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虫铁】心脏

浪里黑旋风:





替托尼做心脏弹片清除手术的吴医生在术后第三天后找他,钢笔在白色病例上勾勾画画。像对待任何一位普通病人,医生询问身体是否出现不良反应,纪录恢复情况并再一次重复各种注意事项。


对话平淡进行,恢复期的托尼.斯塔克试图用几句俏皮话活跃气氛,只换来医生冷淡的一瞥,哈皮在旁边憋笑,肚子一起一伏。医生结束最后一个问题,拧上笔帽。按照托尼的要求将取出的碎弹片交还给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站住了脚。


 
“你的心脏恢复良好,但我个人有些好奇,它非常特殊,是意外后才造…”


 
“我很想回答是的”,托尼了然地耸肩,“从小到大所有检查过我心脏的医生都得问上那么一句,伊森说这是职业使然。”他几乎是带点抱怨了,可眼前的医生确实帮了他大忙。


“天生如此,我的心脏只有正常成人的一半大小。”


 
托尼.斯塔克似乎不是在说自己,客观到冷淡的程度:“甚至有人认定我活不过二十岁,因为这颗和孩童一样大小的心脏,小鸟心脏。”


 
托尼很少和外人提起,毕竟再特别的东西,时间久了似乎也就失去了魔力。况且这颗看起来脆弱不堪的心已经伴随他活过了几十年,目前看来还可以再撑上许多年。甚至因为心脏和普通人不一样,他的胸腔空出了更多地方来安置反应堆。


 
某种程度上算是命运奇妙的安排。除此之外,托尼从不认为自己特别的心脏有其他影响,毕竟他的心脏之外还包裹着血管组织骨头肌肉皮肤,托尼.斯塔克又不是透明玻璃盒子,看不见的东西总是显得无足轻重。


 
上一个不这么认为的人死于很多年前。他的母亲玛丽亚抱着他的黑色卷发,泪水比丹麦小美人鱼流出的珍珠眼泪还多,全落在他脸颊上。她一边哭,一边像只愤怒的母狮冲自己丈夫咆哮。


 
他们吵架的主题千篇一律,永远是霍华德对托尼不够关心。最后终结话题的则永远是托尼的心脏问题,母亲在他脸上落下很多吻,不断低声呢喃我可怜的小宝贝。随着托尼的个子变高,玛丽亚再去抱他的时候,还是一个小朋友的托尼会因为害羞而躲开,别扭地说自己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这时候严肃面孔的霍华德会难得揉揉小男孩的头发:“你少了的半个心脏或许补在你的头脑上。”


 
托尼早就知道心脏和大脑的构造不同,他的父亲不但不在意自己缺失的心还开他玩笑。托尼.斯塔克那双圆滚滚的棕色眼睛喷出泉水,哭得比最可怜的小朋友还可怜。


 
实际上,霍华德的话有几分道理。托尼.斯塔克的头脑可以创造最棒的发明,在机械世界里如同王者,运用器材轻松地像指挥手臂。与此相反,情感方面却迟钝地像个孩童。朋友向来少的可怜,看似寻欢作乐却维持不了一段长久关系,不知道女友的过敏物,周年礼物是成人玩偶……


 
一大堆事实证明,托尼的半个心脏像建造了一半的桥。他在桥上看对岸的人群欢乐哭泣,自己也因此快乐难过,可是他过不去,湍急河水阻碍他。二十一岁车祸之后,再没人知道托尼.斯塔克也会哭。


 
再接着小鸟心脏被扎入许多弹片,被剖开取出了一些。为了活命,上面又放置了臭烘烘油腻腻的一堆线圈,毒液让心脏咳嗽生病。后来换了高级一点,干净又漂亮的蓝色。可还是太重了,有时候会压得心脏喘不过气。再过了些年,弹片终于被清除干净,沉重的蓝色也离开身体。半个心脏快活了没几天,它的老朋友改了模样回来了。


 
它有些生气,又有些安心。毕竟心脏已经习惯了那股重量,没有了反而会空落落的。再说失去了那个老朋友,与自己相伴多年的主人托尼.斯塔克也似乎不像是托尼.斯塔克了。


 
眼下,心脏瞧了眼自己多年未变的身体,羡慕地看着又变了新样子的蓝色反应堆闪闪发光。心脏叹息一声。


 
“多漂亮啊。”


 
彼得.帕克暗暗地想,斯塔克先生胸前的蓝色像一颗心。如果蜘蛛侠胸口也能有一个,肯定非常酷,不,应该是酷爆了!他的目光过于炽热,然后脑袋被不轻不重敲了一下。


 
“不可能的。”托尼.斯塔克带着点得意:“只有一个钢铁侠。”


 
“蜘蛛侠也不赖。”年轻人早就不会说什么我只想成为你那种傻话了。蜘蛛侠好奇又充满生命力的目光流连其上,直白地提出疑问:“它是怎么嵌入的?”


 
那一定很痛,彼得猜想。年轻快乐的心被玫瑰刺戳了一下,但彼得不想表露出来,对强大的人表示同情似乎更像一种嘲讽。年轻人试图忽略自己突然疼痛的心脏。


 
“秘密,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适用。”托尼搭上对方的肩膀,脸上突然浮现恶作剧的笑容:“我能安装反应堆是因为我的心脏只有普通人的一半大小。”


 
他期待彼得.帕克的反应,是不能理解?还是只以为是个玩笑?还是其他什么有趣的反………


 
彼得突然停下的脚步让还把手臂放在年轻人肩膀上的斯塔克一个不稳,蜘蛛侠反应极快地回搂住对方,近得像一个拥抱。


 
托尼来不及反应,因为满眼是彼得.帕克湿漉漉的柔软,和此刻纽约的夕阳一起无处不在。


 
“梅总说我过于热心,肯定是出生的时候上帝一不小心多给了我一颗心脏,我分你一半。”


彼得眼里他是个透明玻璃盒子。蜘蛛侠光亮的心被年轻人捧在手里。


 
“我骗你的。”托尼的骄傲让他只能挤出这样一句话。即便他胸腔里的小鸟心脏正疯狂地跳动胀痛,渴望被填满。






END

评论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