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暖遥

爱RDJ和荷兰弟以及漫威所有人 沉迷杰大和P大/杀破狼/六爻/残次品/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

【盗笔男你】let’s play a pocky game

渡不得也哥哥:

内置瞎子和小花。
林锦泽同学的梗。我@不出来了我相信你能看到的x。
-
#黑瞎子。
你叼着根儿草莓味百奇,还用食指和中指夹着,板着一脸沧桑深沉。黑瞎子看了就想笑:“吃这么小孩儿的东西就算了,架势还整得跟个黑社会似的。”
你听他说这话反而更起劲儿,把夹着的百奇抽出来,吐了口没有烟圈的气,冲他挑了挑眉毛,“做我的男人,我要告诉整个北京城,这个男人,别碰。”
话说出来你自己都觉得违和,敢和黑瞎子这么讲话的也没有别人了。黑瞎子倒是特别配合你,立刻正襟危坐,一抱拳一拱手,中气十足地来了一句:“大哥。”
“别叫大哥。”你说,
黑瞎子迅速接道:“让我叫你爸爸是不可能的。”
你心说黑瞎子真以为谁都能干得出“我是你爸爸”那样的事儿。你摆了摆手,“那不必了,你叫我一句老公就成。”
“还学会得寸进尺了。”黑瞎子假意敛笑,“欠收拾了吧。”
“怎么跟大哥说话呢你。”你轻拍了他肩膀一下,嗔道。
“我跟我媳妇儿说话呢。”黑瞎子笑道。
“跟媳妇儿就能这么说话了?”
“得。”黑瞎子知道你一旦开始故意装任性,就是想让他哄你,“小的错了,全听大哥差遣。”
你很吃他这一套,很潇洒的样子说:“给你个将功抵过的机会,来,帮我上客厅拿百奇去。”黑瞎子拿过你面前的那个百奇盒子,晃了两下,有点惊讶,“你这么快又吃完了?”
“什么叫又。”你辩道,“零食的事情……吃得再多,能叫又吗!”
“成成成,我给你拿去。”黑瞎子不和你争这个,他直接帮你把剩下的都拿来了。
“拿这么多我吃不完。”你说。
黑瞎子很痛心疾首的样子,“你是压根儿不觉得我也长了张嘴长了个食道长了个胃是吧。”
确实是你光顾着自己吃了,也没分他点儿。你有点心虚,“是我欠考虑,来,这盒巧克力的算大哥我赏你的了!”你一边拆开自己手下那盒牛奶味的,一边很慷慨地说道。
黑瞎子却摇了摇头,“我不爱吃巧克力味儿。”
你正拿起一根牛奶味百奇放到自己嘴里,听他这么说,把自己手里已经拆开的牛奶味递过去。但黑瞎子似乎是没有要伸手接的意思。
“我想吃你嘴里那个。”黑瞎子话说完,没等你反应,就直接凑上来把你嘴巴外面的那段百奇咬了下来,离你的嘴唇不到半厘米的距离。
他回到原位之后自顾自地嚼起来了,你却有点懵,尽管并没有真正接触到,但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不经意的动作很让人意乱情迷。会特别想在他嘴唇上咬一口,且继续亲下去的那种意乱情迷。
黑瞎子一眼看穿你的心思,说:“想亲就亲。”
他这么直白反倒让你没了胆子。见你没动作,他直接凑近了,“你不亲我亲。”接着就对着你已经泛红的脸颊亲了下去。你原以为这一下就结束了,但没想到他亲完脸颊亲耳朵,亲完耳朵亲嘴唇,亲完嘴唇都还不算完,手上动作也急切起来。
散落在一旁的百奇,扔在地上的衣服,凌乱的床单,满室暧昧。


#解雨臣。
你偶然和解雨臣提一句想吃百奇,过两天一个快递箱子就运到你家门口。
解雨臣出去办事儿了,估摸着得个把礼拜才能回来,你对着这一大箱码得整整齐齐的百奇无所适从。你着实怀疑他手抖把数量按多了,这满满一箱够你吃一整个夏天了,恐怕以百奇代餐都能撑挺久。
等到解雨臣回来的时候,还有小半箱未拆封的。他一进门,就看到你窝在沙发上啃着百奇。
“这么久了还没吃完?”解雨臣有点意外。
你哭笑不得,“解总啊,您倒看看您买了多少。”
解雨臣似乎是对自己的行为一无所知,看到那个尺寸不小的快递箱子才反应过来,自己都吃了一惊,说:“我买的时候没注意看。”
“我还当您把人工厂收购了呢。”你和他开玩笑。
“吃这么多都不腻,这东西那么好吃?”解雨臣问你,你点了点头。
解雨臣看了看花花绿绿的包装,笑道:“一看就是小孩儿吃的零食,怪不得这么合你口味。”
“拐着弯儿说我幼稚。”你用牙把百奇上下摇晃,说话含混不清。
“没有,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话绕弯子过。”
解雨臣觉得你现在这状态特别可爱,真的像个小孩儿一样。很少有人在解雨臣面前真正不设防,或说解雨臣确信你的不设防并非伪装来博取信任。所以每次他出门过后回家,都觉得整个人轻松舒服了很多倍。
“这什么味道。”解雨臣随口问你。
“抹茶。”
“好吃吗。”
“好吃。”
“和之前在日本喝的抹茶有什么区别。”
“比那个甜。”
解雨臣让对话成为一问一答是有意图的,然而你可能吃百奇吃傻了,完全没猜出来。他看着百奇外面露出来的半截,被你咀嚼的动作弄得一动一动的,就有要咬上去的冲动。
“你喜欢抹茶味。”
“还行。”
“还剩多少。”
“好几盒。”
你终于反应过来了,有点古怪地打量了解雨臣一下,“刚还说不和我拐弯抹角说话,啥时候吃个百奇也需要暗示了,不是你风格啊。”
“我不是得征求一下你的同意吗。”解雨臣说。
“还征求我同意干什么,你想干啥就干啥呗。”你觉得解雨臣很反常,甚至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戴了人皮面具的假解雨臣。
“这是你说的。”解雨臣笑道,咬住了百奇的另一头,一小口一小口地往前咬。你试图往后退,然而他的唇已经覆上了你的。他的气息同抹茶的甜味一起在嘴里溶开,温热。他很轻很柔地挑逗着你的舌头,沿着你唇的轮廓绕。你忍不住环上他的脖子,甚至忘了伸手去摸一下耳后是否有面具的痕迹。这个吻已经充分证明了眼前人就是解雨臣。
余意未尽,解雨臣缓缓地将唇移开。
“是挺好吃。”
你不知道他是在评价百奇还是在评价你。解雨臣从盒子里又拿出来一根喂到你嘴边,说:“张嘴。”








评论

热度(228)