,而且是被绑架过来的,按理说应该巴不得吴邪死掉自己就可以解脱了,所以在这种关键时刻,吴邪肯定不会信任自己。
  众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愿意冒这个风险,这时,苏难道:“我来配合你吧。”
  “不行,”吴邪指了指黎簇,“他来跟我配合,其他人我信不过。”
  苏难脸色有点难看,老麦深深地看了吴邪一眼,没有动作。
  黎簇猛然间被点名,这完全出乎他意料,他以为吴邪会首先排除自己,但情况却恰恰相反,吴邪选了自己来配合他的计划,这是对他的一种信任,但连黎簇自己都不能肯定不会中途反水,吴邪又凭什么就相信自己不会背叛他?
  是的,黎簇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完成,首先他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能耐,他虽然足球踢得好,但他也不练体操啊,平衡感更是没有经过实践的检验。其次,他是被绑架过来的,一直以来都在寻找逃跑的机会,吴邪凭什么相信一个被绑架者会主动配合一个绑架者?
  说来可笑,但事已至此,黎簇也不是个孬种,他知道吴邪不点他名还好,现在大家终于找到了替死鬼,如果自己现在退缩,别人不一定会让他如愿。
  操作的过程很紧张,但还算很顺利,眼看着众人一个一个进入了出口,剩下的人越来越少,黎簇问吴邪:“你就不怕我背叛你?”
  吴邪眨了眨眼,竟然有调皮地道:“你不会。”
  黎簇无语,他都不知道吴邪哪来的自信说这话。
  不过结果确实如吴邪所说,黎簇并没有背叛他,两人配合默契地送走了所有人,连黎簇自己都很吃惊他能够完成这么惊险的任务,这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对身体和心理的素质要求极高,黎簇觉得,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厉害呢?
  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个站在平衡木的两端。
  “现在怎么办?”黎簇问。
  “你先出去。”
  “那你怎么办?”
  “原来你这么关心我啊?”吴邪调笑道。
  “谁关心你啊!”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竟然还笑得出来,吴邪再一次刷新了他在黎簇眼中的脸皮厚度。
  很快,吴邪送走了黎簇,此时平衡木上就剩下他一个人,最关键的时刻就要来了,他收起了调笑的神情,表情开始变得严肃。
  黎簇站在洞口,目不转睛的看着吴邪的动作,这比他自己在平衡木上时还紧张,黎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关心吴邪,此时他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被绑架者,现在却在担心绑匪的生命安全。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吴邪的恨里参杂了其他?从这次与吴邪站在一条战线上,像兄弟一样配合默契死里逃生开始?从吴邪在墓中对自己处处照顾开始?还是从目睹吴邪被男人按在墙上轻薄的时候开始……黎簇已经不记得自己对吴邪的感情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但他却很清楚,自己现在不想吴邪死,但是他却无能为力,黎簇第一次开始痛恨自己的无能,为什么自己没有传说中那个小哥一样的身手,他年轻的心里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变得强大。
  吴邪并不知道,这个与当年的他很像的男孩儿,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这是一种心理层面的成长,从冲动重情的天真无邪到背负一切的深沉内敛,吴邪自己走出这一步用了几年,而黎簇仅仅用了半个月。
  但黎簇不是当年的吴邪,黎簇有他自己的成长轨迹。
  吴邪不知道,导致黎簇如此成长迅速的原因,正是吴邪自己,种下什么因结出什么果,吴邪自己欠下的债,终有要还的一天,这也是一切孽缘的开端。但吴邪现在并不能预料到这些,他眼下最重要的是,要逃出这里。
  

评论

热度(147)

  1. 萧暖遥戊戌公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