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虫铁』溯洄从之 16

既白_mun:

🌈最近的脑洞产物 
🌈设定Tony无限战争战死,奇异博士利用无限宝石建立一个新世界帮助Peter重见Tony。Peter决定从Tony
出生前开始,拔除他身边的隐患,这一次,让Peter去守护他的Mr.Stark…… 
🌈其实我就是想让Tony不要那么辛苦的活一次,他值得被珍爱,做他口中的天才,慈善家,花花公子(划掉) 
🌈“我得宠溺他一生一世,做个他,像他待我那一辈子。惟愿他,此生便是那个前世懵懂的我,被钟爱,被安排”


——书海沧生 《昭奚旧草》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逆流而上去追寻他,道路艰险而又漫长


💜前排发纸巾,排队领好入场




【Chapter 16】


 



“Parker先生,晚上好,需要给您准备夜宵吗?”管家熟练地接过Peter的外套挂在衣帽架上。


 


“晚上好,我带了些小零食回来,你把它摆一下盘吧。”Peter温和的笑笑,将手中的盒子递给他。大厅里昏暗一片,楼上走廊的壁灯还为他留着。


 


“您可不爱吃甜食,不过我想才加过班的Tony少爷肯定会很需要他的。”


 



Tony应付过一些认识的高管,便起身挑了一个角落的卡座窝在那自斟自饮。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些应酬,以往Peter也不常让他接触这些,不过他心烦意乱的便让pepper承下了这些酒局。


 


他昨晚那会其实没有睡着,Peter敲门时他硬是梗着脖子装睡没去开门。抬手又是一杯,他越发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站在了哪个位置,而Peter承诺的永远在他身边又是扮演的哪个身份;他看到那些照片时怒气是真真切切的,那些不长眼的娱记还能把心思动到Peter身上,可愤怒过后心里又是一通乱麻,Peter这些年身边是出现过各式各样的女人,但没有一个能让Peter如此越界。可是自己又是站在哪个角度生的闷气呢?这些事情...对一个成年男人来说明明再正常不过,自己为什么会接受不了?琥珀色的液体一杯杯的下肚,身边似乎有人落座为他添酒,他敛眸看了一眼,没多说什么。


 


突然有朋友坐过来调侃他,还将他撞向身边的女人,他笑骂一句,避开和女人的身体接触撑着沙发直起身,正欲托辞离开,身边人却扯了他的胳膊咋呼道:“那不是你叔叔吗?他居然也会上酒吧喝酒?”Tony闻言,酒醒了大半,那个眉眼柔和棕发的男人不是Peter还能是谁?男人脱下外套披在对面的女人身上,不知说了什么,引得对方娇笑着拍向他的手臂。


 


Tony自嘲的笑了笑,回什么家?家里还有谁?复又坐下,捞过桌上的酒瓶。他有多久没见过Peter这般温柔过了?他这几年倒是越发的像个...父亲?Tony突然大笑出声,推开身边不明所以的男人将桌上的酒瓶捞到身边,破天荒的调笑了身边的女人几句让她给他倒酒。身边的朋友闻言以为是他终于放开要同他们嗨起来了,笑骂他故作矜持后也起身离去。


 


这几年Peter很多大小私事都交给Tony让他自己决定,可一下子从无微不至变得鲜少有微可至,换谁大概也不太能接受,他所给予的信任被Tony曲解为了放手,他觉得Tony大了不适合再过度亲昵却让Tony以为他是在疏远他。他小心翼翼地对待,日复一日的期待,却不想到底是弄巧成拙了。


 


 



Peter今天本该和May还有Ben一起坐在这的,她也不知道梅姨的如何同本叔解释的,但终归他们现在关系很好就不错了。但今天本叔却被公司临时的加班绊住了脚,只留他们俩在酒吧无所事事。


 


不过才刚入夏,May便迫不及待的换上了短裙,这样一看起来两人仿佛是置换了身份一般,Peter倒像个稳重的叔叔了。无奈之下,Peter只好送披着大衣都喷嚏连天的May离开酒吧。


 


 



Tony正纠结着怎么一晃神Peter就不见了,那个男人却又折返了回来,东张西望的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Tony把手按在脸上,努力地抑制住自己想去找他理论一番的冲动,另一只手接过身边人递过的酒杯,正欲一饮而尽,场面却骤然发生了变化。


 


身边的女人被人粗鲁的一把扯开,酒杯还未接近嘴唇便被扇到桌上应声而碎,熟悉的声音在面前响起,用的却是极其陌生的语调,就如盛怒前的极尽压抑:“谁递的东西你都敢喝?我叮嘱过你的你都扔在哪去了?”


 


Tony闻言顿了一下,又是这种该死的说教的口气!他掀起眼皮,似笑非笑的看向来人:“哟,这不是人人爱戴的Parker先生吗?怎么,您也会来酒吧?”Peter皱了皱眉,只觉得那个称呼分外刺耳,俯身拉起Tony的手腕:“跟我回家。”


 


Tony顺从地站起身,却在Peter拉着他要走的时候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毫无防备的Peter险些按到了满是碎片的桌上,Peter皱眉看向Tony,他舍不得说他一句重话,仿佛他能有的表情也只剩下隐忍的皱眉。尚有醉意的年轻人先一步开了口:“瞧瞧,又是这幅表情,什么时候你也变成了只会对我皱眉的模样?”Peter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将这些平白让人难过的话,只当他趁着酒意说胡话,涩涩开口:“你喝醉了。”


 


可就是这样一句简简单单的话激到了正处于暴怒边缘的Tony,他欺身上前,一些从别人口中传来的风言风语不经考虑就掷到了Peter的心口:“你少管我,怎么,别人的公司没管够现在还想管管别人的儿子?”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这些被他压下的风言风语能从自己口中抛出来刺向Peter,说出来那一瞬间他就后悔了,他看到了什么?Peter瞪大了眼,眼中的担心被难以置信取代。他是怎么离开的呢?步履匆匆,脚步有些不稳,连刚刚匆忙扔到一旁的手包都忘了拿,他抬手是做什么?他...流泪了吗?


 



评论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