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铁虫/虫铁] Mr.Stark,能和我一起走红毯吗?(1)(真人,慎,雷)

温黎夜~舞い:

文案:可以先戳文案


铁罐x荷兰 主CP part


写文bgm:Strawberries&Cigarettes   What are words


警告:真人,慎。


 


-----1------


 


“计算A点和B点之间的线性加速度。”


 


Ummm,说真的,他都不知道这些题目在说些什么。


 


Tom咬着笔杆,皱着眉,试图在面前的试卷上写几笔,好让老师觉得他并不是故意要不配合的。


 


但是可不可以来个人告诉他,为什么他现在得坐在高中教室里参加考试,还不得不在考卷上署名:Peter. Parker 。


 


他一定是在做梦,这一定是拍摄压力带来的效果。


 


但这梦持续得也太长了。


 


由于某种Tom至今未弄清的原因,他不得不接受自己已经在MCU待了三周的事实。


 


这可比他看过的任何一部电影都来得不可思议。


 


Ok——纽约高中卧底。Once again。


 


当解救Tom的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噢,太棒了,他终于从令人头脑冒烟的考试中脱离了出来。他正这么想的时候,Peter的好哥们——一个矮矮黑黑的小胖子Ned向自己走了过来:“嘿,Peter,终于考完了。晚上我能来找你拼乐高吗?”


 


行吧,拿出你的专业态度。Tom你可以的。


 


Tom立马切换到他扮演Peter时使用的美音答道:“我很抱歉,Ned,你知道的,我这些日子都处于被监管状态。”


 


“哥们,你最近怎么了?我一直想说,你看上去有一点不太一样。”Ned这么说的时候,Tom还以为自己暴露了,但没想到的是,这个小胖子的下一句是:“……你是不是得了PTSD,我发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是我最好的哥们。”


 


好吧,他就知道,自己的实力还是非常可以的。


 


真的,要是他找到回去的办法,回去后,他想他可以考虑一下奥斯卡小金人。


 


“Well,你想知道我的秘密吗?”Tom摆出高深莫测的表情。


 


“什么?”


 


“……其实,我是名好莱坞演员。”


 


“噢天,Peter,你是在和我说,你迷上演戏了吗,我记得你这个学期申请了戏剧社团。”Ned一副哦老天这算哪门子的秘密真是的又耍我的样子,立马抱起课本,向教室门走去,“好了,走了,Peter。”


 


Tom抱起课本随即跟上。


 


“Peter,和我说说你在外太空上的表现。”他们一起在储物间放了课本,Ned is talking。


 


Thanos他长什么样?


 


……


 


你是怎么在外太空一个人生存了一周的?


 


你遇见了外星人吗?


 


Dr. Strange和Mr. Stark 谁比较厉害?”当他们走出校门,Ned is still talking。


 


然而Ned突然就急刹车了,不说了。


 


很好,因为他们都看到了校门口停着的那辆拉风的金红色跑车。


 


而他属于谁,自然不必多说。


 


Oh,God。他最大的挑战来了。稳住,Tom。


 


男人从跑车上走下,今天他穿了一件藏青色暗纹西装,白色衬衫,湖蓝色的领带,脚上的皮鞋是那种低调的奢华,没错,是你们的发明家,冒险家,亿万富翁,花花公子,自恋狂,钢铁侠——Tony. Stark登场的画面,一如既往。


 


噢,我想get这套同款。Tom在心底尖叫。


 


就在Tom分神在Tony今天的打扮时,男人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摘下了他戴着的酷炫的变色墨镜。


 


Yooooooooooo!出现了,封印解除!


