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恋与漫威】Gorgeous

江枫渔火-:

BGM:Gorgeous - Taylor  Swift




有关于一些杂七杂八的物件




*内含:铁罐/美队/小蜘蛛/寡姐




‘You're so gorgeous.’




---




Ver.钢铁侠#衬衫和领带






还是清晨,连日光都还洋洋洒洒,带着说不尽的慵懒意味。枕边人依旧均匀的呼吸以及深刻的眉眼足矣让你呼吸停滞,尽量不让自己弄出太大动静以免打扰到你的英雄正常的休眠,你侧身把他搭在你腰上的手臂移开,亲手准备吐司煎蛋等最简单不过的早餐之余,你再一次跑回卧室,这一次是满心欢喜地面对装满你和Tony日常盥洗衣物的衣橱,而后费了不少力气翻出那件--去年你送他的白衬衫,作为的生日礼物。








至于为何送白衬衫,那一定是源于女人无论如何都难以抵抗的神秘魅力。










‘Morning,sweet.’










等到被褥里的男人从睡梦中清醒,时间掐的刚刚好,你正好结束了对那件衬衫的熨烫,内心乱跑的粉红泡泡早已不容主人的抑制,你满脸抱歉地拒绝了Tony与你不成文的早安吻条文,挣脱他略显暧昧的怀抱后,把那件衬衫直接往他身上套。










当然,这位男士身上是有一件背心护体的。


你也不是豺狼虎豹,毕竟少女情怀也是要靠男人应允后才能实现的呀。










他似乎是极少穿得如此正式的,记忆中对于这件衬衫难逃于去年宾客满宴的生日会结束后,你拉着他偷偷寻了一方安静再无二人的场所,把这件包装精致的衬衫送给他,Tony依稀还能回忆起你当时的满面酡红,想到那也是你们确定关系以来你第一次送的比较正式的礼物。












Tony纵然时常以花花公子自诩,可遇上你这样对于情感还懵懂十分的女孩,他真的觉得自己捡到一块珍宝,对你自然有道不尽的体贴和欢喜。












直视他眼底的星群相伴,可那人似乎刻意放慢了动作般磨蹭了几许才把衣服整整齐齐穿戴完毕,你终于拿出了那条纯黑色的标配领带,在Tony的一脸质询下将它环上了他的脖颈,怎知对于接下来的步骤你就跟断片儿了一样,讪讪地想拿出手机找出那条“如何给男友系领带”的推文,双手却被Tony及时按住,“Sweet , 你真的是太可爱了。”












可爱???明明是笨手笨脚连领带都不会系的不及格女朋友啊。












Tony哪能看到此刻你内心的排山倒海,扶住你的腰让你直接坐在自己的腿上,任由你手中还紧紧拽着那条扫兴无比的领带,无辜地眨巴着他的焦糖色大眼睛,那是专属于他索吻的信号。












Ver.美队#他的超大号皮鞋








难得的休息日。








你靠在家里还算柔软的沙发上,心思却早已随着目光游离到美丽的室外。这种空气中不带杂尘的天气,简直就是和恋人出游散心的最佳时期。可你的余光硬生生地瞥到自己那被高跟鞋折磨到不成样子的双脚,瞬间没了出去闲晃的念头,随即满眼哀怨地看向正于沙发下方的毛绒毯子上歪坐,帮你一下一下揉着双脚的Steve身上。










如坏孩子偷吃蜜糖般,你用力搓了搓他过于柔软的发顶,回答你的是意料之中的一声轻笑,“看来你也没有那么累啊。”










“哪有!要不你去体验一下天天穿着一双恨天高整天东跑西跑还要加班到深夜的悲惨人生?”










Steve的脑海瞬间被鞋柜里你那些看着就触目惊心的高跟鞋所充斥,活了一百年的他当然深谙女性的劳苦功高,想到这儿连帮你揉脚放松的动作都连带轻柔了几分,好像连结成片的羽毛在心间扫过,痒痒的。












“你的鞋一定很舒服吧!?”