 


不管上演多少次,Tom还是要说,没有人可以招架住Tony.Stark的电眼魅力。Robert.Downey Jr的也一样。


 


但是好吧,大概是Tony的身上还附加了superhero的设定,所以他并不会像Robert收敛自己的光芒。


 


已经被电到大脑空白的Iron-man超级粉Tom只能屏住呼吸,在Tony靠近他的时候。随后他被男人一把揽进了怀里,鼻尖轻易地就闻到了一股带着酒香的香草味,有点像他喜欢吃的酒心巧克力。和Robert身上的味道一点都不一样。


 


今天,Iron-man也依旧亲自开车来接他的Kid回家。顺便说一下,Tom现在住在Tony那里。


 


“今天过得好吗,Kid?”Tony磁性的嗓音贴着Tom的耳边响起。


 


不行了,他想他的大脑里快要被多巴胺填满了。


 


男人的下巴抵着Tom的头顶,按在他后脑勺上的手下意识地摩挲着青年的秀发,自从Tony找回Kid之后,他便时不时地会来一个Big Hug,或者是别的什么亲昵的方式譬如亲吻他的脸颊,以确认这个孩子真实完整地存在于自己的面前。


 


“很好,Sir。”Tom“啵”的一下从Tony的怀里挣脱出一个可以给自己呼吸的空间,要不是他已经充血泛红的耳尖表明了这个boy只是在害羞,这会让Tony 以为自己亲昵的抱抱被Kid嫌弃了。


 


“真的吗?真的很好,可我看到你今天中午吃得很少,你怎么解释这个呢?”


 


What?他怎么知道的?连自己中午吃什么都这么清楚,莫不是已经在自己身上植入了什么监控设备,天哪!


 


Tony在见到Kid的第一刻就对他的身体状况进行了全面扫描。这里面当然就包括了饮食数据。


 


“噢,Come on,Kid,别摆出这样的表情。我已经说过了,我得确保你出现我的视线里。”这样我才能确保你的安全,我不能再失去你一次了。“听话,好好吃饭,乖一点行吗,别让我担心,能做到吗?”


 


“I’m sorry。”他不能拒绝男人的眼神尤其是他只注视自己的时候,他不能拒绝这个男人。


 


“Don’t!不要让我再听到这句话。”


 


“I’m sor……Yes……Sir。”他绝不是故意没有胃口。只是,他之前为了饰演Spider-man这个角色进行了减重才有的正常生理反应。


 


“咳咳”已经在边上充当电灯泡很久的Ned终于憋不下去了。为什么Iron-man与Spider-man之间的每次见面都在刷新他对他们关系的推测!Mr. Stark你确定,你不是看上了我的好哥们吧。


 


“您好,Mr. Stark。很高兴又见到您!我叫Ned,Peter的好哥们。我……“Ned想给自己来个引荐。


 


“我知道你,Peter提到过。但是我很抱歉,今天他不能和你一起玩了,我得接他回去了。”Tony上前一步站在了Tom的面前,挡去了他的视野。就好像宣示主权一般,揽着他,对Ned道。


 


Mr. Stark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才不想和你争Peter今晚的所有权!我就想给自己来个实习机会什么的,关于IT方面的那种!好吧,好吧,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瞪我了!我立马走!我先走了,哥们,你要保重!


 


Ned无厘头地和Tom道了别就在Tony眼神扫射中开溜了。说好的,迷人电眼呢!怎么因人而异。我帮你讲,这是差别对待哦!


 


------------------------


 


一份装订整理过的文件递到了Tom的面前。这是什么。


 


未成年超级英雄监管守则。


 


“介于Spider-man在泰坦一战后,暂时失去了超能力……作为复仇者联盟的一员,为了未成年超英的安全着想……提供更好的疗伤环境……一系列超英培养计划……经过联合国和国防部……现在由Tony. Stark 作为监护人……负责照顾一切日常生活。”Tom看完了这份文件,顺手继续往下翻发现后面还附上了他这学期的课表,选修安排,社团计划……


 


“等一下,Mr. Stark 这是什么?”这个问题明显问得不够水准。


 


“Kid,你也知道,你现在用不了你的能力,暂时也不能继续当纽约好邻居。所以我已经和你的梅姨说好了。当然,我和她说的是史塔克的短期实习。接下来,你也得继续留在我这儿。你也很想尽快恢复身体,不是吗?”Tony一边开着车一边道,好似只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把他尽力保下Spider-man的真实身份不被公开以及不让任何组织影响到Peter才制定了这份守则的事情轻描淡写地略去了。而他当然不会告诉他的Kid为了这份文件的通过,他又给那些老家伙们许了多少个史塔克武器供给上的优惠。


 


“Sir,我想我可能会打扰到你。”Oh天,他会暴露的。Mr. Stark 一定很快就会发现他其实并不是Peter。Tom有些绝望地想。


 


“不用担心这点。我一点都不介意被打扰。”Tony说着把一袋其实是自己排队买来的芝士汉堡扔给了Tom,“你肚子饿吗?离回家还要点时间,先吃点吧。”


 


Tom顺从地接过了纸袋。额,芝士汉堡。


 


可他不吃芝士。


 


嗯,是Tom不吃,不算Peter。


 


车内的氛围骤然沉默,他该找些话题的,因为换作是Peter的话一定能做到一路上都有说不完的话。


 


为了找话题,Tom顺手拿起了放在车门储物袋里的报纸,映入眼帘的醒目标题:Tony. Stark拒绝采访,Avengers究竟在隐藏什么!


 


……


 


“Umm,Sir,Have you read the newspaper?”


 


“你指的是上面的报道?Kid,没事,说给我听听,上面都是怎么说我的?”Tony一脸不在意地道,但他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却不由地紧了紧,这个傻孩子,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他刚才用的是英音。


 


“他们说,Infinity War是由于Avengers某些成员与Thanos之间私人恩怨而引发的,他们需要Avengers出面给民众一个交代,或者说出与之有关成员的名字。Sir,其实我听到一些流言,学校里……也有不少人支持这种说法。你真的不担心这种舆论愈演愈烈,会产生某些未曾预料的坏的结果?”


 


“那么我问你,你会相信吗?”Tony转过头看了Tom一眼,就是那一眼却像带了魔法一般,让Tom觉得他问的似乎不仅仅是对于新闻的看法,而是某种更重要的…


 


“I mean……I chooseTeam Iron-man,forever。”这是Peter的答案,也是他的答案。


 


“Well,that’s enough.”男人勾起了嘴角。




Tony的回答似乎给了Tom勇气一般,让他的话匣子一下子打了开来。


 


他不知道。男人会因为他说到激动处时冒出的英音而皱眉,却又在下一秒瞥见车前镜里男孩丰富的脸部表情而不由自主地牵动起嘴角的肌肉。


 


------------------------


 


跑车驶进了车库。


 


好了,他已经成功超越Robert,成了近距离接触Iron-man的第一人!并且再也不用为抢不到限量手办苦恼了。因为车库的四周摆放着一件件纳米战衣,没错,是你们的宇宙第一天才托妮妮的———男人的衣柜!


 


摆在正中间的那件拥着着流畅的线条,贴合Tony身形设计,全身都采用了振金材料,可以任意变形,给人强烈的肌肉视觉感。


 


穿上它时,能看见身体的每一寸在瞬间被覆盖起来。马克51,这比Tom所知道的马克50又提升了一个阶梯。可使用出枪、炮、盾、剑等组合武器。能承受极限飞行,运用了纳米技术,哨兵模式,红外扫描,头盔可完全伸缩,后背与手臂上有翅膀,在深空中可作为火箭助推器。


 


当Tom亲身站在距离它不到一米的位置近距离观赏时,竟找不到一个贴切的形容词来诠释它的宏伟感。


 


太疯狂了,这些并不是靠CG合成的,而是真实存在的!


 


是的,就是这么酷炫就是要见过它的朋友们都想把膝盖送给你们的粑粑。粑粑,请问你缺腿部挂件吗?


 


而最让Tom肾上腺激素加速的是它的创造者就在身后的不远处。


 


这就像是走进电影院,怀着强烈的心情等待放映的开始。


 


这时,听见耳边有人喊了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才发现片中的主人公就坐在自己的身旁。


 


Tom感到心底油然而生起了崇拜与敬畏,有那么一刻,他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和这个男人其实来自不相同的世界。


 


可当Tony走近,揽着Tom的肩头,说,干什么不进到屋里去,是在等他吗?