话题调转得十分跳脱,Steve可以说摸不着一点头脑,等他反应过来后,就看到你鬼哭狼嚎地单腿跳到玄关处,赤着脚准备试一试他那双还未正式穿过的皮鞋。男人无奈地耸了耸肩,而后单手撑地起身,生怕小姑娘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便主动揽下了做你的超大人形拐杖的体力活儿,等到彼此的气息再次平稳,他俯身看向你笨拙地往前艰难移动的双脚,一面想笑又因扶住你腰身的局限,个人情感还未被抑制,你就踮起脚尖环上了男朋友的脖颈,接着厚脸皮蹭着Steve温暖到过分的胸膛,任由自己的脸涨红到一个又一个历史新高度。












半晌,以为你快喘不过气的Steve突然听到了你热情的邀约。














“I  just  wanna  a  kiss , darling.”














Ver.小蜘蛛#单只耳洞










Peter成年礼的前三天。










你突然接到了来自男朋友的一条短信,内容大概是--










【我也要打耳洞了。】










原本打算睡个美滋滋午觉的你瞬间清醒,以为Peter一定是受什么刺激了,否则作为那么听话的优等生的他,肯定不会主动提出这种要求,你二话没说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以为他至少要先过梅姨那关,怎知对方直接给你发来实时定位,美其名曰等待你帅气的男朋友重出江湖。












你恐怕真的要承认,自恋这种无师自通的技能,你的确是在谈恋爱以后才发现它在Peter身上的独到体现,等到出租车司机耳根子再也受不了你连环的催促攻击,似乎一切也有所尘埃落定。












可当你看见他左耳上真的那般真实存在了一个闪亮还带有些朋克风的耳钉时,你差点想求隔壁铁人爸爸也给你配一套战甲,男大不中留,此刻在你们身上确切生动的体现。












见你出神,Peter好像学了读心术一样嘟囔出你内心的潜台词,“不会不好看吧?”












“你难道没觉得你不适合走这种....路线?”你回头,视线落在他还微微泛红的耳垂上,他的嘴唇稍稍抿起,明显表现了他现在并不十分愉悦的心情。好吧,无论你多喜欢以前那个乖乖的顺毛男友,可他也马上要成人了不是,就当是给自己的成长见礼,待你平复好心情,终于说了一句还算顺耳的话,“不过我觉得你比那些当红小明星好看多了!”










嗯!你在心里重重打了一个感叹号!










“那你...总算可以把手机屏保换成我了吧?”












Ver.寡姐#拉不上拉链的格子裙










前几天商场打折,你秉持着自家女王教育多次的理性消费观念陪早已按捺不住的Wanda一起去逛街,一开始事情还在你的控制范围内,谁知后来Wanda连同导购小姐一起蒙骗你试穿了那套泛着青春气息的个子套裙,至于后来,那裙子买单之前你就没能脱下来。












心动的原因,还是因为Wanda小姐姐的那句,“Natasha应该会很喜欢你穿这个的。”
















综上,源于爱情的伟大力量,你于是鬼使神差地被种草,不过没听Wanda的话直接穿着回去给所有复仇者们一个惊喜,最终麻烦导购小姐打包装好,心里默默盘算着究竟在哪个合适的时机给Natasha这样一个独属于她的惊喜,希望不是惊吓。














好在那天晚上Tony拉着几位男士喝酒谈天,你也就趁着Natasha洗漱的功夫和男士们道了声失陪,偷偷回到房间翻找出那条被你隐藏的很好的连衣裙,因为是刚好合身的size,等到你筋疲力尽终于把它穿上身时,背后的皮肤因长时间与空气亲密接触,引得一阵战栗,你这才想起身后的拉链你根本够不到,这样怎么穿出去给Natasha看,内心汹涌的小火苗瞬间被凉水尽数扑灭,你重重地跌坐回床上,思考人生。














固然丝毫没听见愈来愈近的脚步声,伴随着你平稳的心跳。














“Girl,你在房间吗?”熟悉的红酒般醉人声线落入耳畔,霎时便惊慌失措地想要卷起被子裹住自己,可你忘了自己身手比不上连无数男人都自愧不如的黑寡妇,下一秒连人带被被她禁锢在床榻间,后者在你裸露的腰身上流转眼波,好听魅惑的鼻音响起,你只想给馊主意担当Wanda打电话求救。














“Nat,我可以解释的!”














“嘘.....”她柔软的指腹滑过你的肌肤,最终停留在腰上,小小的拉链头被她轻轻捏起而后慢慢推送,所到之处无一不惊起可疑的粉红。














“起来吧,我想看看全身的整体效果。”














-Fin.






肝完了!有梗的感觉真好!我好像肥来惹!






想要评论(臭不要脸)!





评论

热度(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