 


那种难以表达的距离感竟然瞬间消失了。


 


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靠近时才能闻到的男人独有的气味和男人制作战衣的手搭在肩头的热度。


   


------------------------


  


来到MCU,已经是第三周。


 


站在花洒下,水流顺着皮肤向下,通常在这种时候,大脑会格外得清醒。


 


面前的架子上放着沐浴香氛,胡须套装,只要按下鸭嘴,整个空间都会充满一种熟悉的可以在Tony身上闻见的香味。


 


Oh,天知道,他有多喜欢这款沐浴产品!而这在他曾经的世界里并不曾出现过,made in 史塔克工厂收购的化妆品公司。


 


清醒的思绪让Tom不得不回想起三周前他来到这里的情景。


 


而他做梦都不曾想过会经历这些几辈子相加都不会有的奇遇!


 


Tom还记得罗素导演对他这么要求道:“你只是个孩子,而你什么都不懂。我们希望你演出这样的效果,行吗?”


 


这是全片尤为关键的一幕,导演也暗示如果出来的效果出色这将是全片的高潮点,这就意味着他需要完全代入进Peter的角度,试着把最真实的感情还原到肢体,语言,表情上。


 


他原本以为这将是个艰巨的挑战。


 


但当正式开拍时,他才发现,他从未有过哪一刻像这一幕那样地贴近过Peter. Parker这个角色。那些即兴的台词就像是原本就属于他的真情流露,甚至不需要太多的思考就能够脱口而出。


 


“I don’t feel sogood……I don’t, I don’t know what happening……”Tom紧紧地抱着Robert,他太入戏了以至于都忘记了自己这样的力度是不是会弄疼与自己对戏的前辈。


 


“I don’t wanna go, Idon’t wanna go.”Tom带着哭腔念出了他事先没有任何准备的台词,他只是情难自禁地把心底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他听到了Robert的抽气声,像是在极力地控制着情绪。


 


“Mr. Stark……Please……Please……I don’t wanna go, I don’t wanna go。”


 


Tom倒下去的那一刻,Robert接住了他。


 


他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有一股难以名状的悲凉感染了他,仿佛他真的变成了Peter,或者说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将他们连接在了一起,那一刻他可以看到Peter看到的,感受到他感受到的。


 


“I’m sorry……”


 


导演迟迟没有喊停。酝酿许久的悲伤迅速地包围了整个片场,现场除了成片的抽气声竟是那么得安静。


 


Tom感觉眼眶肿胀酸涩,面前Robert悲痛的面容在自己的眼前变得有些许模糊……


 


他似乎走神了。


 


直到一连串焦急而带有些悲怆的呼喊声把他来回了现实。


 


“Peter?Kid?是你吗?你还好吗?听得到我在说话吗?”


 


他的视线有点奇怪,像是通过电子屏看到的画面。


 


就像游戏里的那种视角。只是来得太过逼真了,就连几米开外树叶上的软虫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这可不是他该有的视力。


 


“Kid?是我,听得到吗?”随着他的清醒,左下角的视频框有了感应一般弹了出来。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长得和Robert一模一样的男人。


 


OMG,这不是在做梦!


 


“Mr. Stark……”Tom试探地回答。


 


“是我!谢天谢地,你终于回应了!”男人松了一口气,似乎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你在哪儿?”


 


“我……我也不知道。”没有绿布,没有工作人员,没有Harrison。更不用说,他环顾四周后的认知了,因为他确信这里绝对不是地球。


 


更难以置信的是,他似乎正在和Tony. Stark进行视频通话。


 


“Kid,原地待着!”Tom根本来不及作出回应,另一边已经切断了视频。


 


Tom似乎看见了来自命运的不怀好意的字幕:欢迎来到MCU!玩家:Tom.Holland 游戏角色;Peter.Parker


 


哦,糟糕,他还没看过剧本呢!他该说什么,原本的台词是什么,该死,他感觉他要被剧透一脸了!


 


------------------------


 


每一次告别都最好用力一些,多抱一会儿因为那将是彼此间最后一次触碰,多说几句因为这将是留给对方的最后遗言,多看一眼因为它会是你和他之间最后一个定格。人永远不知道,哪一次转身,哪一次放手,哪一次说了再见其实是在诀别。


 


但是现在,Tony懂了。


 


Peter死了。


 


就在自己的怀里,亲眼所见。


 


穿着自己替他做的战衣化为了一捧沙。


 


但他带走的不仅仅是一件战衣,


 


也是Tony曾想在余生倾注所有的珍视


 


Tony总是强迫自己用明明有限的能力去承担无限的责任。


 


他是穿上盔甲而诞生的英雄。


 


他身上披着的金红盔甲是人们铭记的标志,是他封闭脆弱和焦虑的保护罩,他不像Captain是天生的英雄,所以他总是害怕自己的能力不够强大,无法保护他爱的人。


 


在人们把错误归结于他之前,其实,他早就在心底对自己做了一次又一次的忏悔和反思。


 


他总是考虑得比任何一个人都多。所以在短短的几年内,他的战衣从马克1一直研发到了马克50。他给Peter的战衣里安装了追踪器,因为他曾掉到沙漠里孤立无援;加了取暖设备,因为他在冰天雪地里冻过;放了降落伞,因为他曾经没能接住罗德。他甚至为这个孩子安排好了进MIT的计划。在他做过的许多个噩梦中,有失去过哈皮,有失去过Pepper,有失去过他所有的挚友,唯独没有Peter。这是Tony的一处禁地,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在乎这个孩子。


 


Tony也是个孤独的人。从出生至今。


 


似乎没有谁真正透过冰冷的盔甲看到他柔软的内心。他们都不曾真正了解他。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直都记得Pepper曾把他制作的第一个反应堆收藏了起来,并在上面刻了这样的一句话:Tony. Stark 有一颗温暖的心。但她也说:“我厌倦了你的那些战衣!”所以他把自己最爱的战衣都炸了,做成了送给Pepper的烟花礼物。她还是选择离开他。也许,他始终都不能成为Pepper期望的样子。


 


他是个自由散漫的家伙,崇尚我行我素。但他创建了一个Team,甚至为了大家选择了受控于协议。那群他召集而来的性格迥异的朋友们,绝不仅仅是战友,他们还是他生命里一群意义非凡的家人。然而,有一天,这个集体分裂了。似乎所有他能说的话最后只能概括成一句“So was I。”,没有人想过,其实他不过是拿着自己仅有的那颗都不能够算是完好无损的心脏去换挚友的一句抱歉。


 


当他从泰坦回来后的第一时间,所面对的是记者们的闪光灯,国防部的责难,Pepper的担忧,哈皮的汇报,May的质问,他才恍然发现,他竟连一个人喘口气的余地都没有。


 


 “Tony,Tony!”Pepper终于在公司看见了Tony的身影,她都顾不上自己的形象跑着追上了男人的背影,“你总算出现了!不然我会以为你已经不要这个公司了!我们的股票下跌了40个百分点,一会儿有一个董事会议,需要你出席。”


 


“帮我取消,Pepper。”


 


“Oh,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你知道的,它有多重要。在这个节骨眼,你要缺席!”


 


“Pepper,我相信你,你一直都干得那么出色,比我棒二十倍!”Tony停下了脚步。


 


“你以为我是被几句夸奖就糊弄过去的小姑娘吗?”


    


“这样吧,我现在就把公司的所有权统统转到你的名下。这样,你就不再是代理CEO了!”


 


“拜托,Tony。我不想要你的公司!好吧,好吧,那么下午有一个记者见面会,你必须要参加!”


 


“帮我也取销!Next!”


 


“……我不得不提醒四点你需要去国家安全局出席会面。”


 


“这个帮我回拒!”Tony说完,继续快步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Pepper锲而不舍地追上:“最后一个,你不能再拒绝。今晚,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在哈皮家。过来一起吃,Tony。我们大家需要坐下来,一起吃一顿饭!”


 


“这真是好提议。Pepper。但是,我很抱歉。晚上,我要去皇后区,我约了人。我是不是又让大家失望了?”Pepper没有给出回应,她想说的话在抬头看见Tony的眼神后全部咽了回去。那双焦糖色的眼睛里布满了疲惫,他似乎有好几个晚上没有合眼。Pepper叹了口气,独自转身走开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读不懂Tony了。


 


Tony去皇后区时,带了Peter说过的May爱喝的一种咖啡豆。在他第一次按下门铃后,May打开门却在他还没有说出问候就把门关上了。于是他连忙按了第二次,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他总算没有再吃一次闭门羹。


 


“I’m sorry。”这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


 


“你完全可以认为这些全部都是我的错。”


 


May看上去一点也不好,是啊,她连唯一的侄子都失去了。Tony还记得上一次见到May,她还是个很有魅力的极爱打扮的女人,但是现在,她穿着最普通的麻质连衣裙,头发蓬乱干枯,深陷发肿的眼眶告诉Tony她一定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哭了不知道多少遍。


 


“你应该去Peter屋里看一眼。”May说。


 


Tony闻言走进了男孩的房间。它和自己记忆中的样子没有太大变化。只是照片墙上多了几张他和Peter的合照。日历上圈出了各种考试,社团活动的日期,只有“5.29”这个日子被特别地标注了三个惊叹号,旁边是男孩的笔迹:Mr. Stark 的生日。桌上还摊着他看到一半的《量子物理学》,那是自己借给他的那本。衣柜里唯独那件他给Peter的T恤和粉色卡通睡裤被好好地装进了衣袋挂了起来。


 


Peter的房间很小,Tony环顾了一下,就发现了衣橱旁用布遮住的一角。它占了不少面积,以至于你想忽视都做不到。Tony上前掀开了盖在上面的布。看见了,一樽不知道消耗了几万片乐高拼出的等人身高的Iron-man模型,不是玩具店里出品的官方版本,而是Peter自己亲手搭出的世上独一无二的,每一块材料都被Peter亲自加工过了,以至于Tony都被震撼到了,因为它是多么得接近自己车库里放着的真正的纳米战衣,尽管只是外壳的相似度。


 


“那是Peter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May的声音在Tony的背后响起,“……他说他只是参加史塔克工厂的实习,但是这世上有哪种实习需要半夜翻窗离开凌晨才归,哪一种实习会把自己搞得像和人打架一般狼狈。……我经常在Peter的垃圾桶里发现了带血的绑带和使用过的伤痛贴膏,他还总是会把自己的白T洗成红蓝色还以为我一无所知。我知道他一定是瞒着我很重要的事,可我没问。……他是那么得信任你!……你不是Iron-man么!为什么,为什么,连一个十五岁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是啊,为什么他连一个十五岁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世界在崩溃中度过了一个月,巨大人口以非自然的方式消失,破坏了宇宙原本的守恒定律,造成了时空的动荡。外星人通过不定期的时空隧道入侵地球。Tony不得不连夜制作出马克51和幸存的Avengers投身于一场又一场的战斗。


 


唯一没有任何改变的事实是,他的Kid,真的只会出现在他的怀念中。


 


直到他再次接收到安在Peter战衣里的追踪器发来的定位。


 


与此同时,他被对面的敌人刺穿了右肩。


 


但他忍下了伤口传来的剧痛,用视频连接上了男孩的频道。他唤了好几下,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一度他以为自己收到的只是最后的一段记忆,就像找到了飞机的黑匣子。


 


就在他以为自己再次被抛入绝望时,他听见频道里传来Kid软糯的回应:“Mr.Stark?”


 


随后他看到弹出的视频框里出现了那个他以为永远失去了的男孩的模样。


 


上苍给了他第二次机会。让他有机会见到安然无恙的Kid。不是做梦。


 


“是我!谢天谢地,你终于回应了!”男孩脸上挂着茫然的神情,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在哪儿?”Tony道


 


“我……我也不知道。”男孩脸上的无助一览无遗。


 


“Kid,原地待着!”Tony无心继续在这里耗下去,他调动出自己最厉害的武器,清理了朝自己扑来的敌人。下一刻,Tony启动了双脚上的推进器,火力开到了最大,背上的振金翅膀也张到了最大的弧度,朝其实非常模糊的定位地点飞去。


 


只要他平安,他愿意用任何东西去交换。


 


Tony跟着定位来到了另一颗外星球。一路上,他的脑海里,冒出许多问句。


 


他有没有受伤?他的氧气够吗,会不会支撑不到自己赶到?他会遇上外星敌人吗?他会不会不记得自己?他在那里等自己去接他回家多久了?他是如何一个人度过这一个月的?


 


这样那样的问句让Tony一次又一次地加速,远远超出了他设计的极限。高速的飞行,压迫着他肩上的伤口,Tony咽下了一口腥甜,继续向定位方向飞去。


 


他害怕,他会赶不上,哪怕是一秒。他都害怕再次失去Kid。


 


好在他找到男孩时,他只是听话地站在原地。


 


这一次换Tony紧紧地抱住了男孩。这样的一个拥抱,在梦中出现了一遍又一遍。


 


“Mr. Stark?”


 


“我终于能接你回家了。”Tony像是要把男孩揉碎一般,死死地按在怀里。右肩破碎的战衣里振金与鲜血的铁锈味混合在一起,充斥了四周的空气。


 


他发誓,他再也不会吝啬任何一个拥抱。


 


------------------------


 


当Tom亲眼看到金红色的纳米战衣停在了自己面前,他差点发出惊呼。


 


等一下,他都看见了什么!就算他是漫威的忠实粉丝,但这样的福利在现实也绝不可能出现啊!


 


难道说这是漫威官方宣传电影的最新手法!


 


他被面前的男人揽进了怀里,那种失而复得般的力度真实得让他不忍开口去打扰这个男人。鼻尖传入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夹着奇怪的金属味道。随后,Tom看见了男人穿着的战甲里露出的可怖的伤口。那绝不是特效化妆,那是真实的,让他头皮发麻的伤口。


 


他真的是Tony. Stark。


 


这里大概就是MCU。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拍戏拍着拍着怎么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但眼前的这个男人和自己所知晓的剧情一样,在泰坦星上失去了Peter. Parker。


 


而现在他把莫名来到这里的自己错认成了Peter。很显然,这里的Peter和自己扮演的Peter应该是同一个了。


 


“Mr. Stark,I……”I’m not Peter。这样的话,Tom却突然不知该不该说。


 


他从小时候开始就知道Iron-man的故事,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和朋友们在电影院里看第一部Iron-man时的冲击和震撼。Tony. Stark是他们那个年代每一个男孩子心中的初始英雄。


 


他熟悉里面的每一个镜头,每一处细节,他甚至能倒背里面的台词。


 


他是Spider-man的扮演者,他和Iron-man有许多对手戏,他揣摩过每场对手戏戏中Tony. Stark究竟会是怎样的心情。他了解这个人物,他知道他的孤独,隐忍,软弱。


 


老实说,内心深处,他也一直期盼Tony与Peter之间的重逢。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由他代替Peter的位置。


 


Tom清晰地意识到,抱着自己的不是Robert。他不能随意地把这当作是在拍戏。此时此刻,他说出口的每一句话对Tony来说,都意味非凡。


 


I’m not Peter。这让他如何开口。他怕他说了,就会毁了面前这个男人。


 


想到这里。


 


Tom突然想赌一把。


 


他想睹这世间不忍亏待面前这个男人


 


他睹男人所有的珍视都不该靠失去才懂得


 


他睹这个故事的结局不全是离别悲伤


 


他相信那些散发着耀眼光芒的灵魂不会就这样跌落黑暗。


 


他突然就想陪面前的男人走上一程,想陪着他走过黑暗,走过这一路的崎岖坎坷。


 


他想该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来配这个男人。


 


也许,他来这儿,就是来陪这个英雄继续向前走一段路……


 


他想他能够做的,他要做的,应该是代替来时的现实世界中每一个深爱铁罐的人去帮他改写未来。


 


他这样想。


 


在重逢画面的最后一幕,Tom轻轻地回抱住了Tony的拥抱。他想,这才是此刻他该做的。给他一个拥抱,不要太用力,不要碰到他的伤口,但是要让他感受到你的回应。


 


“我早就知道,不该让你跟上那辆飞船。Kid,I’m so sorry.我不该让你承担这些。这全是我的责任。”


 


“Sir,It’s ok. 即使有去无回,我还是愿意和你并肩作战。”


 


陪你流血,陪你生死。




Tom替Peter说出了誓言。


 


唠叨的作者:下一更是Maybe。

评论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